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一片叶

2014-05-02 阅读次数:3764    

天镇籍 孙会欣(女)

    从被霜露打湿的那一天起,叶子就知道属于自己的时光已进入倒计时。它如一位风烛残年的老人,翻阅着岁月中那些被浓情腌渍的篇页,等待着风所说的那一天的到来。

    与风初见,是在早春。

    那时,四周一片沉寂。明晃晃的阳光下,几只飞鸟儿栖在枝间,清了清禁锢了一冬的嗓子和心情,小心翼翼地发出了第一声鸣唱。枝头,一些花蕊和苞芽耐不住春丫头一声声的殷切呼唤,也微笑着次第而开。叶子揉揉惺忪睡眸,伸了伸脖子,偷偷探出头,好奇地环视这个新鲜的世界:天空澄净,云朵悠然,几朵迎春花的淡淡清香萦纡在空气中,不远处刚露芽的小草争相挨挤在一起,捧出一大片若有若无的新绿。忽然,一只大手摩挲在叶子初绽的发梢,一股暖流传遍全身每个细胞。叶子慵懒地舒展开手臂,睁大双眼,寻找温暖的来源。“好美的叶子啊!”循着惊叹声,叶子看到了风,一个稚嫩帅气的少年。“你好,我是风,你的新朋友!”风伸出右手,冲叶子友好一笑。“我是叶子,你好!”叶子忙不迭地冲风点了点头。

    刚觅食回来的麻雀听到风和叶子的对话,调皮地叽喳着,你好,我好,你好,我好……叶子听到它们的喊声,羞涩地低下了头,而风却大方地同它们一一打着招呼。

    叶子的家族庞大,有很多姐妹,风和它的伙伴每天往来于叶子家族间,一次次抚触、摇曳,帮它们快速拔节生长。而风在叶子身边,总会有意无意多停留一会儿,有时还会对叶子说些悄悄话。风总是用毋庸置疑的口气对叶子说,你是最美丽的叶子。每次听到风的赞美,叶子心里都是美美的。它也曾对着明镜般天空偷偷打量自己:叶片殷实丰盈,一袭碧纱袅袅而立,身材婀娜,叶脉间清晰可见的几条纹路如流水般婉转曲折。叶子对自己空中的倒影很满意,看来风这个家伙说得还不是假话。

    每天清晨,风会倾其所有的轻柔去唤醒贪睡的叶子,让它尽快适应这个生机蓬勃的世界。风对叶子的每一个变化都异常关注,有时叶子的一丁点进步它都会兴奋得飞上半空连着翻好几个跟斗。叶子在风的呵护下很快出落成一个豆蔻枝头的少女。而风在阳光和雨露的奔走中变得更加刚劲、强壮,成为很多花朵、雨滴暗恋的对象。

叶子身边的几个好友已开始了热恋,有的和麻雀,有的和黄莺、喜鹊,还有的和刚从远方回来的燕子。唯独叶子,总喜欢和风厮守在一起。见不到风的时候,它会心神不定,无所事事,而和风在一起时,自己那颗心会如小鹿撞怀,砰砰乱跳。

    叶子爱上了风。这个消息迅速传遍了大树周边的每一个角落。偶尔,叶片间栖居的麻雀会悄悄议论,叶子竟然和风恋爱了,它应该在我们鸟类家族中选择,怎么可以选择在江湖上到处招摇的风,真是闻所未闻啊。风每次听到这些议论,总会悄悄将这些话吹得远远的,它不想让叶子听到这乌七八糟的话,更不想让这些世俗陈念束缚了叶子那颗清纯明澈的心。

    激情燃烧的初夏,在爱的滋润下叶子愈发翠绿,丰满。同伴的羡慕,鸟儿的追捧,云朵雨滴的夸奖,让叶子应接不暇。它并没有因此而飘飘然,它知道,自己之所有如此美丽优雅,是因为风的温润与厮守,它打心里感激风。

    风的同伴因烈日的炙烤都飞往江南去避暑消遣,唯风独自留在了北方。它担心叶子一个人顶不住烈阳的暴晒,更担心没有它陪伴的日子,叶子会孤独难过。尽管叶子总说没事,并一再劝它早些离去,但它还是选择了留守。

    叶子的身姿更加丰腴,这也为叶子寄身的大树平添了几分清凉。树下常有嬉戏的孩子和前来纳凉的老人,叶子和风总是友善的与它们相处。叶子温柔地呈出一片绿荫,风适时送去几缕凉意,树下的人们不停夸奖着这株大树、这些叶片和适时而现的风。这些时日,叶子是幸福的,它的幸福挂在了脸上,也进入了梦乡。每晚夜深人静时,风都能听到熟睡的叶子发出的咯咯笑声。

