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喜鹊

2018-12-10 阅读次数:2819    

     宋立建

    二利家的那只母鸡,孵出了二十二只毛绒绒的小鸡。

    二利妈推开大门,把母鸡撵出院。母鸡领着一群小鸡,在绿茵茵的草丛里寻觅着食物。

    “ 咕咕咕”,母鸡呼叫着,几只小鸡蜂拥地挤来,它们争抢着母鸡嘴上衔着的虫子。

    这些,二利看得真真切切。他想,怪不的爹妈有好吃的总是留给他,原来鸡也是这样。

    二利走着想着,天空中飞来了一只花喜鹊。花喜鹊一个俯冲扎在地上,母鸡发现了,拍打着翅膀追过去。然而,为时已晚,花喜鹊拼了命似的抱走了一只小鸡。 

    二利急得直跺脚,闷闷不乐地去到学校,唉声叹气地把喜鹊抓小鸡的事告诉了铁头和海海。铁头一拍胸脯,响亮地对二利说:“把它的窝拆了!”海海也说:“铁头是爬树的高手,那棵大白杨不算什么。”二利听了很感动,上课时常常走神,脑海里浮现出那只可怜的小黄鸡,恨透了那只千刀万剐的花喜鹊。

    中午放学,二利狼吞虎咽地吃完饭,手背揩了把嘴巴,趿拉着鞋往外跑。

    六月天,骄阳似火。毒辣辣的太阳炙烤着大地,二利妈怕二利中暑,追出门问:“二利,你着急的干啥?”二利撒谎说:“到铁头家玩。”他妈也不再多问,递给他一顶草帽。二利扣在头上,一溜风地向铁头和海海家跑去。

    村北头的那棵大白杨,生长的枝粗叶茂,在树上最稠密的地方,搭着一个喜鹊窝,仰头瞅去,真有点直插云霄。但二利不怕,他围着白杨树转了一圈,然后甩掉鞋子,迫不急待地张开双臂,正跃跃欲试时,海海在一块青石上发现了什么。

    铁头和二利跑过去,只见青石上血迹斑斑,血迹处粘着黄绒绒的鸡毛。二利捏起一撮绒毛,气愤地说,就是我家的那只小鸡。

    铁头不愧是爬树的高手,他双臂紧搂着树身,两只小脚抠住光滑的树皮,屁股像坐在了弹簧上,整个身子一弹一弹地往上蹿!

    铁头正爬的有劲,天空中突然闪出了两只花喜鹊,它们边飞边“喳喳”地“骂”着,疯狂地扑向铁头。

    两只喜鹊在铁头的头顶上盘旋着,它们伸出尖尖的嘴巴,狠啄着铁头刚理过发的脑袋。铁头被这突如其来的狂轰乱啄,吓得啊呀妈呀地大叫。海海笑的坐在了地上,二利喊着:“铁头,快下来,快下来!”

    铁头滑下树,龇牙咧嘴地捂着头上突起的疙瘩。二利关心问:“疼吗?”铁头哭笑不得地点点头。海海笑着逗趣铁头:“你不是铁头吗?铁头还怕喜鹊啄?”

    铁头一拍脑袋,恍然大悟地从二利头上摘下草帽,他兴奋地手舞足蹈,然后又对海海说:“你家离这儿近,回家取个打火机,今天烧了它们的老窝。”

    不到十分钟,海海风风火火地跑来,铁头把打火机装进裤衩兜,他重新披挂,精神抖擞地再次爬上白杨树。

    喜鹊的“喳喳”声更加激烈,尖尖的嘴巴啄得草帽“乒乒”乱响。铁头傲视着此时无能的喜鹊,很快地爬到了有枝杈的地方。

    一阵微风吹来,树上的枝叶奏出了“沙沙”的响声。铁头胸前的树杆,只有茶碗口粗细,在风力和重力的作用下,来回摇摆得厉害。铁头仰头向上看去,喜鹊窝近在咫尺,他伸手探了探喜鹊窝,还差一尺多才能够着。他想再往上爬一尺,可是,在他伸手能触到的地方,再没有了可供他抓的树杈。 铁头靠在树杈上,他佩服动物们的聪明才智,幸亏自己身体轻,要是换上大人的体重,恐怕早就半途终止了。

    两只喜鹊折腾地飞累了,它们趷蹴在树梢上,偶尔地发出了一两声嘲笑。铁头又摸了摸头上的伤痕,报仇雪恨的欲望更加强烈。他无奈地把目光抛向二利和海海。

    二利看出了铁头的困难,忙向铁头示意:点草帽、点草帽!铁头笑了,赶忙摸下草帽,拿出打火机点燃。火借风力,草帽冉冉地烧旺。铁头举起燃烧的草帽,对准喜鹊窝烧了起来。干柴见烈火,喜鹊窝马上火光冲天。铁头扔掉带火的草帽,迅速地退到地上。

    喜鹊窝越烧越旺,铁头看着胜利的火焰,向二利和海海炫耀着自己的本事。二利问海海:“那两只大喜鹊那去了?”海海毫不思索地回答:“早吓的飞走了。”

    树上掉下了带火的柴棍,夺怪的是还夹杂着一团团黑乎乎的东西,并且掷地有声。等树上的火棍全部掉光,二利跑过去,他拣起一根木棍,扒拉着堆积的余火。他惊恐地叫了起来:“这是什么?”

    铁头和海海围过来,他们同时认出,是烧死的喜鹊!一只、两只……总共八只,两大六小。海海数着。

    二利丢弃了木棍,木然地面对着八只烧焦的喜鹊。铁头又摸着他的头,一扫刚才的英雄气概,红着脸低头叨道:“咋会有了小喜鹊?”

    海海抬头望着天,喃喃地说:“真傻,大喜鹊真傻,为啥不飞?”

    “你才真傻,大喜鹊是为了救小喜鹊!”二利不高兴地呛了海海一句。

    “都是你家的小鸡,大喜鹊把你家的小鸡撕碎喂了小喜鹊,却牺牲了八条命。”海海责怪着二利,三个少年沉默了。

    太阳隐进了云层,一股狂风刮来,卷飞了地上的星星火花,老天要下雨了,好像要为三个少年的过失而哭泣。

    他们挖了个土坑,把八只烧焦的喜鹊掩埋。返回的路上,他们没有了欢声笑语,他们在想着“傻喜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