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空巢老人

2014-06-20 阅读次数:5404    

天镇信用联社   石慧霞

    也许空巢老人的留守是个一时无法解决的社会问题,真正零距离接触他们,又何等辛酸无奈,空巢老人留守在家中有很多种:儿女在外面打工难以暇顾的,有的是故土难离的,也有的是子女不孝,种种。

    我在营业外厅工作一段时间,零距离接触顾客,自然接触到这些空巢老人:一位吴姓老太太,裹着一件发油的大襟棉袄,从一个袋子里翻出一张信合通卡,她说卡里有报销的500元医药费要取,柜员刷卡,只是个位数余额,告诉她卡里没钱了,她说不可能。我帮她让柜员查询,钱已于3月份取走了,我告诉她在过完年取走的,是不是孩子们给取的忘了,她态度强硬地说你以为我老糊涂了,孩子们都在外地呢,怎能取钱?而且嚷着说银行“吃”了她的钱,我耐心解释银行不会少了顾客的钱,况且说卡在她手中,银行不会“吃”了她的钱,说的我口干舌燥,在老太太面前我承认我的笨嘴拙舌!她要走了,也许是想起什么,也许也感到口干舌燥抑或是厌烦我不顺着她的解释。我以为这件事过去了,嘿,等2点多她又来了,还说卡上就是有500元,我知道再说也无益,老太太倔强着呢。按说卡上有密码,谁取也行,但我们考虑这类情况发生,一般让代取老人钱的客户尽量填写代理人名字和证件号码,并出示身份证件,手续繁琐也无奈,只有翻传票了,代理人是高XX,我问她高XX是谁,是他取的钱,她说是她儿子,我问她知道儿子电话吗?她给我一张硬纸片,上面有她儿子电话,我用手机拨通她儿子电话,把事情经过说明,她儿子说他取得,并一直向我们解释致歉,我让她儿子和她通电话,这才说明白,老人嘟囔着说自己不是讹人,也许她也不好意思了,她蹒跚离去,望着老人的背影,我心酸了,谁都有老的时候,没有子女在身边,凡事都难。

    还有一位北京老知青杨老太太,老伴早逝,膝下一子一女,女儿嫁人后精神失常,女婿把女儿休回娘家;儿子在外地上班,人也别扭点,也对她少有问候。知青返城时,她没有返京,一生奉献在这个小县城。杨老太80多了,有文化,写得一手好字,一把好算盘,退休后在家照顾病女儿。现在,老人年纪大了,行动迟缓,来我单位办理业务时,总见她推着一辆自行车,问了才明白,那是“拐杖”。老人眼睛浑浊,经常流着泪,老人有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她说在北京的外甥让她回北京敬老院,也好照应她,她说没办法走,有个女儿,现在好点了,但出去买不上东西,小贩不卖她,她会饿死的,老人无奈说,自己那点微薄的工资,也请不起保姆,只有走着看了,啥时照顾不了她了,也就没办法了。老人摇头叹息着,嘴里念叨着“没办法没办法”,一脸无奈与无助。我的心好像被攫取了,空空然。

    再有一位张老汉,1915年出生,老人耳聋但不糊涂,存取款填单结算利息都是自己,我们羡慕人家身体硬朗,说再过一年可以“申请百岁老人”了,他却说,活得岁数大没用,受罪,原来老人子女除了大女儿其他都在外地工作,大女儿在身边但已经70多岁了,身体又特不好,老人说做饭、洗衣一切家务自己做还得照顾行动不便的老伴儿,有钱花却艰难,碰上雨雪天气,不敢出门买菜,怕摔跤连累儿女。质朴的言语,博大的父爱,100岁的人了还考虑儿女,而作为子女又能为老人考虑多少呢?

    “孝”,是我中华民族的光荣传统,百事孝为先,我们不求“卧冰求鲤”的孝顺,只希望我们子女多为父母考虑一下,尤其是留守家中的空巢父母。他们需要什么?不是你寄过来一沓沓的钱,而是儿孙绕膝,享受融融泄泄的天伦之乐,反哺是我们必备的优良美德。小时候我们总感到很安全很幸福,那是父母为我们撑起一片天,而现在他们感到无助了,我们是否也为他们撑起一片天?

    常回家看看!常回家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