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姐买兔

2018-11-12 阅读次数:2989    

王其永

    时  间   现代。

    地  点   某村。

    人  物   福姐、禄妹、寿婶。


             [ 禄妹家的院内。

             [ 幕启:禄妹上。

    禄  妹   哈••••••

             (唱) 见兔儿又把苜蓿吃,

                 抑制不住地心欢喜。

                 我禄妹发家全靠你,

                 招财至富无穷期。

                 看见兔,想福姐,

                 三年不见心挂记。

                 那年福姐为捉兔种求上门,

                 千求万求我不依。

                 只因她家过得穷,

                 也是我当时狗眼看人低。

                 但总归是我的亲姐姐,

                 几只病兔打发她回家里。

                 如今福姐非从前,

                 兔种参加省评比。

                 “塞上珍珠”她家夺第一,

                 给兔治病她更有名气。

                 禄妹我不如她家半枝花,

                 她就象状元及第、浑身披彩、满脸流金、趾高气扬、色舞眉飞了不起!

            (白) 小祖宗,你们说福姐开会回来,会不会来看我?不会?不对不对,会看的,会的!哈••••••

              (给兔撒草,转身笑下)

              [ 福姐上。

    福  姐   哈••••••

             (唱) 我的本名叫赵翠福,

                 福姐是大家把我来称呼。

                 福姐我浑身上下全是福,

                 福福福,日子越过越幸福。

                 三年前我向禄妹求兔种,

                 她骂我不如一只瘦病兔。

                 幸亏妹夫偷把病兔换,

                 暗里得到他相助。

                 从此我争气偏把养兔学,

                 三年心血没白付。

                 养兔状元出了名,

              (白) 我培育的“塞上珍珠”种兔——

              (接唱) 人竖大拇指都佩服!哈••••••

              (白) 到了。禄妹,禄妹!(欲进门,一想,随即躲在窗根下)

              [ 禄妹上。

    禄  妹   哎,来啦!咦,人呢?

    福  姐   (突然地) 禄妹!

    禄  妹   啊,我的亲姐姐,你真的来啦,快进屋坐!进屋坐!

    福  姐   你的门槛高,我跨不进呀!

    禄  妹   唉呀,是妹妹的门头矮,你弯不下腰!

    福  姐   不,不,在你跟前,姐是直不起腰的。

    禄  妹   好啦,好啦,你就甭打妹妹的脸了,姐姐请进!

    福  姐   不忙不忙。我这次从省里回来,专门绕道来看望你 ,还想跟你买兔。

    禄  妹   跟我买兔?

    福  姐   对,买病兔!

    禄  妹   唉哟,又来啦,又来啦!

    福  姐   禄妹,不是我吓唬你,根据以往的经验,你的兔种又要病了!

    禄  妹   唉哟,你就甭来咒我倒霉啦!

    福  姐   不,禄妹••••••

    禄  妹   好啦,好啦!听说你的兔种••••••

    福  姐   是指“塞上珍珠”吗?

    禄  妹   福姐呀!

             (唱) 你的“塞上珍珠”不含糊,

                 结实滚壮象麋鹿。

                 白天长肉团,

                 夜里强筋骨。

                 日长夜大快如风,

                 一年到头好收入。

                 我禄妹越说心越痒,

                 恨不得养它几窝积财富。

    福  姐   好,车立马就到村口,我捉给你!

    禄  妹   我的亲姐姐,你要多给我捉几对儿!

    福  姐   知道啦!哎,禄妹,你的这群兔千万不要卖给别人了!

    禄  妹   保证一只也不卖!福姐,你的腿脚要快达些儿呀!

    福  姐   知道了!(忙下)

    禄  妹   哈••••••人要是财运来了,挡也挡不住!等会儿福姐捉来“塞上珍珠”好兔种,我又扎扎实实地发上一把!嗯,我先替福姐捉兔去,捉免去!(进内屋,提着筐又复出)哈哈,小祖宗们,你们身价又往高涨了,连养兔状元都看中你们了,价钱一下翻它个筋斗——一只三十!对,三十块,现付现甩!哈••••••(高兴地下)

              [ 寿婶上。

    寿  婶   (唱) 瞧人家好光景靠养兔,

                 我俩口子心里也醒悟。

                 丈夫他叫我找禄妹,

             (白) 捉几对儿种兔养它两三年——

             (接唱) 说不定脱贫致了富。

             (大声喊) 禄妹,禄妹!

