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头鞋

2019-06-25 阅读次数:360    

李海亮

    我对母亲是很有点“意见”的,原因是她的八九个外孙、孙子都穿过她做的毛头鞋,却唯独我儿子没有穿过,为此心里一直总是有点想法。

    我国许多地方都有给小孩子穿花鞋的习俗,男孩的小花鞋鞋头一般做成老虎头、龙头样的,女孩的小花鞋鞋头绣上凤凰或牡丹花,这种鞋一般由老一辈人做,如孩子的奶奶姥姥辈的人做成,当然也有孩子母亲自己做的。花鞋事小,却寄托着老辈人对小辈子的祝福与希冀,孩子们穿上漂亮的小花鞋洋洋得意,常常在外人面前显摆。

    我们老家管小花鞋叫“毛头鞋”,往往孩子还在肚子里的时候,奶奶姥姥们依据媳妇或闺女的孕辰反应,猜测是男孩还是女孩,就开始做鞋了。还有的老人为了保险干脆做上两双,一双男式,一双女式。有的奶奶姥姥为了给媳妇或闺女一个突然的惊喜 ,往往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或大家都不在场时,悄悄做,谁都不让看到。做的时候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浑身每一个细胞都显露着喜气,偶尔还要窍笑,嘴里念念叨叨着什么。等到孙子外孙落地后,她们便不知从什么地方拿出一双小花鞋来,给孩子穿上,全家人一阵惊喜,“妈呀!你什么时候做的毛头鞋呢?这么好看!”这时老人则诡秘地一笑,“我呀会变!你们生吧,生多少我就能变多少毛头鞋!”每到此时,老人脸上绽放的笑容像花一样,满足感无与伦比,比得了金元宝都要高兴。

    我的母亲和全天下的奶奶姥姥一样,每当孙子外孙还未出生,就张罗着开始做起了毛头鞋,每双鞋母亲都做得非常仔细,全身心地投入鞋的缝制中,挑布料、纳鞋底、缝鞋帮、绣鞋面,用心工巧,绝不马虎。母亲不算手巧的人,做出来的鞋算不上好看,但她绝不假手于人,每一针每一线必要亲力亲为。所以那双鞋百分百浸润着她的情意,凝结着她的心血。

    九八年妻子怀上孩子后,母亲在之前其实已悄悄为孙子张罗着做毛头鞋了。但不幸的是,多年患病的母亲,突然病情加重得了脑溢血,很快就半身不遂了,母亲标致的脸也扭曲了,意识随之也经常不清醒。母亲是左撇子,又恰恰是左半边身子不由自己支配,连生活都不能自理了,吃饭穿衣都得靠父亲和姐弟们伺候。做毛头鞋的事,就被迫搁了下来。

    但她心里对做毛头鞋的事却并没有放下,一旦清醒的时候,她就把准备好的鞋料取出来,比划着要做鞋,可是手已经不听她的使唤,做了若干次没有任何进展。每到这时,姐姐或嫂子都说替母亲做,但母亲却坚决不肯。

    一直到我儿子出生,亲戚们做的衣服鞋子都拿了来,唯缺奶奶做的毛头鞋。母亲在思维清醒时,就感到一阵愧疚,表示病好转后,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孙子做一双毛头鞋,并要亲手给孙子穿在脚上。

    然而母亲的病一直没有好转,直到病重七年后去世,毛头鞋只是起了个头 。我后来回去时,姐姐还多次提起母亲给我儿子做毛头鞋的事,说母亲病中还经常把鞋料拿出来,花花绿绿摆了一炕,折腾一气后,又由家人把这些物品收起来。前些天姐姐电话里说,她在整理衣柜时,毛头鞋料还在一个包里,整整齐齐地摆在衣柜里。

    ……

    母亲重病已20年整,去世也已13年了。前些天儿子过20岁生日,我又回想起这一幕。对母亲的“意见”便又加深一层,苦命的母亲啊!你怎么那么早就得病?那么早就去世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