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二口长城感怀

2014-06-18 阅读次数:5847    

许传珊  空军后勤部门诊部主任医师

    当我第一次听到李二口时,感觉是那样土,我甚至没搞清究竟是那几个字,曾经见识过许多像山海关、居庸关、八达岭长城的威严与震撼,所以来到李二口土长城脚下时,我更多的是感到困惑,因为这里没有像样的城楼、宽大的阶梯,就连一块宽大长城砖都没有,更别说巨大的牌匾和遒劲而气派的关名了,这里的一切是那样破旧,完全没有“黄沙白骨拥长城”的萧瑟。

    墙边有一条蜿蜒崎岖的黄土小路,陡峭而枯草丛生,踏上去黄土飞扬,山坡散在一些黑色的石头,不知是不是因为战火的烧烤,更不知道它们存在有多少年了。同行的人由于义诊一天非常劳累,天又快黑了,很多人干脆放弃了向上攀登,在城脚下四处转转,远远地拍拍照片,就准备回去了。

    可我总觉先辈们当年曾经日夜守卫在这里,若不仔细看看,恐怕对不起那些将士们的在天之灵,所以一名当同伴说来一趟不容易,还是上去吧,我马上就同意了。经历几百年的风霜雪雨与战火,一些城墙坍塌的不成样子,破败不堪,但奇怪的是个别小树竟然扎根在城墙上,在寒风中摇曳,展现了极强的生命力,远远看去分外醒目。我们一行五人艰难地向上攀爬,越往上走,风越大,路越不好走,一会儿身上流满汗水,呼吸急促,原来这里的海拔竟有两千多米。

    顺着坍塌的城墙我艰难地登上了城墙顶部,走上了烽火台,由于岁月的蚕食,城墙顶上很窄,向外侧的一方看去,我突然感到非常震撼,有些目眩,外墙陡峭整齐,竟然有十米高,它是那样雄壮与威严,城墙外的小河已结成冰,漫山遍野一片萧瑟荒凉,城脚下的人影是那样的渺小,真不知道这样深邃苍茫的景色究竟延续了多少世代。当年那些年轻的士兵就是站在这里,警惕地注视着前方,他们的心跳突然加速,热血瞬间在奔涌,因为旌旗已遮天蔽日,号角此起彼伏,敌军的快马已奔驰而来,他们的面孔清晰可见,利箭带着呼啸声扑面而来,预警的烽火已点燃,烈火熊熊,滚滚浓烟,向远方传递着战斗的信息,箭已在弦,枪已在手,一场惨烈的厮杀马上开始了。此刻,耳边的风声越来越大,我似乎听到了那战鼓与呐喊声,我感觉一种亢奋,全身充满了力量。

    如果能穿越历史,我们或许能见到几百年前那恢弘的景象。李二口长城地处山西天镇,紧邻河北、内蒙,是古时候兵家必争之地,那时边城交通闭塞,自然条件恶劣,经济极端困难,连烧砖的煤和柴火都短缺,这里也许根本没有条件建像山海关、居庸关那样宏伟气派的长城,但成千上万的边塞军民当年就是汇聚在脚下这片土地,大家呼喊着号子,沿着陡峭的山路,艰难地往山上抬着黄土,将自己的汗水及鲜血与黄土融合,用自己的力量夯实每一寸城墙,经过无数个艰苦日日夜夜,奇迹出现了,柔软的黄土变成了抵御外敌的坚强堡垒。

    土长城与兵马俑一样都是源于黄土,所不同的是兵马俑是经过能工巧匠的精心雕琢,精心煅烧,而变成坚硬的陶俑,具有皇家的血统,保护着秦始皇的亡灵,虽深埋在地下,但逐渐破碎,可是一经面世,立刻吸引了世界的目光,受到了众人的追捧,人们争先恐后到现场感受秦军的威严与震撼。而融入军民智慧、汗水与鲜血的土长城,经过实际战火的淬炼,朴实无华,时至今日仍顽强地屹立在那里,呵护着黄土地的尊严,它是人民自己的长城,可是随着时光的推移,它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之外,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在这古战场上虽然看不到任何将士的墓碑,可很多年轻的生命就终结在这里,他们曾经那样青春、那样风华正茂,是他们用生命与鲜血守护着长城内的父老乡亲。

    夕阳西下,昏暗苍茫中只见一个个烽火台与黄土地浑然一体,逶迤在群山之间,往天际中延伸,站在烽火台上向两侧望去,长城像两个长长臂膀,紧紧抱着美丽的河山,多少年来我们的将士们就是注视眼前的场景,等待着凄冷长夜的到来,妻子离别时哀怨的眼神、儿子熟睡纯真的脸庞及母亲转身拭泪的背影时时出现在他们的脑海里,在慢慢回味中熬过黎明前最黑暗、寒冷的时光,在黑暗与光明的交汇点,盼望东方破晓的瞬间。

    现在战争已进入信息化战争,天基预警、相阵雷达,已经看到更远方的敌人,现代非线性、非接触、非对称作战模式的剧变,已经没有前方和后方之分,而无人机、隐形飞机、网电对抗、脑控武器等新型武器的大量投入,使得战争向无人、无声、无形中飞速转变,这一切都更令人惊悚。无论战争将会如何残酷,总有无数的军人像当年戍边的将士那样警惕地注视远方,无论是在雪山、海岛,还是在茫茫的戈壁、原始森林,正是他们用自己的热血与智慧构筑更坚固的现代长城,才使城内的父老乡亲幸福地生活。

    与五百多年前相比,土长城早就失去了原有的军事功能,天镇战役,日本人的飞机、大炮使得长城失去了往日的威严,也给我们敲响了警钟,而时代的变迁,长城内外已成为一家人,它已彻底退出了历史舞台,可是融入无数戍边将士魂灵的土长城,记录了他们英勇抗敌的不朽篇章。 

    返程的车速很快,天已完全黑下来了,回头望去,夜幕下土长城渐渐变得模糊不清,我久久注视着那远去的烽火台,心里默念道,谢谢你们,戍边的将士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