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山变金山,圆了脱贫梦

2018-10-30 阅读次数:3022    

安玉坤 石良

    一件事,一个人干一辈子叫坚持,一件事,三代人去坚持叫坚守!刘瑞成、刘圣、刘云飞爷孙三代,凭着吃苦耐劳精神,一棵树一棵树地种,一亩林一亩林地成,一辈子一辈子地守,终于让九沟十八岔的坡梁都披上了绿装,让荒山变成了金山。2018年7月27日,记者来到天镇县南高崖乡阎家梁村灵官庙山,见到了慕名已久的刘云飞,见到了他们祖孙三代心血换来的那一片林海。

    故事要从刘瑞成老人说起。

    刘瑞成老人是老党员,一直担任阎家梁村的党支部书记。1978年后,改革春风吹活一池春水,年过古稀的刘瑞成卸任了村党支部书记,无“官”一身轻,本该颐养天年,可忙碌了一辈子的他怎么也闲不住,主动向乡镇请缨要到村子东北杜家沟尽头的灵官庙山植树造林。他的做法遭到了老伴儿和儿子刘圣的一致反对:灵官庙山坡陡沟深,听说还有狼,别人都不去,你都多大岁数了,还逞这个强?刘瑞成把党员证往桌子上一拍,说:“我是党员,我不带头谁带头?”这个“倔老头”午饭也没有吃,扛起一卷铺盖来到了灵关庙山。他傍着山根搭了窝棚,开始了孤独而漫长的大山造林生活。这一住就是18个年头。一只小毛驴成了他唯一的伴侣,树苗和日常用品全靠它驮进来,平日里一两个月回一次家,如果碰上山洪或大雪封山,那就只能在山上待着,“白天刨坑坑,晚上数星星”,村里人再见到蓬头垢面的他时,都叫他“山野人”。

    1987年,灵官庙山林已经小有规模,原本光秃秃的山梁坡终于披上了绿装,可年过八旬的刘瑞成身体却大不如前,从以前一天种植几十棵到现在一天只能种一两棵树,家里人都想让他回来,可他始终不肯,说要看着自己亲手种的树苗长大成材,老伴儿和儿子刘圣拗不过他,也上了山,或许连他自己也没想到,这一上就是30年。起初几年,刘圣不能完全理解父亲的心境,甚至怨恨过自己的父亲,“别人家的孩子都往灯红酒绿的城市奔,只有刘家的孩子守着穷山沟,觉得自己很委屈。”说起当初的心理,刘圣满脸歉意。一年、两年、五年……看着自己亲手种下的树日渐成材,刘圣渐渐理解了父亲,也渐渐下定决心把这一辈子许给大山。

    刘瑞成活了88岁一直没有离开过大山,最后,在一片松涛声中,老人走完了人生的最后一程,老人走得很安详,他没有愧对这片大山。他走了后,儿子刘圣子承父业,继续用心血和汗水绿化荒山,用他的话来说,就是“不能让老子的事业毁在自己的手中”。

    1998年农历春节,刘圣趁着年夜召开了一次特殊的家庭会议,说服在外打工的四个儿子们都回来,上山种树。孩子们都极不情愿,毕竟,外边红火还有钱挣,在这大山里一年到头多见石头少见人,不是年轻人待的地方,更要命的是守着大山见不得效益,没有收入一大家子咋生活呀!刘圣看着孩子们丢下一句“你们爷爷的命在那里,上不上山你们看着办。”转身出了屋。大年初一,刘圣提了五棵树苗一早就进了山,天擦黑时才回。四个孩子被父亲的执着打动,都愿意回来种树。“后继有人了!大山里长大的娃娃,心里还是装着大山哩。”回想起那一刻刘圣老人眼角挂着笑。

    可考虑到一大家子的生存,作为长子的刘云飞下定决心:“树要种,钱要挣。”他上山转了三四天,心里有了底,这才把自己的想法和家人说明。养殖!满山的青草、野生药材、落叶和一年长流的泉水都是宝贵的资源,搞养殖可谓得天独厚。家人没一个反对的,都觉得这是个好想法。说干就干!盖房建圈,买羊卖驴,一老四少一边在大山里植树护林,一边养殖家畜。几年下来,荒山越来越绿,腰包越来越鼓,年均纯收入可达5万元左右,大事小情根本不差钱。钱多了,树苗不愁了,成林规模越来越大,2015年,农场成林面积达到4000余亩,尝到养山护林甜头的刘家人又和当地乡政府签订合同,承包荒山8000余亩。山绿了,水草丰美了,家禽家畜越养越多,2016年刘家兄弟注册成立了“福祥生态家庭农场”,开始走产业化发展的道路,目前,共存栏羊400多只、猪50多头、驴20多头、鸡100多只,明年还计划养殖黄牛。刘家祖孙三代40年坚守让一座荒山变成了金山。“我们一家三代人养了这座大山,这座大山也没亏待我们。”望着郁郁葱葱的满山林木,刘云飞一脸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