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棍汉

2019-04-24 阅读次数:1826    

王庆

    村里的光棍汉总好惹事生非,仿佛,不折腾出点事来,就显示不出他们的存在,他们有时就像那混世魔王,非要把平静的乡村搞得鸡犬不宁。

    光棍汉成了人们时时提防的对象:他们隔三差五会干些偷鸡摸狗的糗事,不光偷吃别人家地里能吃的东西,更可气的是还要偷别人家的女人!这让人恨得牙咯嘣嘣地响,但又不能把他怎样,他就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赖皮样,与他制气,真是不值!

    俗话说:“寡妇门前是非多,光棍窑洞故事多。”有人形容光棍汉是进门一把火,出门一把锁。其实,光棍汉是从不锁门的,他家没有值钱的东西,不用防贼;他不收拾家,尘土落满仅有的家具上,一条土炕上的被褥很少起炕,最多把被子褥子叠在一起,卷成一个不规则的方块样,晚上睡的时候一拉便睡,方便省事。家乡有一种土饭叫莜面饨饨,是一种懒汉做法,把一块和好的莜面擀成薄饼样,把土豆擦成丝加调料拌好,然后均匀地撒在莜面饼上,从边卷起,卷成一棒状,用刀切成小面包样,然后上锅蒸熟即可吃。本地的许多人都爱吃这种土饭,这却是我最不喜欢吃的家乡饭,主要是因为它有一个不太好听的名字吧,人们把这种饭叫做“讨吃卷行李”,这叫法太形象了,看见它就像光棍汉卷的行李一样,那饨饨两侧露出的土豆丝,真像是光棍汉破烂行李的绵絮呢!

    村里一位男人小心眼,他有不抽烟的习惯,可一日扫地时,发现水瓮后面有一个烟头,就质问老婆:“谁来家里了?”女人故意气他:“是村里的老光棍!”这下可好,本来平静的家庭就会无端起了一阵暴风雨,成了村里的笑话。

    其实,光棍汉并没有多么的“罪大恶极”,他只是爱过嘴瘾,太爱夸口,把自己臆想中的事说出来,惹得人如见苍蝇。比如,光棍爱到别人家串门,如遇人家吃饭,有人觉得他一个人冷锅冷灶可怜,干脆让他简单吃一口算了,他当下领情,可到街上就说,我去年还帮他家收过秋,他们算是给我的工钱,我只是借用一下他的锅罢了。女人一般是不能多和他说一句话的,只一说,他就认为自己一定魅力无限,高兴半天,或者这是在给他传递什么信号呢!

    村里来了讨吃要饭的,如果天色晚了要留宿,光棍家便是最好的场所。光棍汉一改平日懒散的作派,变得激情又勤快,他们仿佛是有缘人一般,有着说不完的话题,笑声能从那孔破窑洞里传出很远。一年,一个外地的女要饭的来到村里,她在光棍汉家住下,这可美死了光棍汉,那女要饭的也好像有点不务正业了,走几家要点米面就匆匆回营,与光棍汉俨然一对默契的夫妻。然而,好景不长,光棍汉再怎样献殷勤,还是不能留住那位女的。或许,在远方,有自己真正的家,之所以流浪要饭,是因为家乡遭了灾荒,为了孩子,才迫不得已四方乞讨。那女的走的那天,光棍汉神情颓丧,帮那女的背着口袋送出了好远。那场景,真是《走西口》的再版。

    令人不解的是,光棍汉一改往日守不住嘴的习性,对那段时间他窑洞里的故事守口如瓶,任别人怎样迫切地想知道其中的一星半点内容,光棍汉就是不露一个字。人们说,这次光棍汉是动了真情,也有人说,他这次是伤了真心。不知这一次触动了光棍汉的哪根神经,从此以后,他像变了一个人,话少了,也不再做让人头疼的坏事。没多久,光棍汉郁郁而终,留给人们的是一个解不透的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