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似酒浓忆芳华

2018-12-27 阅读次数:2575    

吕云峰

    这个春天有些冷。

    雪后初霁,天地明净如妆。太阳高高地挂着,却感受不到一丝丝暖意。风很招摇,像徐渭的大写意,酣畅淋漓地迎面卷来,把我的长发扬起,再连同心思一起搅乱。

    就在刚刚,突然接到电话,说有几位初中同学回乡探亲,临时决定组织聚会,本地的,一个也不能少。于是,我把自己简单地收拾一下,毅然置身风中。看沿途消了的雪融化成水,肆意汪洋于街面上,晴光潋滟,水面一漾一漾的,濡湿了眼睛,也濡湿了心中稠稠的往事。三十年的时光不长也不短,好多同学自从毕业后再未谋面,昔日的懵懂少年,而今是否青丝已染霜,容颜亦相忘?

    到了,终于到约定地方了。席间同学们已团团围坐,彼此由陌生到亲切,共同追忆昔日同窗生活的点点滴滴,气氛逐渐热烈自不必说。让我尴尬的是,一位男生突然坐我身旁,问我可曾记得他。努力在脑海间搜寻,却未果。看着我茫然的神情,他“怒”了。原来这么多年来,他不仅记得我以前的模样,还知道如今的我醉心文字,但凡每一篇他能接触到我的文章,他都认真欣赏,默默点赞。我更加窘迫,赶忙用眼神向周边同学求助,然后从他人口中得知,他是薛文生,如今在县城南门口自己家里经营祖上传下的酒作坊,纯粮酿造,绿色健康,风味独特,远近闻名。“佩服,佩服,原来老同学是身怀绝技的大老板哦!”我大声附和,心里却暗笑自己的言不由衷。说谎使得我双颊微微发烧,仿佛已然吃过他家的自酿白酒。

    其实我一向讨厌烟酒,因此潜意识里把二者归为“不良嗜好”,所以说实在话,我对他所从事的这份职业没多少兴趣。然而他随后掏出手机,从相册里找出《天镇年鉴》中,关于他家纯粮酿造的大篇幅记述后,我心中一凛,能上《年鉴》的,想必一定名不虚传吧?接下来,当他委婉表达想让我为他写点什么的意愿后,我略一思忖,说:“承蒙老同学高看,约个时间吧,我到你家现场观摩,可好?”他愉快地答应了。

    半个月后,我如约来到这个干净整洁的小院。阳光晴好,弥漫在空气中的幽幽酒香从每一个微张的毛孔缓缓渗入,好不惬意!原来酒味儿没有想象中那么讨厌嘛。突然想起那句“壶里乾坤大,杯中日月长”,甚至都没来得及细想,这是古代哪位大家的名句,一不小心就移植过来,成了“院里乾坤大,坊中日月长”。因为我发现个有趣的现象,满满一个院子的房屋,人只占了两间,其余的都让给酒住了。

    大概因为之前半个月的情感酝酿,对于整个造酒程序,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进入坊间,东西两边的架子上均排满了长长一溜大桶,里面装的是正在发酵的高粱、大麦和玉米等。随手掀开桶盖,一股浓烈的糟味儿直冲鼻底,熏得我闭眼扭头赶紧避让,心中却大呼过瘾。在同学的讲解示范下,我想象着锅炉已燃起熊熊火光,足月发酵的各种粮食,被泵抽了送进蒸锅的怀抱,生成的蒸汽欢快地奔向细长的冷凝器,瞬间,琼浆玉液便汩汩而下,芳香四溢。头酒和尾酒被收集了重利用再生产,中间的一部分精华,则被同学贮藏在两个不锈钢储酒罐及各种酒坛里,也许在几日、几月亦或是若干年后,各自奔赴战场,激情在杯中碰撞,友情在碰撞中升华,或可再成就一段“李白斗酒诗百篇”的神话。想到这里,眼中这些不锈钢酿酒器皿,闪耀的已不再是初始那种冰冷的光芒,而是亲切、温馨,能让人生出无限遐思的,从心底蔓延起来的愉悦。

    沿着思绪,我又随同学参观了储酒的地方。但见各种器皿静静地安放于岁月中,掬天地之精华,撷五谷之玉露,各自在等待着,属意自己的那个有缘人。我感觉自己就像进了大观园的刘姥姥,好奇地瞪大眼睛,跑前退后,不时发出一声惊叹。在同学耐心讲解红酒、黄酒、药酒的由来及各自的功效时,我的脑海竟闪现出一片火光,那是《红高粱》中, 九儿挑着一双酒坛,把自己葬身火海与日本侵略者同归于尽的壮烈场景,心里不仅唏嘘感叹。

    临近分别,同学把红酒、黄酒和白酒各装一瓶送予我,我推脱说:“我又不会饮酒。”同学一笑:“别忘了你是文人,学着喝点儿吧,不然哪来的灵感?”

    是夜,月光如水。我一遍遍地欣赏古筝曲《月下独酌》,品味着太白“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的浪漫;东坡“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的豪迈;易安“沉醉不知归路,惊起一滩鸥鹭”的女儿娇态,才明白酒文化在中国源远流长,至少在文人眼里笔下,酒已不单单是一种饮品,而是一种境界,一种情怀,一种寄托。酒里所折射出的,有春风得意,亦有世态炎凉;有风花雪月,也有孤寂落寞。也正是在酒的催生下,一首首经典诗词横空出世,流芳千古。

    想到此,我会心一笑,浅斟红酒,将往日情怀邀约入杯。都说青春最美的不是梦,而是与你一起追梦的人。你看满天的星星,多像同学们含笑的眼睛。一段流年恰如一场花开,我们已经把最好的自己留在那段斑驳的时光里。曾经一起走过的风景,我们珍藏。而今跨过人生几场风雨,我们又相逢。三十年的同窗之谊更如典藏陈酿,愈发地厚重绵长、醇香袭人。且让我再斟一杯,权当追忆已沉入岁月深处的芳华,愿时光能缓,愿我们不散,干!

    这个春天不太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