             [ 禄妹握着一把青草上。

    禄  妹   哎哟,是寿婶儿呀!快坐,坐!

    寿  婶   不啦不啦,禄妹,你在喂兔,我••••••我也想养免儿,不知啥价钱?

    禄  妹   不称不估,一只三十!

    寿  婶   三十?禄妹,给婶儿能不能便宜点儿?

    禄  妹   哎哟,寿婶儿,你来迟了,就这个价我的兔崽儿都被捉光了!

    寿  婶   啊,都捉光啦?妈呀,我那口子又要咬牙揪我的头发了!看,我的头发没剩下几根儿••••••

    禄  妹   我知道婶儿怕男人。回去跟你那位凶神天王说,下次禄妹一定给他留几对儿顶呱呱的!

    寿  婶   那也只好这样了。(欲下又止)哎,禄妹,这筐兔?

    禄  妹   噢,是留给我福姐的!

    寿  婶   啥?养兔状元还要买你的兔儿?

    禄  妹   谁知道她咋会冷灰里爆出个红火星来!堂堂养兔状元看上我的兔儿,你说我的兔儿能不吃香吗?

    寿  婶   敢情,吃香吃香!禄妹,下次一定给婶儿留着!

    禄  妹   行行,就是剩一只我也留给婶儿!

    寿  婶   那我心定了,走啦!(下)

    禄  妹   嘻嘻,我的兔儿又成抢手货了!(继续喂兔)小祖宗们,吃吧吃吧,最后一顿了。吃饱了,好跟福姐赶路。(一惊)啊,打瞌睡了?不好,看这模样又象上次一样要病了!

              (唱) 真要命啊真要命,

                  财神小祖宗生毛病。

                  万一有个长和短,

                  你叫我咋地不痛心,不痛心!

               (白) 唉,早知道这样,倒不如卖给寿婶儿。这••••••对,趁早卖掉!(抱筐欲出)不,不妥,   卖病兔要坏良心的!不卖••••••眼睛一眨,一百八十块不就打水漂了,咋啥得呢?(无意间触摸到存折,从兜里掏出看)啊,再有••••••一百八十抉就上十万了,给儿子结婚在城里买房又进了一步!对,卖,卖!(走两步)慢,先让它们吃两粒药片片延延命!(忙下)

              [ 寿婶上。

    寿  婶   唉!

             (唱) 寿婶我有苦难出口,

                 捉不着兔崽子犯了愁。

                 若是空手回家转,

             (白) 我那孩子他爹——

             (接唱) 又要把我头发揪。

             (白) 唉,没法子,只好在禄妹面前多说好话。(进门)禄妹,禄妹!咦,咋没人!哟,兔还没捉走。还好还好,禄妹,对不起你了,心急也要吃热豆腐了!(抱起筐欲走,突然想起)慢,把人家托我买糠的钱先垫上,正好一百八十块!(掏出钱放在桌上)禄妹,钞票一分不少,我在凶神天王面前好交帐了!(抱筐欲出)

             [ 禄妹上。

    禄  妹   (气忿地) 好啊,你偷兔!

    寿  婶   不是不是,我是付了钱的!

    禄  妹   钱呢?

    寿  婶   呶——在桌子上!

    禄  妹   看你急的可怜巴巴,那好,这筐免就卖给你了!

    寿  婶   那我就抱走啦,谢谢!

    禄  妹   先慢点谢,你看看兔种好不好?

    寿  婶   好的好的!

    禄  妹   禄妹的兔儿也可能是有病了。

    寿  婶   病兔?

    禄  妹   嘘—— 是病兔你就不要捉了,我给福姐留着!

    寿  婶   禄妹,我要捉,要捉的!(旁白)福姐都要捉她的兔,这兔会有病?决对不会有!咳,禄妹,你就甭吓唬婶儿啦!

    禄  妹   嘻嘻,这兔种我是当祖宗一样侍候着,真是抱在手里怕冷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寿  妹   我知道我知道,它是冷不得,热不得,一冷一热都要出毛病!

    禄  妹   出了毛病我可不负责!