    溽热潮湿的天气一天天逼近,这让独留北方的风难以耐受。风的呼吸有时会变得异常艰难、沉重,甚至将要窒息。在叶子的焦急的催促下,风不得不在每天中午最热时,到远空的云层去避避暑。但每次回来,它会给叶子带来或一瓣花香,或几滴清露,让叶子和它的朋友们开开眼。偶尔,风还会给叶子和它的朋友们带回一些云端的故事和笑料,调解一下沉闷的气氛。这个夏季,风和叶子又结识了很多新朋友,夏蝉、蜗牛、布谷、毛毛虫……它们的小天地里四处飞扬着快乐音符,就连栖居在大树间的那几只麻雀,也被这种快乐感染,停止了叽喳议论,接受了原本被称为“另类”的它们。

    立秋的钟声如期敲响,余音萦绕在密密匝匝的枝叶间,枝上的蝉鸣也知趣地低了八度。风的伙伴陆续从江南回来,它们抑制不住满怀激动,争相在风面前高谈阔论一路所闻所见。大家直替风惋惜,错过这么多绝妙的好风景,真是遗憾。风笑了笑,没做更多解释。它不觉后悔,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因为叶子就是它的风景,就是它的整个世界。

岁月的雕刻让叶子由青涩少女逐渐成长为风韵熟女。原本清晰的叶脉纹路间生出了枝枝丫丫的皱纹,那层飘逸的碧纱也不知什么时候染了一层黄晕。风说,秋季是万物成熟的季节,成熟的生命是最美丽的,也是最短暂。只有经历成熟,才能领略生命的内涵。叶子问风,生命的内涵到底是什么,风耸耸肩,凑向叶子耳边,嘿嘿一笑,生命的内涵就是我风中最有韵味的叶子!风总是这样,时不时给叶子送上几句蜜语甜言,逗叶子开心。

    寒露过后,天气一天天转凉,叶子的一些同伴有的已耐不住秋风的摇荡,陆续飘零。有一片树叶在临别之前劝叶子,离风远一些吧,你们的相守只会给你更多的伤害和痛楚,是时候分手了,这样你的日子还会多一些。叶子打心里感谢它的规劝,但仍未选择离开风,它对它们的爱有信心,对风有信心。即使真的比别的叶子早些离去,它也无所怨悔。

风变得忙碌起来,它每天要随大家去山坡、田野、溪畔,催熟那一地的玉米棉花,催开那一坡金菊,催寒那一江秋水。在寒冬来临之前,风和它的伙伴有很多事情要做,它们要让那些植物动物尽早做准备,好在大雪封路的日子休眠调整,补充体力,等待生命的下一次轮转。

    很快,叶子身上披得那层碧纱完全被绚黄替代,色彩无比美艳。枝干上层层叠叠的金黄叶片,更是宛若春日盛开的花朵般妩媚妖娆。全城的摄影师、画家、文人、骚客络绎不绝前来观赏。那些惊叹的眼神让叶子隐隐知道,它和它的同伴正在走向成熟,一步步抵达生命的巅峰。

风与叶子相聚的时间越来越少,偶尔的守候,风也变得异常安静,不再蹦来跳去,它怕叶子经不住自己的摇晃,会提前飘落。它轻声细语,小心翼翼地守候,甚至不允许别的同伴在它们眼前出现。叶子并没有听从同伴的建议,依旧和风耳厮鬓磨,这么久的相处,它了解风,更了解自己的心,不管世俗的眼光怎样犀利,它不想让折叠的光阴留下一丝遗憾。现在它要做的是与时间的赛跑,抓住每个与风相处的瞬间。

    一片、两片、三片……霜降之后的又一轮的狂扫,引发了枝叶间的又一场骚乱。昨日光鲜靓丽的光环似乎还未褪去,一夜之间,自然万物便走向了暮年。叶子身边的同伴已相继离去,或从容逐流于寒波,或仓惶飘零于四野,亦或安静委身于树底,更有凛然投向火海燃为灰烬,各自有不同的归宿。叶子知道自己生命的倒计时已经开始。比起之前的渺茫惶恐,此刻,叶子却是异常冷静。生老病死的自然法则就在那里,既定的结局也在那里,惶恐、挣扎于事无补,倒不如坦然淡定一些更现实。

    它在安然等待那一天的到来。

    昔时的热烈和喧闹,又归于一片沉寂。叶子在最后一个秋夜,悄然转身,飘向大地。它要栖身于树底的那抔黄土,让自己的残骸为来年的枝叶输送哪怕是一滴的养分,好让风在枝头能找到记忆的字符,感受到它的声息。风眼睁睁看着叶子孤零零走向生命归途,被无边夜色吞噬,自己却无能为力,那一刻,它感觉心底一阵撕心裂肺的痛。气若游丝的叶子躺在风的怀里,露出欣慰的笑容,它说,因为你的陪伴,我的生命已抵达了巅峰,你应该为我高兴。爱因生命而起,却不会因生命而止,此生有你幸甚,纵是零落成泥,来世我依旧在枝头等你。风无语,唯泪眼迷离。

    被寒冷包裹的冬季,万物昏昏欲睡。风每天无声行走于这片上空,偶尔它会到大树下停歇,偎在那片延续着叶子体温的泥土四周,重温那些刻骨铭心的回忆。叶子说得对,爱因生命而起,却不会因生命而止,它坚信,千百次的回眸之后,一定能换得与叶子的来世再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