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省攻坚深度贫困推进乡村振兴进行时

2019-07-15 阅读次数:1964    

来源:山西日报

    今明两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阶段,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关键之年。

    在这特殊的历史交汇期,实现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两大战略的有机衔接,已成为一道时代考题。

    作为全国脱贫攻坚的主战场之一,我省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三农”工作和扶贫工作的重要论述,进一步引深贯彻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山西重要讲话精神,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聚焦攻坚深度贫困,突出产业振兴,改善农村人居环境,乡村振兴迈出铿锵步伐。如今,在三晋大地越来越多的村庄美“颜值”、提“气质”、注“活力”,呈现出一派生机涌动的新图景。

    主攻深度贫困,解决突出问题,为乡村振兴奠定坚实基础

    2019年是我省贫困县摘帽退出的收官之年,攻坚深度贫困的决胜之年,也是脱贫成果的巩固提升之年。

    面对繁重的任务,我省抓落实促攻坚,一鼓作气,尽锐出战,实打实干回答好脱贫摘帽靠什么、巩固提升抓什么、衔接乡村振兴干什么,全力走好脱贫攻坚后半程。

    攻克深度贫困这块“硬骨头”——

    啃“硬骨头”,当用非常之力。“力”从何来?我省坚持“一县一策”,加大资金、项目、人力等方面的倾斜支持,集中力量攻坚深度贫困。

    以资金为例,今年中央和省级财政专项扶贫资金的37.8%投向10个深度贫困县、地方政府债安排3.64亿元,占今年总规模的20.6%。

    作为深度贫困县,大宁县紧抓“一县一策”红利,积极探索“物归原主、还权于民”解贫新路径。

    太德乡茹古村贫困户张润生加入了村里的“股份经济合作社”后,去年劳务及分红领到2.2万元。他高兴地说,以前在外打工,顾不上家,现在在村里打工,地也种了家也管了,钱还赚得多。据悉,目前全县已有84个村成立了股份经济合作社,让贫困群众在家门口实现了就业增收。

    集中解决“两不愁三保障”突出问题——

    今年,针对义务教育、基本医疗、住房安全和安全饮水等突出问题,我省组织水利、教育、卫健、医保等部门开展大排查大清底,逐县逐项摸清底数,拿出针对性的解决举措。同时继续以现场推动、案例推动、通报推动、督导推动等办法,督导推进落实。

    位于晋北的阳高县,地处丘陵地区,地下水含氟高、水质硬,全县近1/3的人口喝不上“安全水”。

    农村饮水安全巩固提升工程圆了村民们喝上“安全水”的梦想。去年,该县投资200多万元实施了除氟改水工程,9个村6800多人喝上了安全水、放心水。

    “以前喝的都是高氟水,小孩一长乳牙就开始发黄。”东小村村民孙久清告诉记者,现在用的自来水,水量大水质又好!

    毫不懈怠抓好巩固提升——

    脱贫摘帽绝不能一摘了之、一脱了事。按照“摘帽不摘责任、摘帽不摘政策、摘帽不摘帮扶、摘帽不摘监管”的要求,我省支持摘帽退出县巩固脱贫成果、提升发展水平。特别是把防止脱贫人口返贫摆在重要位置,建立返贫预警机制,持续推进动态管理常态化,做到应纳尽纳、返贫即入,应扶尽扶、脱贫即出。

    “没有农村地区的脱贫,就没有乡村振兴。”省扶贫办主任刘志杰表示,现在处于精准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战略实施并存和交汇的特殊时期,这就要求脱贫攻坚要着眼长远发展,与乡村振兴战略有机衔接,协同推进。

    立足资源优势,壮大特色产业,为农民增收拓宽渠道

    61岁的五寨县农民邸喜全跟小杂粮打了40多年交道,随着“农业供给侧改革”的深入推进,让他对小杂粮有了新的认识。

    邸喜全告诉记者,近几年,政府积极引进小杂粮优良品种,大力推广地膜覆盖、节水灌溉等现代农业技术,实现了小杂粮的科学化、规模化种植,小杂粮可不“小”啦!

    “过去种小杂粮是为了糊口,现在可以发家致富了。种了200亩小杂粮,一年可收入10多万元!”今昔对比,老邸感慨颇多。

    产业是脱贫支撑,更是振兴基础。实践中,我省结合自身特点,立足资源禀赋,依托重大战略,聚焦重点产业,狠抓关键环节,在特色优势上做足文章,在高质量发展上求突破。

    在产业布局上,调整优化结构,新调减籽粒玉米118万亩;全力培育杂粮、畜牧、蔬菜、鲜干果、中药材、酿造业六大特色优势产业集群;开展示范创建,大力发展有机旱作农业。

    在发展方式上,高标准实施山西农谷、雁门关农牧交错带示范区、运城农产品出口平台三大省级战略;开展农产品精深加工提升行动,延伸产业链、提升价值链。

    在业态塑造上,培育城郊农业、农村电商、休闲观光等新产业,推动农村一二三产融合发展;实施农业标准化和品牌建设工程,擦亮优势杂粮、功能食品等特色招牌。

    脱贫致富靠啥?靠产业!

