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打响的喷嚏

2019-07-09 阅读次数:267    

宋立建

    活人提个尿桶,推开家门望天,天上的太阳正红,刺得活人响亮亮地打了个喷嚏。他探出门半个身子,“刷”——把桶里的尿液扬在门口,然后,顺手把尿桶甩在窗台底下。

    明天就是端午节。往年,他们早已来过了,莫不是今年不来了?活人心里盼望着又焦急地等待着。他等不住了,于是,趿拉着鞋往街上走。

    村委会大院的门口,早已围了七八个白发老人,他们面前摆成了个蔬菜市场。

    活人一跩一跩地蹭到老人们跟前,嬉皮笑脸地问:“老哥们,嫂子们,你们早啊?”边问边伸手探进二奶奶面前的筐子里。二奶奶急了,随手捡起一块石头,活人忙缩回手,不高兴地说:“二嫂,吃你根水箩卜,你咋还用石头砸人哩。”

    二奶奶扔掉石头,从墙根拿起根扁担指着活人吼:“活人,今天的水箩卜你不能吃,快滚远些。”

    活人今年六十五岁,年青时娶过媳妇,因为懒,媳妇没跟他过满一年走了。那天,快嘴婶到活人家窜门,活人爹气得骂他是个活死人,能吃能喝能放屁,干起活来没力气的废物,活着还不如死了。活人右手提裤子,左手挠着蓬乱的头发,嘴里嘟囔着说:“还是活人好。”快嘴婶走上街头,把活人的情景再现了一次,逗得人们笑出了泪花。从此,人们把他的大名忘却了,大人小孩都叫他活人。

    活人长了一身懒肉,自己不勤奋,总是怨天、骂天、看天。他一看天鼻孔就痒痒,一痒痒就想打喷嚏。他膘肥体壮,无灾无痛,村里像他这样的人,还能种着二十几亩地。这几年政策好,活人办了五保户,每年的钱和救济真不少。他更懒得做饭,东家吃一顿,西家蹭一碗,吃饱就睡,醒了就吃,活生生地变成了一头饲料猪。

    活人被乡邻们宠惯了,突然受到冷漠心里有点不高兴。他看了看老人们面前摆着粉嫩滴水的水箩卜,绿格盈盈的芫荽、韭菜、黄瓜等,还有鲜亮的红皮皮土鸡蛋。这些都是县委县政府实施的“3445”方略,打造绿色城镇的结晶。在扶贫工作队的帮助下,男女老少齐奋斗,“农业大转身”取得的丰硕成果。眼前的这些耄耋老人们,都在自食其力,经营自己的小菜园,饲养着几十只下蛋鸡。

    活人被面前的景象迷茫了,他仰头看天,耀眼的阳光又让他打了个喷嚏。他揉一揉鼻孔,想问一问老哥老嫂们个前因后果,但他惦记着粽子,上下嘴唇一碰说:“他妈的,今天都初四了,还不来,都死哪去了?”

    活人睛天白日放厥词,惊得老人们目瞪口呆。三大爷反应快,气恨地指着活人的鼻尖骂:“活人,你满嘴喷粪,孩子们该你的,还是欠你的?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老人们醒悟了,唇枪舌剑地向活人开火。

    “ 嘀嘀”两辆银灰色的面包车向村委会驶来,车子刚停稳,活人急忙拉开车门,半个身体钻进车箱里。二奶奶抡起扁担,照准活人的屁股上擂了两下。活人被打疼了,钻出来时怀里抱着一包粽子、一只熏鸡。他愣怔地看着气乎乎的二奶奶,再看看爱心志愿者和扶贫工作队员们的笑脸,他的脸上有点羞红。

    二奶奶拉住一位美女的手,亲切地说:“孩子们,你们辛苦了!今年我们大伙商量好了,你们送给我们的东西不要了,请你们送到敬老院,还有我们这些菜和蛋,这是我们的一片心。我们这些老头,老婆子们,在你们的真心帮助下,我们也要帮助别人了!"

    爱心志愿者和扶贫工作队员们沉默了,活人嚅动着嘴唇想说什么,忽被一阵热烈的掌声噎了回去。

    活人拿了两个粽子悄悄地离开众人,边走边把两个粽子吞进肚里。他回到院子,从墙角处拽出那把发了霉的扫帚,弯下腰,“刷刷刷”地扫院子,又把窗台下面的尿桶洗净,放在西南方向的厕所里。活人累出了一身臭汗,直起腰杆舒筋活血地望天,红彤彤的太阳好像在笑,他张开嘴想打个喷嚏,可是没打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