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别的车站

2019-03-13 阅读次数:2037    

石良

    火车呼啸而过的站台,迎来送往的候车室,吹哨子挥旗子走过来跑过去的铁路工人……所有这一切都湮没在大张高铁建设的尘埃里。家乡的火车站就这样消逝了,幻化成模糊的影像尘封在我的记忆中,那里曾经是我童年的乐园,做梦的地方。望着如火如荼的建设工地,想像着一座现代化的高铁站将取而代之,心中有太多的不舍和回忆。

    家乡的火车站是一座典型的县城小站,白墙绿瓦的侯车大厅,六楞水泥砖铺就的月台,各种造形的柵栏,警示宣传画和景观树点缀其间简洁而适用,这些看来死板而缺乏生气的东西,是一个县级小站的标配。

    不像有些山里人大半辈子还没见过火车,我有幸出生在车站附近的村子,平日里除了上山下河、去的最多的地方就是火车站了,因为再没有比那里更红火的地方了。我的童年是在听着火车笛声看着滚滚车轮中度过的,直到现在我都相信精神上的愉悦能消弥物质上的不足,在无忧无虑的玩耍中就能打发了大把时光,物质的匮乏竟然没有影响我们的欢乐生活,由于贪玩而忘记吃饭是经常的常的事,古人所说的“一寸光阴一寸金”在我的脑袋里是没概念的。那时车站几乎没有安检系统,只有工作人员走来走去的巡视,我们小孩子们可以随意穿梭在车站、月台,甚至在铁轨上追逐打闹。车站工作人员害怕孩子们发生意外,苦口婆心地规劝警告,甚至恐吓说要敲断我们的腿,但也无济于事。他们的责骂甚至更激发起我们的斗志,大伙会把他们设定成电影里的坏蛋,专门去捣乱、无情地戏弄他们,任由他们歇斯底里地叫喊,看着他们怒不可遏精疲力竭的样子,我们充满了胜利的满足感。

    每天游荡在火车站身心是愉悦的,有时还会有意外收获。一个玩伴无意间在火车枕木旮旯里捡到了一个花花绿绿的塑料小袋子,上边歪歪扭扭地写着“八达岭方便面”几个字,貌似其中有白色的弯弯曲曲的东西,品尝后高兴地肯定这是一种从没见过的好食品,描摹着它的形态,谈论着它的味道,大家沉浸在莫名的幸福中。这是我最早接触方便面的经历,据说现在方便面成了垃圾食品,从稀罕的美食到垃圾食品我不知道它经历了什么?但在我心中,方便面永远是我心中的美味佳肴。方便面的发现开启了我们寻找美食之旅,每曰一边玩耍一边在道轨里找寻没见过吃过的美食,然后聚起来共同分享、成了我们生活的一部分,当然我们能找到的有八宝粥、面包、火腿、榨菜等残渣,虽然都是从车上丢下来的,可对于我们来说,比家里的玉米面窝窝和小米粥要好上一百倍,即便是一个空盒子,也要拿过来研究一凡。正是在那个时侯我认识了它们,这成了我以后可以吹牛的淡资,让人们觉得我是个见过世面了不起的人,有种莫名的自豪感。

    那年月农村交通和信息落后,在我们这儿,很多新鲜事物都是通过火车带进来的,老人们常说火车一响黄金万两,也正说明了这一点。看着火车拉着长笛从身边呼啸而过,心里总想着又有人丢下了什么好吃的东西?它从那里来要到那里去?什么时侯能坐火车看看外边的世界?总之,喜悦与梦想皆由此而起。我曾多次和母亲提起要坐火车,但始终未能如愿,为此我耿耿于怀,看着提包上下火车的人,由衷地羡慕,我一直在等待这一天的到来。

    在八岁的那年,我如愿第一次坐上了火车。那是一个凉风乍起的金秋时节,田地里的庄稼都已颗粒归仓了,一天,母亲把为我准备走亲戚的新衣服拿出来,她说明天领我到邻近的怀安县城的二姨家,我高兴的要死。去怀安县城坐火车大概四十分钟车程,车票大人1.5元,小孩半价0.75元,来回是4.5元,当时家里一个月也花不了这么多钱,母亲舍不得,但为了让我能坐上火车,她这次确实是咬牙破费了。

    清晨,我和母亲老早就等侯在月台,一阵阵长长的汽笛声,绿色的车头冲出薄雾缓缓出现在晨曦中,人群躁动起来,工作人员用喇叭吆喝着,并不断推搡着越线的人,不一会那个“工”字车标愈发变的清晰起来,车顶的烟囱里冒出的烟气由细变粗,最后和晨雾混为一体消散在了天际,车身扭曲成孤形像一条绿色大菜虫驶进了站台,哐当一声停下来,人群闹哄哄地上上下下地挤作一团,最后我和母亲也坐在了车上。随着一声汽笛,哐当……哐当……开始了我人生第一次火车之旅。火车的过道里堆着大大小小装粮的袋子,不时地有鸡、猪等活物还要叫上几声,大概是有人走动不小心踩了它们。难得到了农闲季节,难得出一趟门,人们三个一群五个一伙有打牌的、有闲聊的,几乎每个人都津津有味地吸着自己卷的土烟,车箱里烟雾缭幻境一般。其间有卖饭的阿姨推着小车来回地走,嘴里不断念叨着“啤酒饮料矿泉水,花生瓜子八宝粥”,可能是她的叫声唤醒了人们的食欲,开始有几个人买了瓶酒就着自带的大饼吃起来,我顺便瞅了一眼,确定那小车上有我曾吃过的东西,我告诉了母亲它们是多么地好吃,她拿出包钱的包包来回地数,始终没舍得买,我只能不断地咽唾沫……。能坐火车吃车上的好饭一直是我的梦想,直到现在,只要坐火车外出,我是一定要吃车上的餐饭的,尽管感受不到它的香味,但我愿意,这可能是童年留下的阴影所至吧!

    如今,一座新的高铁站正拔地而起,更加便捷的高铁将成为家乡和外边世界的新纽带。曾经承载着我童年美好生活和梦想的老车站走进了历史,再也看不到那房子、站台和绿皮火车了,听不到那悠长的汽笛和哐当声了,别了、家乡的老车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