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喷喷的羊杂汤

2019-07-09 阅读次数:1031    

陋岩 

    “香喷喷,热乎乎,大狗小狗闹得欢。你一碗,我一碗,分配不均打了碗。羊杂汤,味道鲜,先给戚人来一碗。”这首儿歌说的是我的家乡之美食——羊杂汤。

    小时候,村集体专门有放羊组。每到元旦期间,就会选择出一批肥胖的羊来进行宰杀,每户可以分到数斤羊肉。羊的脑袋、四肢、骨头和下水,我们这里叫羊架,会被分配给村里的军烈属、五保户和放羊倌手里,估计村干部也有一份,算是对他们的慰问吧。

    偶尔剩下羊架后,村里的负责人就会做主卖给部分村民。为了体现公平,往往是今年卖给这几家,明年卖给那几家,反正是好事大家轮着来,谁也不要着急。每次随着挑着担子的父亲去买羊架,我都会像家里的小狗一样围着父亲边转圈子边走路,闹得父亲总是不敢放开步子快走,生怕把我绊倒,也怕我把他绊倒。

    羊架还没有担回家里,母亲早就烧好了滚烫的开水,随时准备把带毛的羊头和羊蹄子放进去进行褪毛处理。潜伏在羊的耳朵眼和鼻孔里的毛,父亲会把火柱烧红捅进去烧掉。最难洗的是羊肠和羊肚。羊肠里边是羊遗留的新陈代谢物,需要找一根筷子穿进去,清理出污物的同时,顺便可以把羊肠从里向外翻出来,便于做进一步的清理。羊肚里边是羊没有来得及消化掉的草料等杂物,这些东西埋藏在羊肚的皱褶里,需要用新买的刷子仔细清理。清理干净羊架后,父亲会先用锤子把羊骨头砸断,便于将骨髓熬制到羊汤中。

    一切工作准备就绪后,母亲就会把除了羊血之外的羊肝、羊肠、羊肚儿、羊骨等羊架,全部放到一口大铁锅里煮。水沸腾后,先清除掉浮沫,然后加入姜片、大葱、料酒,等到羊肉的味道惹得村里的大狗小狗们汪汪汪地冲着我家叫时,就可以在灶膛里加入煤泥转小火熬制了。小火大约再熬一小时左右,母亲就可以捞出里边的杂碎了。

    母亲会把羊肚、羊肠、羊肝、羊肺、羊头、羊骨头上的肉等杂碎切成一寸左右细长的条子,放在家里的大黑瓷盆里备用。羊血则需要加咸盐熬制成血膏,切成豆腐块状备用。剩下的骨头放入铁锅中继续文火熬着,直到汤色变成乳白色为止。这些乳白色的羊汤相当于煮肉的老汤。母亲每次熬羊杂汤的时候,总是先从老汤里舀出几勺老汤来,再把羊杂放进去上火熬制。这样做出来的羊杂汤味道、汤色都是一流的棒。羊杂汤熬好后,我们按各人的口味加葱花、香菜、盐、米醋、胡椒粉等调味,一碗浓香的羊杂汤就做好了。

    我家虽然不会每年都可以分到羊架,但因为二大伯在村里的放羊组工作,可以分到羊架,我家兄妹五个也就可以跟着蹭吃蹭喝到羊杂汤了。每次二大伯家熬制好羊杂汤后,二伯母就会舀给我家一大碗。母亲再把这一大碗羊杂汤倒入锅里加上水,再加些白面揪片,一锅揪片羊杂汤就大功告成了。有时候母亲还会包一些饺子泡在羊杂汤里。这些饺子虽然是白菜或者是白萝卜馅做成的,但因为有羊杂汤提味,吃起来还是满口生津、香喷喷的。最解馋的吃法是羊杂汤泡烙饼,这样的做法:一是可以把照见人影的羊汤弄得稠糊糊的,我不必清水灌大肚皮了;二是没有油脂的烙饼,也有了油腥味了;三是这种搭配味道鲜美,口感劲道,回味无穷,胜过了陕西人爱吃的羊肉泡馍。逢此,我就胃口大开,呼噜呼噜能吃好几大碗。有条件的人家熬制羊杂汤的时候,还会放进去一些羊油。这样的羊杂汤不仅汤色发亮,喝到肚子里还特别舒服。

    说出来也不怕诸位笑话,小时候我的理想居然是长大以后能够当一个放羊的羊倌,然后就可以每年分到一副羊架,每年可以喝到香喷喷的羊杂汤了。

    羊杂汤不仅味道可以解馋,营养价值也很高。此汤有补血暖身、养颜强身的功效,最适合肢寒畏冷、贫血的人食用。其中羊肚味甘,性温,入脾、胃经,具有健脾补虚,益气健胃,固表止汗之功效,用于虚劳羸瘦、不能饮食、消渴。羊心富含蛋白质、维生素A、铁、烟酸、硒等营养元素,有补心益血的作用,可治疗心悸、失眠、气短、劳心膈痛。羊肉不仅可以增加人体热量,抵御寒冷,而且还能增加消化酶,保护胃壁,修复胃粘膜,帮助脾胃消化,起到抗衰老的作用;对肺结核、气管炎、哮喘、贫血、产后气血两虚、腹部冷痛、体虚畏寒、营养不良、腰膝酸软以及一切虚寒病症均有很大裨益,还具有补肾壮阳、补虚温中等作用,适合男士经常食用。有人戏言羊杂汤使男人喝上有力量,女人喝上更漂亮,确实有一定的道理。还有的男人喜欢边喝羊杂汤,边喝小酒。那种幸福的神情,好像比给个皇帝的职位,也换不来他手中的羊杂汤。

    据听说这羊杂汤发源于山西。当年游牧民族来到山西以后,一日三餐只吃羊肉,将羊头、羊蹄、羊肠、羊肚等杂碎随手就抛弃了。山西人觉得这些杂碎扔掉特别可惜,就清洗干净煮在锅里。结果发现这些羊杂碎的味道真是太美了。于是羊杂汤这道美味就一辈一辈地在先辈呼噜呼噜的吞咽声中传了下来。

    羊杂汤吃起来香喷喷,想起来流口水。观其形,汤色油亮,肉汤各占半壁江山。闻其味,芳香扑鼻,肉香味,胡椒味,芫荽味,醋味,皆似有非有,似无还有。羊杂汤喝到口里,香喷喷的味道立刻盈满口腔,饮之有汤,嚼之有肉。羊杂汤进入肚里,暖流即刻行满静脉和动脉,大部分人立刻周身发热,鼻尖和额头出汗,冬日带来的寒冷不战而溃。

    有一年冬天,我去外地参加笔会,火车半夜回到煤城时,正赶上一场大雪。当我周身寒风打开家门的时候,一股久违的羊杂汤味道立刻俘虏了我。妻子掐着火车时间,在我回到家之前,正好熬制好了一大锅羊杂汤,并烧好了白面烙饼。

    那一刻,我一边控制着自己急着要喝羊杂汤的食欲,一边控制着自己感动的泪水,一把抱住妻子,道:“老婆,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