徜徉在心灵的荷塘

2019-07-09 阅读次数:992    

薛东权

    记忆是时间的种子,终归落地生根。其实,我们也是一把被风抛撒在荷塘里的种子,在荒芜中成长,走过四季,见证岁月的沧桑,品味心灵的芬芳。

    好像是1981年秋冬,我们村里将集体的土地牲畜农具分给农户。从此,我们家有了20多亩土地和一头骡子,当时还没有小平车,运送粪土、谷子黍子、山药蛋,全凭装口袋骡子驮,收割庄稼全凭刹捆了鞍架骡子驮。驮来驮去,驮走了吃不饱穿不暖的历史,驮来了农民的笑意。

    1983年秋天,父亲赶着家里的小骡车送我到县城三中上高中,开启了我的大学梦。当时,张同公路全是坑坑洼洼的土路,经过唯一的一段水泥路就是南洋河大桥。过了南洋河往北,三中也越来越近了。没有院墙,几排红砖红瓦的平房在一片沼泽地上格外耀眼。我们作为三中第二届学生,第一学期每周只能吃到一次馒头,早晚是小米粥,中午是玉米面窝窝,穿了薹的菠菜用铡草刀铡,稀汤巴淹的菜里漂了一层油汉(蚜虫)。就是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中,我们拿起书本上课,拿起铁锹劳动,平整操场、挖水渠、掏厕所、栽树、种菜……校园在一天一天变美,高中生活在一天一天变少。不知是哪来的政策,我们赶上了高考前的预考,一个30多人的文科班,有三四个同学竟然没有取得参加高考的资格,特别是落选的女生趴在课桌上哭成了泪人,现在想起来仍然觉得有点可怕。当年,我们班没有考取一个本科生,好学生大多上了雁北师专,上了中专,更多的是选择了补习。

    如今,农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种地结束了驴驮人背的历史,公路实现了村村通,水泥路连到了家门口,电动车习以为常,汽车也不足为奇,就连老年人也玩起了手机。

    如今,教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九年义务教育普及了,学生有了营养餐,鸡蛋、牛奶、面包、点心等原来想都不敢想的奢侈品,现在孩子们吃腻了喝腻了,不当回事。原来的三中一排排平房早就变成了一幢幢楼房,新迁的校园不亚于一座美丽的大学校园。考大学也不再是千军万马抢过独木桥,只要参加高考,就能上大学,一本二本三本专科学校多,招生也多。这几年,一个小县城出了多少清华北大浙大人大生,甚至有一家还出了两个清华生。

    如今,小县城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洋河桥由原来的一座变成了好几座,大桥小桥像梦中情人亭亭玉立,顾盼生辉,等着你等着我。一道道大坝把河流变成了平湖,在水一方和另一方,是一幢幢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河床里不见了当年的沙棘和小草,河两岸各种各样的风景树错落有致,灌木、花丛、绿草,招蜂引蝶。一条玉带两颗明珠的规划正在变成现实。华灯初上,高楼大厦、蓝天白云、羞涩的月牙,倒映在水中,沐浴在朦胧的诗意中。大桥上是川流不息的车流,你追我赶;小桥上是你来我往的人流,熙熙攘攘。从清晨到夜幕,男女老少跳广场舞的、打太极的、跳交谊舞的、踢毽子的、唱歌的、溜达的、跑步的……应有尽有,就像五彩的祥云七彩的鲜花,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时光陪伴河水无情地流走,却陪伴我们留下有情的子子孙孙。

    如今,我开着我的电三轮上火车站,经过洋河大桥送两个儿子念大学读研,漂洋过海去追梦!每当那时,我就会想起龙应台,她当年参加工作,是坐着她父亲的拉货小汽车去的,父亲觉得有失女儿的身份,竟然没有把车直接开到学校门口,而是停在了一个背巷内。在她父亲的心中,这样的汽车不配女儿龙应台。后来,龙应台确实没有辜负父亲的心意,成就了不凡的事业,成为一代大咖。而在我的心中,当年父亲是用骡子车送我上高中的,如今我是用电三轮送孩子上大学的,我觉得这也是一大进步,没有丝毫的内疚。因为,我的孩子比我优秀很多,我很满足,也很享受。

    南怀瑾先生说得好,佛为心,道为骨,儒为表,大度看世界。技在手,能在身,思在脑,从容过生活。我是一个平凡的人,而我们的社会是一个不平凡的社会,以平凡的心感悟不平凡的社会,心灵也许会不平凡。

    时光就这样轻轻流淌,梦想或许哪一天就会变为现实,比如,莲花开在塞北的南洋河,有山有水有桥有荷花,有歌有舞有诗有渔家,边城的美无处不在,无处不撩人。荷塘月色不但可以欣赏,而且可以朗诵可以传唱。让我们的传唱化作一朵朵莲花,开在心灵的河塘,梦想不再遥远,就在前方!前进就是我们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