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说四篇

2018-09-05 阅读次数:3169    

宋立建

风雪地里的妈妈

    狂风吹卷着地上的积雪,扑打在脸上刮皮割肉得疼。今冬的雪没皮没脸地下了个没完。空旷的田野上真是”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因为回村有急事,大雪封路车辆限行,只能辛苦”11路公交“了。刚进村,村头的路畔畔上站着一位老人,她披着一件棉袄,手里拄着一根木棍,雪花早已盖满了她的白发。

    我急忙走过去扶住老人问:”三奶奶,这么冻的天气,你站在这干啥呢?“

    “在等你三叔叔,你在城里没见你三叔叔?”

    三奶奶的话像一根钢针刺得我诨身颤动,三叔叔是三奶奶的小儿子,一年前出车祸走了。我差点说出口,三叔叔不是早死了吗!

    狂风还在肆意地号着,雪花还在无情地满天纷飞,三奶奶的泪又掉在了雪地上……


孝为先

    儿子是学工程测量专业的。工程测量这个专业的工作不仅苦,累,而且常年滚爬在山川、荒漠之中。工作地点又不固定。

    中水十三局到学校招聘,儿子填了简历并进入了面试。面试开始时,儿子答辩得令人满意。最后公司副总提了一个问题,公司让你常年工作下去,你能否做到?儿子犹豫了一下答道,我爸妈快六十了,他们常年有病,我又是独生子,十几年以后,我爸妈身边不可能没有人照顾!

    儿子的答辩刚完,学校陪同招聘的老师们皱起了眉头。这时公司的副总站起来,她激动地对儿子说,你被录用了,你的问题公司会考虑的!

    招聘会场上马上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洗脚

    腰椎间盘突出,压迫坐骨神经,病痛折磨的我站也不能,坐也不是,只能平躺在硬板床上。

    我从煤矿上被“运”回来,已有好几天没洗脚了。我想让儿子给我洗洗脚,儿子忙捂住嘴嬉皮笑脸地指了指他妈说,妈,你给我爸洗吧。老婆看了看儿子又看了看我,只随便说了句,等一下吧。

    不多会,白发苍苍的老妈妈端着一盆热气腾腾的水来到我的床前。妈妈慢慢地脱下我的袜子,用手沾上热水小心地淋在我的脚上,一边淋一边用嘴轻轻地吹着我的脚。

    我看着脸上布满心疼二字的妈妈,泪水早已流到了枕头上。

    妈妈笑着说,哭甚哩!老婆己潮湿了眼睛,儿子哽咽着,奶奶我给我爸洗吧!


助学金

    那年刚上高中,临近寒假的时候,学校给了我七块钱助学金。

    过礼拜回家,我要把钱交给父亲。父亲说“你留着花吧,买个笔了本了的。”我犹犹豫豫地把钱夹在了书本里。

    记得是腊月二十五,父亲给了我十元钱让我进城买年货,我按照父亲的吩咐,把那十块钱花的一分不剩。我又用我那助学金给父亲买了5盒春雷牌香烟(二毛八分钱一盒),买了两挂小鞭炮,十个二提脚,十个穿天猴,还有一斤水果糖,一斤黑枣,给我母亲买了一只海蚌油(海蚌壳里盛着一种润肤膏),还有一张写对联的大门红纸。

    我高高兴兴地骑着自行车回到家,父亲惊奇地问我:“哪来的钱?”我说“我没舍得花助学金。”父亲听后,查看年货的手颤抖了一下,他抬头长长地唉叹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