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人自有傻人爱

2018-11-12 阅读次数:2960    

宋立建

    二花三岁时,妈妈生弟弟时母子双亡。从此,二花没有了妈妈。是爹,含辛茹苦地把她和姐姐拉扯大。

    姐姐大花,一九八一年差三分考上师专。大花想复读,复读费得30元。爹说:“算了吧,家里没钱。再大个几年,找个好人家嫁了吧!”

    大花哭成个泪人,哭得爹没办法,坐在窗台下望天。

    二花从家里出来,看了看可怜的爹,然后径直走到羊圈前。羊圈里圈着两只羊,生产队解散时分的。二花对爹说:“爹,姐姐学习好,一定能考上大学,把咱家的羊卖上一只吧!”

    爹惊诧地盯着二花的脸,又低垂下头嗫嚅地说:“卖了,生产队往回收时,咋办?”

    二花扬起头,挺着胸,坚定地跟爹说:“不怕,生产队保证不收了。”

    第二年,大花争气,考上了省城师范大学。二花又卖了剩下的那只羊……

    这一年,也是二花初中毕业,她没有考上高中,这却引起了老师们的疑惑。按二花平时的学习成绩,考个高中是不费吹灰之力的。咋就没考上呢?老师们绞尽脑汁地分析,最后也没分析出个子丑寅卯。于是,老师们竭力劝说二花复读,二花就像一头倔毛驴,死活拽不到学校。其实,二花心如明镜,离开书本心里酸酸的。

    二花偷偷地来到妈妈的坟头,双膝跪在妈妈“头前”,她要把故意考不上高中的秘密向妈妈诉说,因为妈妈永远也不会告诉给别人。二花正在诉说着,忽觉得背后有人,她回头看,原来是村里的军军。军军比二花大三岁,今年高考落榜,听村里人说军军想参军。

    二花霍地从地上站起,怒目瞪着军军,猛抬脚照军军的屁股上踢了一脚。军军笑着跑了,二花后面紧追,直到军军发誓,不把二花的秘密告诉别人。

    秋天是个收获的季节,田野里的各种庄稼渐已成熟。二花每天跟爹侍弄着庄稼,她望着承包地里丰收在望的粮食,想到有个上大学的姐姐,心里美滋滋的,再苦再累也心甘情愿。

    四年的时间,忽闪而过。大花师范毕业后,没有回到家乡教书育人,而是留在了省城,并且很快地跟同班同学结了婚。当年的美少女二花,如今长成了如花似玉的大姑娘,惹得十里八乡的好青年慕美求婚,不过是“求之不得,寤寐思服”。

    一九九零年正月初八,大花在年味的萦绕中回到了家乡,她在省城为妹妹选好了人家。大花对二花说:“扔了那十八亩黄土地,带上爹咱们到省城享福去。”爹听了摇头,二花也跟着摇头。大花骂二花是倔毛驴,天生的受罪命。二花笑嘻嘻地说:“爹在那,我在那,我伺候爹一辈子!”

    大花拗不过妹妹,又去做爹的工作。爹说:“我还年轻,不到连累孩子们的时候。”大花急得嘴上起了水泡,回想起妹妹这几年的付出,感激、内疚、姐姐的责任,驱使她一定要让妹妹的将来幸福、快乐!

    二花见姐姐茶饭不香,急火攻心的,她拉着姐姐的手坏坏地笑着说:“姐,我的事你别管了,我在等一个傻小子。”

    啥!谁?大花惊讶地问。

    二花红了脸,吱吱唔唔地不愿说。

    至从那次“坟头事件”,军军深情地爱上了二花。二花的心灵美,在军军的心头烙下了挥不掉的印记。此后,军军不由地想接近二花。二花也觉得军军可靠,值得信赖。军军参军后,考上了军校。二花考虑到军军将来要留到大城市生活,尽管军军多次发誓说非二花不娶,但二花说她有爹,离不开村子。军军说,你等我,我复员后争取回咱县城工作,跟你一起照顾爹。二花吃了定心丸,无奈生米没有做成熟饭,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她是不轻易地把这惊天的喜事分享给任何人。

    大花急得跺脚追问,二花羞答答地说,是军军!大花搂住了二花,任凭泪水滴落在妹妹的肩上,她这个傻妹妹有傻福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