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睛

2019-06-25 阅读次数:349    

魏桂英

    林子祥有点不太适应这个小城,他已经习惯了大城市的生活。不过,林子祥还是很喜欢校园外的这片小绿地。他喜欢坐在绿地边的石礅上,看燕子在蓝蓝的天空飞翔。林子祥来到这个学校后教初中二年级语文,吃住都在学校,由于跟这里的老师们还不太熟悉,所以,林子祥就时常来到这片绿地。

    林子祥总觉得这个小城比他曾经呆过的大城市还热。来这座小城也并非是他所愿。可是,在那座现代化的大城市里,他找不到留下去的理由。女朋友与他在大学四年的恋情比不上一个黄金珠宝商,珠宝商比女友大20多岁。他是在万念俱灰的时候,辞去大城市的工作而来这所中学应聘教师的。林子祥犹如残留在树上的最后一片黄叶,抵抗不住寒冷,忽忽悠悠地踏进了这个小城。

    说真心话,林子祥还是有些想念那个令他伤心的大城市。尽管女友弃他而去,可是,那里毕竟是他学习和生活了五年的地方。有许多东西,不是人想忘记就能忘记的。林子祥有时候会骂自己没出息。

    林子祥对这座学校的生活还有些陌生,所以吃过午饭后,他总是情不自禁地来到这片安静的绿地。现在想来,他来到这个小城恐怕最大的快乐就是碰到了这个青青的绿地。

    绿地离学校很近,有时能听见学校里学生的说笑声。林子祥想起自己当学生的时候,虽然性格内向,却格外钟情足球,是足球场上的健将。就是因为足球女友才爱上他的,不过威风四射的足球健将抵不上黄金珠宝商的一颗钻戒。林子祥苦笑着摇摇头。不过还好,这里的学生和老师并不知道这些。一个从大城市自愿来到小城教学的人,这举动本身就让学生和老师们尊敬,就因为这一点,林子祥竟有些满足。

    离绿地不远的地方是一个湖,湖里有许多小孩子在游泳。

    孩子们看上去是那样的快乐。

    林子祥从小不喜欢游泳,他一直以为人游泳时就像一只癞蛤蟆。他讨厌癞蛤蟆。小时候母亲逼着他去村里浅浅的的小河洗澡,他总是找出各种理由溜掉。母亲只好晚上给他温水洗身上的泥巴。

    想到母亲,林子祥是难过的,母亲一直想让他早点结婚,抱孙子。可是林子祥没有放在心上。世事难料,母亲患血癌去世了。林子祥隐隐有种不安,会不会有一天他也会患上母亲的这种病?父亲在林子祥很小的时候就不在了,母亲就他一个儿子啊!

    林子祥开始数绿地上的小花,数着数着开始心烦起来。他没有数出有多少小花。他怀疑自己有些弱智,他觉得女友不嫁给自己是不是也因为看出他弱智,珠宝商也许在某些方面确实比他的智商高。

    忽然,林子祥看到了一个少女。

    少女手中好象拿着一本书,手扶着湖边的一棵小柳树。林子祥希望女孩儿走过来同他讲话,但少女好像没有看见他。

    林子祥回到宿舍。同宿舍的同事白鹤望着呆呆的林子祥问他有事吗。林子祥摇摇头而后说他在学校旁边的湖畔看见一个女孩,十分漂亮。白鹤听了,便对林子祥说:“最好不要一个人去湖畔边。就在你来的前些日子,那里听说发生过一次凶杀案。一个二十多岁的少女在湖里被人打捞上来,听说这个女子是个大学生,傍上了一个大款。那男人大她二十多岁,她逼着大款与老婆离婚,同她结婚,结果把大款逼得没了办法,就把她杀了,并连夜用车运到此处,把她扔在了湖里。”林子祥觉得那么漂亮的女孩儿都不怕,他一个男子汉怕什么?

    自从听了白鹤说的那件事,林子祥不再数绿地上的小花。他的视线已经转移到了少女的身影上。

    看着在湖水里游泳的孩子们,他想,一起凶杀案并没有影响孩子们的游泳。

    忽然,林子祥发现:漂亮的少女已经向他走来!

    少女已经向林子祥伸出了柔嫩的双手。

    林子祥不知如何是好。来到这个小城以后,他还没有同任何女人握手,包括学校中的女教师。女孩儿说:“我叫佳音,虽然看不见你,可我能感受到你身上孤单的气息。”

    林子祥惊愕了,原来……

    花一样的年龄,却要面临失明的现实。生活对她太不公平了,凭什么让这么温柔漂亮的少女成为盲人?