    寿  婶   当然,当然。

    禄  妹   说定啦?

    寿  婶   说定啦!

    禄  妹   不变了?

    寿  婶   不变了!

    禄  妹   要是现在病了呢?

    寿  婶   就是现在病了我也要!

    禄  妹   那我就收钱啦?(从桌上拿起钱数)

    寿  婶   收吧收吧,不要客气,婶儿抱走啦!(抱上筐喜欢地下)

    禄  妹   真是个寿头!你们说我禄妹财运好不好,病兔照样卖钞票!嘻嘻••••••(进屋内下)

             [ 寿婶抱筐上。

    寿  婶   (着急地) 不好了,不好了,真的是病兔呀!

             (唱) 捉兔种捉着病兔崽,

                 我根根汗毛竖起来。

                 一百八十抉打水漂,

                 你说我运气有多衰!

                 只怪我说话耍大牌,

                 想要反悔难下台。

                 退又不能退,

                 扔了欠下债。

                 禄妹那里不能去,

                 去了吵架我必败。

                 自家屋里也回不得,

                 回去他定把我的头发拽。

                 一只脚吊在半空中,

                 任那凶神拳打脚乱踹。

                 病兔崽呀病兔崽,

                 你害得我村口来徘徊。

             (白) 唉,我叫你们害苦了!(擦泪,跌坐)

              [ 福姐提筐上。

    福  姐   (唱) “塞上珍珠”我的宝贝兔,

                  给你们寻了家新养主。

                  这就是我的亲妹养兔户,

                  你们要争气把她助。

               (见寿婶,白) 哎,这个人萎头缩脑象只病兔,啊,寿婶儿!

    寿  婶   福姐!

    福  姐   几年不见,你发了?

    寿  婶   发了,发了。(旁白)要发神经了!

    福  姐   (见兔筐) 你在卖兔?我看看。啊,你卖病兔?

    寿  婶   不是,不是••••••

    福  姐   寿婶儿,这兔象是禄妹的。

    寿  婶   你认的?

    福  姐   是不是禄妹卖给你的?

    寿  婶   是,是,是你亲妹子卖给我的。

    福  姐   啥,她又卖病兔了?

    寿  婶   病兔还卖一百八十块哩!

    福  姐   她的心倒是越来越黑了!寿婶儿,去跟她把钱要回来!

    寿  婶   要••••••怕是要不回来啦。

    福  姐   为啥?

    寿  婶   话说硬了!我说,禄妹,就是病兔,我也买了。

    福  姐   寿婶儿,你买兔咋不好好儿瞅呀?

    寿  婶   我,我没养过,不识货。

    福  姐   寿婶儿,是不是瞧见人家养兔儿发了,也想发得快达些儿?

    寿  婶   唉,这下穷得快达些儿了。一百八十块打了水漂,非叫凶神天王活刮我三层皮不可!

    福  姐   刮刮你才懂事儿。寿婶儿,甭着急,一百八十块我帮你要回来!

    寿  婶   怕是要不回来了,禄妹是铜钱眼儿里翻筋斗的人!

    福  姐   我知道,要是我要不回来,这一百八十块先给你!(掏出钱硬塞给寿婶)

    寿  婶   不,不好意思。

    福  姐   我就不相信要不回来!寿婶儿,拿好我的筐子,走!

    寿  婶   哎!

              [ 二人走圆场。

    福  姐   (抱筐欲进门) 慢!(随手拉下寿婶的披衣,盖在兔筐上面)

    寿  婶   这是做甚?

    福  姐   寿婶儿,你腰杆挺直点儿,瞧我的!(进门,见寿婶欲跟进,拦住)去,先在窗根儿下蹲着!

    寿  婶   哎,哎。(躲在窗根儿下)

    福  姐   禄妹,禄妹!

              [ 禄妹出。

    禄  妹   哎哟,我的亲姐姐,你真的拿来啦!

    福  姐   你是不是先要看看,幸许会是病兔崽子!

    禄  妹   不要看了,连自己的亲姐姐还信不过咋地!

    福  姐   它们可是参加省兔种评选的,一般我是不肯轻易出手的!

    禄  妹   知道知道,福姐呀!