    在交口,当地牵住产业扶贫这个“牛鼻子”,因地制宜、科学布局,构建起以食用菌、特色养殖、核桃经济林为主导的“3+N”产业新格局。

    郭明太曾是石口乡张家庄村的贫困户。去年5月,他承包了3个香菇大棚,赚了4万多元。再利用农闲打点零工,全年收入超过5万元。2018年12月1日,老郭主动申请“脱贫摘帽”!

    “小香菇”撑起了郭明太一家的脱贫和振兴。目前,交口县食用菌达到3000万棒,覆盖7个乡镇和60%的行政村,真正成了农民脱贫致富的“靠山”。

    乡村振兴,人才是关键。在打造“新农人”上,制定全省职业农民生产技能考核评价标准和实施方案,并选择晋中、长治、运城3市开展考核认定试点。按照规划,我省将实施“三晋新农民鲲鹏计划”,力争用3年时间,全省持证职业农民达15万人以上,中高级技能持证比例达50%以上。

    与此同时,我省通过实施农民合作社提质创优工程,完善家庭农场认定制度,发展农业生产托管服务等方式,狠抓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培育,为现代农业高质量发展注入生机活力。统计显示,全省家庭农场达1.02万个,农民专业合作社达10.3万个;托管服务试点县扩大到27个,服务小农户26万户。

    改善人居环境,提升乡风文明,让乡村更宜居更和谐

    “我们的家乡,在希望的田野上。炊烟在新建的住房上飘荡,小河在美丽的村庄旁流淌……”当歌声响起,美丽乡村的模样令人向往。

    悠扬的歌声照进了现实,得益于农村人居环境的整治。

    改善农村人居环境,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重大任务。出台三年行动实施方案,启动拆违治乱、垃圾治理、污水治理、厕所革命、卫生乡村五大行动;实施“千村示范、万村整治”工程,并在11个县253个村开展示范创建;坚决打好农业面源污染防治攻坚战,化肥、农药使用量连续三年负增长,规模养殖场粪污处理设施配套率达80%。

    就拿垃圾治理和“厕所革命”来说——

    在垃圾治理上,启动“村庄清洁行动”,集中力量解决农村“脏乱差”问题。各地也结合实际,开展了村庄绿化、硬化、亮化、美化等整治活动。统计显示,已拆除残垣断壁和违章建筑2万余处,清理垃圾约80万吨。

    在“厕所革命”上,印发《农村“厕所革命”专项行动方案》,今年全省农村“厕所革命”从面上铺开,到2020年力争农村卫生厕所普及率达到55%左右;今明两年,以汾河流经县为重点,突出中部盆地城市群,重点在4类100个县(市、区)完成100万座左右农户厕所改造,完成44万座损坏厕所改造。

    走进河津市小梁乡伯王村,只见绿树成荫,院落整洁,街道旁,村规村约栏非常醒目。

    在村民郭美玲家院里,记者看到厕所宽敞干净,墙上贴着瓷砖,地上安装着白色便盆,冲水用的是自来水。她自豪地说:“以前夏天如厕,周围全是蝇蚊,咬得浑身是包。如今洁净厕所建起来,让村民们‘方便’更方便。”

    乡风文明,是乡村振兴之“魂”,是乡村振兴的重要推动力量和软件基础。在晋中,坚持把乡风文明作为美丽乡村建设的重要内容来抓,通过制定村规民约、建立红白理事会、组建道德评议会、建设道德讲堂、设立善行义举榜等行动,营造崇德向善的浓厚氛围;在运城,探索实践“以基层党支部为核心、星级文明户创建为抓手、乡村文化礼堂为载体、各类道德模范和新乡贤队伍为骨干、农民群众广泛参与”的乡村文化建设新路径,激发农村文化自信,提升农民精神品位。

    “我们村的道德大讲堂开讲后,村民之间的关系更加紧密。”绛县横水镇柳泉村70多岁的老党员张生河说,现在我们每个月都会讲两三次课,通过大讲堂的学习,村民的凝聚力更强了,整个村就好比一家子!

    奋进新时代,阔步新征程。眼下正是脱贫攻坚最吃劲的时候,让我们行进在“三农”发展的春天里,以攻坚之勇、“绣花”之功,全力跑好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接力赛”!(赵建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