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面的爱与关怀

2018-11-12 阅读次数:2945    

韩鹏凯

    从小到大,老是和面条打交道。

    记忆里的小伙伴,常端着碗面条,蹲在门口,有滋有味的吃着,嘴里还发出呼哧丝丝的响声。很多年后当我看贾平凹散文老是提到商州人食面,脑子里浮现的永远是大家伙儿吃面的身影。

    每当我大口吸溜着吃的津津有味,母亲就会敲敲我的筷子一脸嫌弃的说着:“注意点形象,哪有你这样吃面的?”同样如果在外国这样吃面要被谴责的,因为西方礼仪中吃面发出声音是不礼貌的行为,在我看来,西方人举着刀叉不紧不慢的小口吞咽着,看着就累人,嘴巴呼哧呼哧的作响那是对面条的热爱。

    面条做起来容易,还节省菜钱,吃面的时候就点自家腌的咸菜就可以了。小时候没什么吃的,生病的时候,姥姥就会亲手给我做一碗面条,仔仔细细的手擀出一根根劲道爽滑的面条,我就窝在被窝里,看着白白的面条跳入开水沸腾的锅中,无需多时,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就端到了我的面前,混杂着葱花和麻油的香味,再滴一点酱油,闻着就食欲大开,一碗下去大汗淋漓,百病全消。而姥姥就这样疼爱的看着我,慈爱的笑容在昏黄的老灯光下,深深地温暖着我余生仅有的一点温存的记忆。给我爱,和不能辜负时光的力量。

    伴随着成长,那些和面条一样悠长纠缠的岁月,那些和面条一起走过的日子,给了我很多记忆。日子变了,看见面条时,我们日益挑剔的胃口已经不能容纳面条这样的平凡食材了。直到现在已经大学毕业了,老同学聊起还是忍不住逗笑我:“现在还是每个晚自习前一碗面吗?”我不禁莞尔。

    于是捧起贾平凹散文,寻找着关于面条的痕迹,脑子里总想起从前姥姥用手擀着面条把面甩的啪啪直响,而我埋头幸福的吃着,嘴里吧唧吧唧响亮地发出声音,眼里充满了对姥姥的崇拜和感激。

    一碗面的关怀,一碗面的爱,有多少爱可以等待?有多少爱,可以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