王其永老师给我的印象

2019-08-06 阅读次数:782    

张卫春

    王其永老师是天镇县少数几位配得了作家称号的文人之一,现在看来应该是第一。尽管没有作协会员、编辑、理事等等的头衔,但这并不妨碍他老人家成为响当当的作家,这有他的作品为证。作为作家的王老师其实只是大众印象,是个泛概念印象,写书,出书,推介会讲话,大小活动露脸儿,几乎所有搞写作的都是这样的,所以叫泛概念,也可以叫类型化印象。

    这是我没见过王老师真人,只见过照片时,王老留给我的印象,这只是扁平的、概念式的、类型化的印象。

    在一次座谈会上,领导让王老师发言,王老师讲了文学创作的经验。记得那次恰逢《难料的前程》刚出版,参加座谈会的人都得到了王老师的签名赠书,上下册厚厚的两本小说,我感觉到了书的份量,这次的印象是在泛概念作家的基础上多了一些别的东西。遗憾的是王老师讲的东西太少了。

    回家就捧读了《难料的前程》,这次是故事梗概式的浏览,确实没读出王老师灵魂深处的东西,只是那种沧桑感扑面而来。

    近一年来,在文联参与校对《天镇文艺》文稿,发现王老师的稿子无论文句、标点,还是排版、章法结构,都是最严谨的。很多戏曲类稿子几乎不需要校对,每次校对时,韩主席总会和我们谈论王老师的有关情况,赞誉之情溢于言表,我就了解到一些更细致的情况:七十多岁,用电脑写作,五笔打字,自己排版,眼晴不好使常用放大镜,作品文体跨度大,语言题材常写常新,没有一点刻意拼凑,文学性极强,艺术概括度很高:我开始由衷敬佩了!虽然王老师并不认识我。

    一次,杨占打电话叫过去吃饭,因工作时间关系我去得最迟。进去一看,哇!席间,王老师、张守德、田宝等老一辈文人也在,坐着坐着,才明白兄弟摄影传媒策划的用意:天镇文化名人不多,老一辈中这几位都曾是名副其实的文化人,让历史记住他们,让后来者了解他们,让他们的文字、书画作品记载下的天镇历史文化永久地保存并传承下去。

    于是,我就开始逐渐接触王老师。

    第一次,杨战领着我,在王老师家里等了一会儿,王老师从街上理发返回,坐了大约一个小时,基本商量妥访谈内容。王老师说话时始终是一个节奏,慢慢讲述着一些故事,谦逊平和,不急不躁,无怨无恨,始终伴着“嘿嘿”笑声,给我留下儒士的印象。临走时,王老师给了我他的全套作品。《坟》系列,《前程》上下册,明清天镇名人传等共7本。我很受宠,增强了通过作品进入王老内心的信心,我要通过作品走进王老师心中,走进他的故事中,走进那一段天镇历史。

    第二次,我提前约好,单独到王老师家中坐坐。我比约定时间迟到半小时,因担心王老师儿子、儿媳、孙儿在,影响人家天伦之乐;又因我的儿子要跟我到单位写作业,安顿好儿子,匆匆赶到,所以迟了。我甚感不安:初次约定就迟到,王老师一定会小看我的,说不定还会影响访谈效果。没有想到,王老师没有一点见怪的意思,滔滔不绝地给我讲了自己经历,同样是谦逊平和,不急不躁,无怨无恨,嘿嘿嘿笑声伴随始终。不觉得两个多小时过去了。我为了赶回学校找儿子,匆忙起身就走,出了堂屋,发觉师母脸色苍白,一问,才知道是腹膜炎加重,疼痛难忍,准备到北京做手术。我真后悔约了这么个时间,耽误老俩口准备。王老师和师母还是笑着客气地把我送出大门。返回的路上我想,王老师在老伴病痛时还能气定神闲地谈话,这该有多深的历练?

    再次去王老师家,杨占、王升和我三人一同去,杨占和王升以传媒公司名义给师母买了点营养品。之所以隔开挺长时间,是担心影响师母休养恢复。没想到,见面后,老俩口精神和身体都很好。两位都很热情地谈了近些时的事情。王老师因老伴手术很理想,兴致很好,引我们看了他写作的书房,看了当年在省作协和马烽、焦祖尧等作家的合影,介绍自己写作过程。最后,我提出想请王老师给文学社的同学们讲创作,没想到,王老师欣然接受了,只是表示怕讲不好。我是担心王老师的身体是否吃得消,王老师坚定地说没问题。

