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改

2019-06-25 阅读次数:348    

宋立建

    改改的姐夫接任了县民政局长。改改的男人改革跟改改说:“你姐夫当了局长,给咱们办个低保吧!"

    改改听了一怔,然后笑了,笑靥迷人,迷得改革以为老婆同意了,不由得噘过嘴想亲亲改改。改改把男人的嘴挡在咫尺之外,笑格盈盈地说:“这事你能张开口?咱们七老八十了?年纪轻轻的吃低保,让人笑话!”

    改革听了也是一怔,而后有理有据说:“你以为吃低保都是穷人?开着小车领低保的人有的是!”

    改改又面带笑容地说:“那是过去的事,我相信县委县政府一定会落实调查的。别人是别人,咱是咱,咱们过日子,要过个心里踏实。致富一靠好政策,二靠咱们两只手,不能动不动钻空子伸手要钱。”

    改革狠狠地看了改改一眼,生气地讽刺着改改:“就你觉悟高,品德好,怎没选你当个官,有钱不赚真是个愣球货。”

    改改懒得理改革,一扭身又去忙自己的营生去了。

    为此,改革生气了,丢下三四十亩地硬要外出打工,说什么这日子没法过了,如果改改不给办低保户,他就不回家。他妈劝说不听,改改笑嘻嘻地跟婆婆说:“妈,别理他,让他去吧。家里的地我能种,孩子们我能照管好。”改革一走就是半年多。半年后,在县委县政府的领导下,不合格的低保户取消了,改改心里偷着乐。

    改革回家时,地里的谷子出穗了,齐刷刷的像条狼尾巴,脸盆大的葵花朵朵向日开放,山药地里盛开串串白花,改改站在白色的浪花中向他微笑。改革羞愧地摸着后脑勺,迟迟不敢靠近改改。改改轻步迈到他跟前,甜甜地说:“回家吧!”

    改革跟着改改回到了院子,院里的一群大白鹅“嘎嘎嘎”地摇摆着向改革扑来,尖尖的嘴巴狠啄着他的裤脚和鞋子;一伙胆小的下蛋母鸡躺在墙旮旯里,黑豆豆的眼睛左瞧右看地审视着这个不速之客;最数狗儿忠实,像样地摇了摇尾巴。夜晚,改革钻进了改改的被窝里,惭愧地问改改:“你咋不骂我呢?”改改捏着改革手上的硬茧,心疼地说:“骂你干甚哩,你出去受苦挣钱了,又不是享福去了。”

    ……

    改改认识改革时,改革还没有复员,复员后的改革,托亲靠友地花钱买工作,生怕心爱的未婚妻飞了。于是,改改含羞带笑地对改革说:“毛主席说过‘农村是个广阔的天地’,咱俩在农村比翼双飞。”改改的话让改革心花怒放,从此,改革死了“买”工作的心思。

    改改和改革同在1979年的春天出生。改改哇哇坠地时,她爹蹲在暖和的春风里仰天嗟叹:“是该改改了!”故给女儿取名改改。所以改改和改革是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同龄人,他们见证了改革开放的点点滴滴。

    改改说她是幸福的一代,一睁开眼就看到了祖国翻天覆地的大改革。农民分了土地,几乎是一夜春风吹得家家户户粮食满仓。改改出嫁的那年,延续了两千多年的农业税取消了,国家不仅不收农业税反而还给粮食直补款,原来荒废的土地上又冒出了绿油油的庄稼。过去,泥泞的乡间土路坑坑洼洼,现在变成了平坦宽敞的水泥公路,不但村村通,而且户户也通了水泥路,人们不用出门担水,在家里一拧水笼头,“哗哗哗”,清凉的甘泉流进了人们的心里头。特别是近几年,在县委县政府实施的“3445”方略的指引下,“农业大转身”、“脱贫大攻坚“,农村城镇化,改革的大浪一浪高过一浪,乐得改改心里开了花。

    然而,事情就出在脱贫大攻坚上。那是刚过完二月二,二月的春风吹绿了柳芽,吹醒了小草,吹得贫困农民又要大翻身。村里要办贫困户,改革屁颠屁颠地跑到村委会,死磨硬缠地诉着苦。改改知道后,气得直跺脚,硬把改革拽回家。

    改改耐心地开导着改革:“贫困户,指的是年收入不超3000元的,咱们家四口人,一年收入多少,你心里没个数?”

    改改又说:“党和国家已对咱们百般地照顾了,三农政策,让咱们买上了拖拉机、旋耕机、播种机、除草机……这些机器除了种咱们的几十亩地,你还给别人家做活挣钱。你说,咱们是贫困户?”

    改革低着头,就像一头犟毛驴,死活要办贫困户。说什么女人头发长见识短,长了二两护肚油迷了心窍。俩口子吵了起来,改革动手打了改改。改改受屈了,不等改革再离家出走,她先回了娘家。

    改革惹祸了,把一儿一女推给妈妈,脚底抹油——溜了!

    有人说改改死心眼,改革的所作所为也是为了家。多数人说改革万不该动手打老婆,十几年的夫妻了还耍什么大脾气,红红火火的一个家,拔拉开火寻灰呢。改革妈更像热锅上的蚂蚁,急急忙忙跑向亲家家。

    改改见婆婆来了,忙迎上去搀进家,甜甜地叫了声“妈!"婆婆对儿媳妇要说些什么,刚张嘴改改撒娇似地摇着婆婆的手:“妈,咱们吃完饭就回家。”婆婆听出了弦外音,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吃过中午饭,在柔和的春风陪伴下,改改和婆婆走在回家的大道上。

    改改回家后,改革打过了电话,他在电话里向改改道歉,他说他枉为一个军人,自私,不配做一个好男人,逗得改改咯咯大笑。改改命令改革:“赶快回家,咱村里的人们等着咱们的机器脱贫致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