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选举

2019-04-24 阅读次数:1709    

宋立建

    上一届村委主任的补贴是四千元,这一届的补贴升到了一万二。一万二!这个诱人的数字,迷得一向不问村事的夏兵在老婆的鼓动下也蠢蠢欲动。

    夏兵的老婆激情澎湃地对夏兵说:“咱们家族大,村里四百多张选票,夏家的人就占了三百多。”夏兵老婆昼夜盘算,找出纸和笔逐一登记落实。于是,出门逢人大老远就递过一张笑脸。她仿佛看到村子头顶上的那片蓝天,那几朵白云,总是跟她走,心里那个美呀,不由地哼起了山曲,只是哼不好,常跑调。

    这几天,夏兵老婆的电话忙个不停,只要是户口在村的外出打工人员,凡能联系上的,联系不上的,她都想办法联系,并且拍着胸脯向电话那头的人保证,包吃包住包来回路费!

    好意难却,接电话的人当然不是为了那几顿饭和几十块路费,主要是年关将至,顺便回家看看。

    选举那天,夏兵大早起来,开着他那辆面包车,一趟一趟地从城里往回拉人。村委大院里挤满了一张张熟悉的、不熟悉的面孔。人们就像在正月十五看红火,喜气洋洋地互道问好。

    这届村委主任的候选人有两人,夏兵是其中的一个。选举结果,两位候选人的选票均没有超过总投票数的一半。夏兵178票,另一个是176票,这其中的原因,留守在村里的人心如明镜,外地回来的人一片茫然。最后,乡监委会决定明天再选。

    人们熙熙攘攘地走在街上,看到夏兵老婆的喜烟喜糖早已发完,她脸上的乌云马上腾起,不过,又强开笑颜,嘴巴不停地念叨:“明天再来,明天再来。”

    这时,一位白发老人移到夏兵跟前,低眉下眼地跟夏兵说:“你妹妹来接妈了,妈爱喝稀粥,咱们家的米好,妈想要几斤。”

    夏兵听着妈妈的乞求,眉头上的皱纹展了又皱,迟迟地嗫嚅地说:“你,你问她吧。”

    夏兵老婆瞪了夏兵一眼,没好气地说:“没米了,米在谷子上包着。”

    “不会吧,兵子媳妇,你前天刚剥回一袋小米呀。”

    “喂鸡,喂猪,喂狗了,你管得着,你给我们当家了。”夏兵老婆本来心情不舒畅,被人揭了底,便怒气冲冲地吼着。

    “婶子,我家刚剥回新米,我给您拿吧!”一个穿红羽绒服的年轻女人边说边上前扶住夏兵妈的胳膊。

    “你不用还了?你充什么大尾巴狼,你算哪根葱?”夏兵老婆暴跳如雷,大有吃人的气势。

    年轻女人也不懦弱,冲着夏兵老婆说:“恶心死了,不就十来斤米,穷不死个人!”

    “婶子,我家有!”

    “嫂子,我家有!”

    “奶奶,我家有!”

    ……

    人们围在夏兵妈身边,伸出了温暖的手。这股强大的暖流,在这寒冬里暖的夏兵妈双膝跪在地上,心头的泪如雨而注,哭得呜呜咽咽。

    乡邻们忙弯腰搀扶,外地回来投票的亲戚们抹不完眼泪。

    第二天选举,夏兵只得了两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