    林子祥问:“你的眼睛看不到东西,可是你手里却拿着书,还能在湖边扶着柳树……”

    女孩儿却咯咯地笑起来说,我的家就在附近,我的眼睛虽然看不见,可我的心能看的见啊!我凭直觉,你并不快乐。我想,我们会成为好朋友的……

    林子祥更加惊愕。

    上完课已经是中午,林子祥第一次没有按时回学校食堂吃饭。他飞快地向校外的绿地奔去。林子祥远远地就看见了佳音那一头瀑布似的黑发。佳音正坐在绿地边的石礅上。

    林子祥加快了步伐,来到佳音身旁,问:“你早来了?”佳音答非所问:“我在这里听学校的声音!”

    听学校的声音?林子祥吃惊地望着佳音。

    “是的,我一直梦想自己能成为一名出色的教师,因为我的妈妈就是一名出色的中学语文教师。上高一时,我不知为什么就患上了这种奇怪的病。爸妈带我到大医院,大医院里的医生都说要想复明必须做眼角膜移植手术。”佳音说完,低下头去。林子祥听了急急地问:“那为什么不赶快做眼角膜移植手术呢?佳音叹口气,如今我们国家捐献眼角膜的人还很少。不过,我希望给我捐眼角膜的人是老人,我不愿意是孩子或者是年轻人。”

    林子祥一愣问:“为什么?”

    佳音忧忧地说:我不希望年轻人或者孩子们夭折。

    林子祥情不自禁地用手握住了佳音的手,佳音的脸上飞上一片红晕。

    晚上,林子祥失眠了。

    窗外月光如银。林子祥忽然觉得:如水的明月就是佳音的眼睛……

    不知不觉,秋天快过去了。绿地上的草和花开始枯萎凋谢,地上像有了层地毯。时间一天天过去,不知为什么,林子祥身体开始消瘦,脸色开始更加苍白。

    佳音对林子祥说:“等我的眼睛能看见东西时,我首先要观看你踢足球。”

    林子祥笑着说:“你一定会看到的,我要让你成为我窗前的明月,永远照耀着我。”

    佳音一愣,于是脸上又飞上一片红晕,随即低下了头。

    这天,佳音在绿地边没有等来林子祥。

    不知道为什么,一种莫名其妙的不祥之感涌上了佳音的心头。

    于是,佳音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摸索着来到了林子祥的学校。她没有敢直接找林子祥,而说要找白鹤。佳音知道白鹤和林子祥住同一个宿舍,这是林子祥说的。佳音认为,只有白鹤才知道林子祥的详细情况。

    经过一番周折,佳音终于找到了白鹤。

    白鹤吞吞吐吐地说林子祥请了长假,去为她寻眼角膜了。

    佳音说:“为什么他不告诉我,和他联系,手机也不开?”

    白鹤告诉她:“可能有了消息他会自动同你联系的。”

    佳音失望地离开了学校。

    其实,佳音不知道,林子祥病了,急性血癌。当天晚上突然发病并被紧急送进了小城的中心医院。

    林子祥托白鹤找到了佳音的爸爸和妈妈,并让白鹤告诉他们,一定不要告诉佳音他的真实消息,他希望把自己的眼角膜移植给佳音,他最大的心愿就是让佳音的眼睛明亮如月光,让她看见这个美丽的世界。

    同时,林子祥打通了佳音的手机,说他找到了捐献眼角膜的人。

    佳音问:“我不知道用什么方式感谢你,你真是个好人,等你回来我一定好好谢谢你!不过,你告诉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为我捐献眼角膜?”

    林子祥告诉她,是个老人。老人患了癌症,自愿去世后把眼角膜移植给她。

    佳音说:“那我得和老人的家里人联系上,我得当面谢谢他们。”

    林子祥说:“我代你谢吧,你就不用和他们联系了。”

    几天后,佳音的爸爸和妈妈来到了医院。

    林子祥发现,佳音的妈妈简直和佳音一模一样,只不过上了年纪。佳音的妈妈把一片绿叶放到了林子祥的病床前。林子祥眼前一亮:在哪里找到的绿叶?佳音的妈妈眼里含着泪,说:“你自从说为她寻眼角膜走后,佳音天天去绿地那里,这片绿叶是昨天佳音带回家的,就是在那片绿地里找到的。佳音还和我们说,爸爸妈妈,冬天快要来了,绿地上竟然还有绿叶。佳音还说要把这件事通过电话告诉你!”林子祥笑了,说:“是的,虽然冬天快要来了,但是人间还有绿叶,这,并不稀奇!”佳音的爸爸一步上前,紧握着林子祥的手说:“小伙子,你不用担心,明天我送你去北京的大医院,花多少钱都算我的,好人一生平安,你一定会好起来的!”林子祥摇摇头,笑了:“谢谢你的好意,来不及了……不过,你们千万要照顾好佳音,一定要把我的眼角膜移植给佳音!”


    几天后,林子祥走了。

    在另一个世界里,他不再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