    回到学校,我跟文学社几位负责人商谈举办讲座的具体事项,又向张建军主任征求政教处的意见,他表示跟校长商量后再做决定,张主任很快回复说校长同意并积极支持。之后就跟兄弟摄影传媒商量摄影的事宜,又征求王老师的意见,了解准备情况,三方定下来后,把报告厅的设备都调试好,准备好背景屏幕上的会标。11月22日,正是小雪节令,感恩节日这一天,王老师在张主任陪同下,走进会场,全场同学盛情鼓掌欢迎!满满一厅的同学,连过道也挤坐了不少同学。王老师迸发出极大的热情,一口气讲了近两小时。直到学校晚饭铃声过去近2O分钟才结束。结束后,又与个别同学座谈了半个多小时,还配合摄影和拍照。这次的主题是"生活与文学创作”,王老师把自己对生活的理解,对作品如何体现生活,作品从哪里来等问题,深入浅出,旁征博引,例证详实地作了很好的总结。讲座后,我请王老师把文稿留给我。我拿到后,翻了一遍,满满20多页稿纸,密密麻麻的字迹,这得耗费老人多少心血!我愧疚自己出了个馊主意。但看老人心情很好,斗胆邀请王老师和传媒公司的兄弟姐妹们一同吃饭。席间,王老师丝毫未显疲态,还小饮一两多白酒,始终很高兴,我才真放下心来。

    11月29日,第二次来校讲了“语言逻辑与文学创作”的专题。这次面对的是全校大部分语文教师和文学社成员,王老师针对某作品的问题谈了语言问题和逻辑问题,分析得非常细致,所指的问题也是初学写作的极为普遍的问题。讲座结束后,我跟王老师说您在讲座中所分析的是某位老师的作品,并且还是获奖作品时,王老师立显愧意,反复说早知道无论如何也不说这篇文章的问题。我一再表明这是对作者最有益的帮助,任谁都会感谢的。但王老师还是愧悔不已。过后还问那位作者反应如何,我说作者本人并不知道,才没追问。我佩服王老师严谨的态度,也深知这个年龄的人对人性的了解,但我始终觉得这是一位长者对后学的良知教益。

    第三次是12月13日,王老师提前准备了两纸箱书籍,准备无偿捐赠给文学社的学生,并应约介绍了自己作品的创作过程。介绍得很简短,没有充分展开,但重点谈了材料搜集和酝酿过程,对自己作品的成就和影响力几乎不提。

    作品捐赠仪式上,王老师接受了学校颁发的牌匾和捐书证书,都高兴地按照安排配合得很好,也始终是谦逊平和,不急不躁,嘿嘿嘿笑声伴随。

    每次讲座完,都有兄弟摄影传媒公司各位陪王老师吃饭,席间,王老师很健谈,不时说几句典故,既逗大家开心,又值得我们回味。我听见王老师几次跟杨占夸奖我挺会做事,其实我知道王老师还准备讲"素材与文学创作",只因安排了三次讲座,也就没讲。已经讲过得三次也都因时间短没能充分举例展开分析。特别是最后一讲,因面对的全是学生,作品创作中有些方面不便细谈,只略作介绍,所以讲的时间不长。而跟我单独聊时,只一篇《木偶人儿的故事》就讲了近一个小时。

    我在介绍王老师作品时,提出《难料的前程》是天镇"平凡的世界",王老师虽谦虚一番,但也基本肯定了这个提法。

    王老师进校园的三次讲座,我觉得最大的遗憾是没能专门撰稿,给王老师一个正规庄重的总结评价。但看王老师的神情,没有在乎这个的意思,不过,久经沧桑的老人,不形于色的淡定,物我偕忘的超然,说不定内心有所波折,只是能很快宽谅罢了,总之,没有什么不快的表示。

    三次讲座后,我听说王老师的《王其永演唱作品集》已经付梓即将成书,更感叹老人的孜孜不倦的精神和与时俱进的思想境界,尤其是紧扣新时期农村生活和农民精神面貌的变化来立意创作,让我感铭五内。

    12月31日,我应邀到市里参加曹乃谦与读者见面会。因提前到,上午没事就闲逛书店,在云岗书城看见一本刘晋川编的,由山西出版传媒集团和北岳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大同文化人影录》,我从前到后翻了两遍,天镇县有著名音乐制作人张亚东,有原史志办主任逯廷,有原县文化馆馆长在录。始终没有见到王老师的照片和介绍文字。我深知,大同市现在的45岁以下的文人圈中,已难听到王老师的消息了,这与王老一贯低调行事的风格有关,与他近二三十年从不参加省市文学界活动有关,与他不主动接触市里文化界人士有关。但我想到,大同市文化圈中知道并了解关注王老师的人越来越少了,更感到撰写王老师事迹的意义所在和紧迫感,更说明通过记录来保存天镇精英王老师的影像的价值!