             (唱) 为了这筐宝贝兔,

                 只要“塞上珍珠”求到手,

                 就是刮我脸皮也不在乎。

    福  姐   哈••••••

             (唱) 今天禄妹真滑稽,

                 为捉种兔拍我马屁。

                 低三下四说好话,

                  费尽心机好有趣。

    禄  妹   福姐,你甭趣笑我了,这筐兔种••••••

    福  姐   我不是卖的,是送人的!

    禄  妹   送给妹妹我的?

    福  姐   不,我送给有良心的!

    禄  妹   啥,我没良心?姐呀,我的姐姐呀!

             (唱) 禄妹我良心摆得正,

    寿  婶   (旁白) 呸,正个屁,早挟在胳肢窝儿了!

    禄  妹   (接唱) 小事大事待人真。

                  真心诚意帮助人,

                  贴肉贴骨显情份。

    福  姐   哈••••••禄妹的良心真好!

             (唱) 你翻筋斗卖兔种,

                 也算良心摆得正?

                 你大天白晌卖病兔,

                 也算待人有情份?

    禄  妹   啥,我卖病兔?胡说八道!

    福  姐   真的没卖?

    禄  妹   谁卖病兔••••••谁看见啦?

    寿  婶   (旁白) 猪嘴头,真硬!

    福  姐   禄妹,这筐兔送给你了!

      妹   咦,福姐,那我就不客气了!

    福  姐   慢,禄妹,我本钱还是要点的!

    禄  妹   我说嘛,福姐你不会这么憨厚的。说,要多少?

    福  姐   我跟你学,翻个小筋斗——三百六十元!

    禄  妹   啊?比我还黑!福姐,能不能便宜点儿?

    福  姐   你福姐的兔崽子不愁卖不出,我走啦!

    禄  妹   甭走!我卖,我卖!(掏钱,数钱,交钱)给,拿去拿去!

    福  姐   这还差不多,不黑就发不了财。禄妹,甭恨姐,姐也是跟你学的!

    禄  妹   好啦好啦,禄妹我成现时报啦!

    寿  婶   (旁白) 对, 现时报!

    福  姐   禄妹,你拿好,我撒手啦!

    禄  妹   啧啧,小祖宗们,你们可要替我争口气,三个月我要翻它七百二十块!

    寿  婶   (旁白) 做你的大头梦吧!

    禄  妹   (揭开披衣一看,惊) 啊——

    福  姐   是不是都活着?

    禄  妹   你••••••咳!

             (旁唱) 一闷棍打得我噎了气,

                   一拳头捶得我心火起。

                   想不到刚刚出手的病兔崽,

                   又七拐八转回到我手里。

                  我是打掉牙齿往肚里吞,

                  心里不知啥滋味、啥滋味••••••

    寿  婶   (探头) 嘻••••••禄妹也成呆头鹅啦!

    福  姐   (对寿婶) 你看她象不象只病兔?

    寿  婶   耳朵都耷拉了,象,真象!

    福  姐   甭忘了,你刚刚儿跟她一模一样!

    寿  婶   嘻嘻••••••(被福姐按下)

    福  姐   禄妹,这筐兔崽子是不是好好的?

    禄  妹   (发狠地) 好,好的!

    福  姐   三百六十元值不值?

    禄  妹   值,值的!

    福  姐   那好,禄妹,姐走啦!

    禄  妹   姐,这筐兔——唉,它们连烂面也嚼不断了!

    福  姐   甭瞎说,它们不是挺神气的?

    禄  妹   神气?都快断气了!

    福  姐   啊,敢情是病兔?禄妹,你知不知道这病兔是啥人的?

    禄  妹   这••••••这••••••

    福  姐   是不是你的?

    禄  妹   不,不是我的!

    寿  婶   (突然站起) 是你的!

    禄  妹   唉哟,吓了我一大跳!

    福  姐   禄妹,你说呢?

    禄  妹   这••••••这••••••

    福  姐   好啊,禄妹,你又卖病兔了!

             (唱) 你今天做得好羞煞,

                 贪心钱财还加了码。

                 眼里只盯钞票钱,

                 心里只装存折卡。

                 只想自己把财发,

                 损害他人你遭人骂!

                 爱钱不顾丢人格,

                 你掂掂份量值得吗?

    禄  妹   福姐,你甭说了!