    王老师文学创作成就与日俱增,继2016年出版75万字的《难料的前程》之后,王老师汇编近年来的13个剧本,结集出版《王其永演唱剧本集》。这是跨入古稀之年的老人笔耕不辍的又一见证,并且还是跨文体、跨题材作品集。最早创作的《女儿坟传奇》《光棍坟传奇》《好汉坟传奇》《活寡坟传奇》,这一传奇系列陆续登载在省级、国家级文学刊物,奠定了天镇本土作家在山西全省的地位。他还曾撰写不少现实题材作品,在十多家刊物发表,成为当时大同市名噪一时的业余作家。

    2015年,王老师根据自己的亲身经历,结合天镇县城70多年的风云变幻,动笔抒写倾情力作《难料的前程》。2016年8月,耗时一年多,字数达75万字,分上下两卷的天镇县的“平凡的世界”正式出版,在全县引起轰动。已经成书的剧本集是近两年来,广大农村在党的扶贫政策春风的吹拂下,农民生活大为改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农村出现了新矛盾的背景下创作的。虽已年迈的王老师敏锐地感觉到农村社会变化的时代特征,遂以戏曲、话剧和电视文学剧本这一传统形式,展现新时期农民的物质文化生活和精神面貌,一个剧本写成,一发不可收,洋洋洒洒,13个剧本陆续写成。鲜活的人物形象,丰富的精神生活,纯朴善良的人物性格,给读者奉献了一场场盛筵。特别是《边墙满月》(刊载于《天镇文艺》2018第四期),是新时期扶贫工作深入推进背景下,一部优秀的电视文学剧本。这些作品充分体现了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新时期文艺创作的观点,是新时期农村题材不可多得的优秀作品。

    他的作品大致分为历史题材(坟系列4部和明清人物传1部)和现实题材,现实题材有关于改革开放前的县城历史事件全景图《难料的前程》和反映近三年中央强力推行精准扶贫政策的作品,有一些刊载在各级刊物上。

    这些作品除了文学上的贡献外,还对天镇历史人物、历史事件、历史资料有着不是实录的记录作用;对天镇县建筑,诸如大魁阁、昊天阁、奶奶庙、慈云寺、罗跸宅以及古城墙等的描绘堪为珍贵的历史资料;对天镇县社会历史变迁的叙述,尤其是对二轻系统乡镇企业系统,特别是五厂八社等企业的兴衰的叙述更是给后人提供翔实有力的资证。能做到这几点的书籍,除了县志村志等史书,就只有王老师的作品了。因此,王老师的作品堪称天镇县城历史的小百科全书,是天镇县的历史文化的纸质博物馆!

    王老师有一天委托杨占,邀请我们几个吃饭,我们感觉不大对劲——配合我们做了那么多无偿贡献,怎么反倒要请人?无奈,盛情难却,只得如约前去。约定晚6点半,等我们陆续走进饭店时,王老师老俩口竟早早等在门口,招呼大家进到房间,竟然拿出孙子孝敬老人的好酒!席间见我们悄悄地嘀咕,知道想埋单,就说已提前把饭菜钱押在柜上!见我们疑惑,解释说,我让你们破费多次,总得回敬一次吧!

    兄弟摄影传媒公司先后四次到王老师家中拍摄,我参与的那次,拍到中午一点,王老师拿出亲戚孝敬的一瓶茅台酒犒赏大家,我们一再劝阻,最后还是给打开了,如此盛情款待,大家都把一上午的忙碌抛之脑后,王老师老俩口也未显疲态,一直保持充沛的精力。

    这样的老人!年愈古稀,全然没有功利需求,只因爱好笔耕不辍,作品不仅冲击人们视觉神经,更冲击人们思想精神。虽视力严重下降,出于责任感,仍不忘创作反映新面貌新风尚,填补读者精神空缺。一生仕途坎坷,经风历雨,对美的追求始终不渝。早已被很多人遗忘,淡出人们视野,竟还不遗余力为青年学生讲文学创作以启后人继往开来。

    仅仅这些,远远不足以概括王老一生,跟王老师私聊中才进一步了解王老师的仕途。谁曾想到,一贯挥舞笔杆的他,曾经以一介工人身份搞出多少技改和创新发明,自己却未得半毛专利费!只因给一位领导当伙管赢得赞誉,为天镇县享特权购回多套生产加工用的紧俏设备,并在此基础上组建起两个工厂,自己却半分好处未粘!

    为多少人主持公道,为多少人默默奉献,为多少急困危难解局,到头来只落得干干净净退休回家!

    这就是王其永老师,在我心中,从一个类型化符号逐渐变成一个大写的人,一个足以值得全县人永远记住的文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