    寿  婶   不,我也要凑两句!

             (唱) 禄妹你做得太出格,

                 又打脸来又缺德。

                 明知病兔还害人,

                 害得我差点抹了脖。

                 也怪寿婶儿我太猴急,

                 当了傻瓜还乐呵呵。

    福  姐   (唱) 倘若大家都象你禄妹,

                 这世界岂不染成一滩墨。

                 倘若都象你这样搞下去,

                 岂不是钱越多心越丑恶!

              (白) 禄妹,你说是不是?

    禄  妹   这••••••这••••••

             (旁唱) 福姐话语如刀箸,

                   伤筋伤皮又伤骨。

                   说得我脸上火辣辣,

                   剌得我心肝直突突。

                   眼前地上要是有条缝,

                   我情愿钻进永不出。

    福  姐   禄妹,福姐还要说几句••••••

    禄  妹   快不要说了,我高血压来啦!

    寿  婶   嘻••••••禄妹也有讨饶的时候。

    福  姐   禄妹,这三百六十块还给你,刚才我是跟你玩儿太极哩!

    禄  妹   寿婶儿,这一百八十块退你!

    寿  婶   不要退了,我已经有啦,给福姐吧!

    福  姐   不要给我,这筐兔算我买了!

    禄  妹   啥?你买病兔,我,我不卖了!

    福  姐   我买回去是进一步研究的!禄妹,你的兔种真的要出事儿了!

    禄  妹   啊,姐,你快点儿给去瞧瞧!

    寿  婶   看啥?

    禄  妹   六排窝里的兔崽子呀!

    寿  婶   咳,你不是说都捉光了?

    禄  妹   我是骗你的,怕你不买,你还当真了。

    寿  婶   你呀,太算筋算骨了!

    禄  妹   姐,你快达些儿去瞧瞧呀!

    福  姐   不需要瞧的,保准一大半病了!

    禄  妹   (惊) 啊,我看看去!(急下)

    福  姐   寿婶儿,你看我怎样?

    寿  婶   佩服!

    福  姐   解不解气?

    寿  婶   解气!

    福  姐   禄妹她••••••

    寿  婶   叫你吓得够呛!

             [ 禄妹急上。

    禄  妹   不好了,真的病了一大半儿!

    寿  婶   哟嗬,福姐,你是兔奶奶呀!

    福  姐   禄妹,你总该相信了,你的兔种就要病光了!

             (唱) 你只顾发财饱私囊,

                  从不想兔种要改良。

                  三年来它们天天走下坡路,

                  劣性在身不久长。

                  你可知这兔种本身有弱点,

                 容易病疾这是致命伤。

                 一旦瘟病大发作,

                 一夜工夫全报帐!

                 三年心血付流水,

                 我看你禄妹咋收场?

    禄  妹   我,我,急死我了!

    福  姐   不要急,今儿我就是来帮助帮助你的!

    寿  婶   啥,这种人你还帮助?

    福  姐   寿婶儿,穷的固然要帮,富的也要扶一把,何况是我的亲妹妹••••••

    寿  婶   好,好,你是一手搀两个!

    福  姐   禄妹,你的兔种很快就全泡汤啦!

    禄  妹   唉——

    福  姐   寿婶儿,把我的筐子拿来!

    寿  婶   做甚?

    福  姐   你俩不是要捉“塞上珍珠”吗?

    寿  婶   嘻••••••(忙取筐子)

    禄  妹   (感动地) 姐姐!

    福  姐   (接过筐子) 好,你们看吧!

    寿  婶   呀呀呀,这真正是活蹦欢跳的!

    禄  妹   哟咦,活泼泼的,爱煞个人儿啦!

    福  姐   你还不知道吧,这兔种还是三年前妹夫偷给我的!

    禄  妹   怪不得这么眼熟哩,活脱活象!

    福  姐   有一点不象,它从来不得瘟病,我已经改良三年了。禄妹,你跟寿婶儿一人一半儿!

    寿  婶   禄妹,你也要从头养兔了!

    禄  妹   禄妹做人也要从头做起了!

    福  姐   来,捉兔,捉兔吧!

    寿  婶   (捧小兔,喜欢地) 发财啦!

    三人合   (欢乐地) 发财啦!哈••••••


                               幕  落 • 剧 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