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遥远的大老沟

2018-05-30 阅读次数:3169    

----山村扶贫记

石良  

    我的家乡大老沟村在晋冀蒙交界的天镇县大山深处,是一个“鸡鸣闻三省”的地方。这是一片既没有好的农田也没有好的牧场的尴尬边缘区,自古以来南方的的中原老农和北方草原牧民都将之视为与自己相异的化外之地。

    雁门关外野人家,不养桑蚕不种麻。

    百里并无梨枣树,三春哪得桃杏花?

    六月雪过山头雪,狂风遍地起黄沙。

    说与江南人不信,朝穿皮袄午穿纱。

    诗中说的这块鸟不拉屎、不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就是曾经的雁北地区,其自然条件之恶劣可见一斑。一九九三年雁北地区撤销,其辖下分别划归大同市、朔州市。人常说:“上天关闭一扇门、就会为你开启一扇窗”,所幸的是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下,蕴藏有举世闻名的煤碳资源。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社会生产力得以空前释放,能源需求极速膨胀,一度时期大同成了煤老板、暴发户的代名词。这些年由于煤碳资源的枯竭,国家对环境保护的重视,能源利用的转型升级不可逆转,煤碳经济早已风光不在,大同的发展已被兄弟县市远远抛在身后。而作为大同市的一个县,天镇地下是无一丝丝煤碳的,没有赶上曾经的煤碳盛宴,获得的只是地下水位的严重下降和污浊的空气,在全国近3000个县中,天镇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贫困县。南高崖乡的大老沟村偏居在天镇县东南一隅,山大沟深是这里的自然风貌,贫穷落后是这里的生活状态,绵延数千年面朝黄土背朝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轮回在这片土地上,地瘠、人贫、愚昧、落后折磨着人们的斗志,久而久之“听天由命”成了人们的信仰。

    党的十八大以来,扶贫作为党和政府的历史使命和重大职责,在全国全面铺开,明确扶贫对象、派驻驻村工作队、第一书记……2015年8月,我作为第一书记被选派到大老沟村,当时很有抵促、畏难情绪,领导和同事们都有些不解,按理说我是大老沟的人,回老家为自己家乡人服务,帮他们过上好日子太理所当然了,然而我的难言之隐谁又能知,人人都说知其子莫如父母,反过来子女也是最了解自己父母的人,对于大老沟的了解,我是与生俱来的,自我记事起,村子的“坏名声”就灌了满脑袋,村子自然条件差、村民懒散慢更是远近闻名,人们都在积蓄力量准备着逃离这块“不祥之地”,吃得十年寒窗苦,跳出了农门吃上了皇粮,有幸地我成了他们中的一员,为此父母还大宴亲朋,我也为此庆幸不已,心中感激上苍眷顾我。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岁月消弭了我对它的种种不悦,美不美、家乡水,亲不亲、故乡人,这种情感在蔓延增长,光阴不仅没有淹没我对它的记忆,反而愈发清晰起来。“我可爱的家乡,我又回来了,我真正想为你做点儿事,让你变得好起来”我喃喃自语。当我二十年后再一次走进它、重新审视它、还是被怔到了,第一感觉还是一个字“苦”,崖打窑、沙沟路、渗沙水、没信号……这种苦是由来已久的。村子三面环山,只有一条沙沟与外界联系,夏天行洪、冬天结冰之时则与外界彻底隔绝,成了名副其实的“世外桃源”,其时是孩子们的乐园,蹲在半山腰看山洪的凶猛,跪在自制的冰车上纵横驰骋,快乐地消磨着自己的童年时光。村民住的大多是崖打窑、土坯窑,一下雨就拿着塑料布站在窑头,就像是向老天爷扯起的白旗,希望它老人家能缴枪不杀,担惊受怕惶惶不可终日。村民吃的水是两边大山挤压到山沟里的渗沙水,人畜共吃一直延续到现在,村里没有无线信号,电视、手机只能是摆设,诸如这些问题对城里的人来说都觉得遥远而不可想象,但在这里就是真实的存在。

    面对这样的现状,别说脱贫了,能把村民的吃水、住房等最基本的生存问题解决就是很大的进步了,看着这荒芜的村子和田野,瞅着村民期待渴望的眼神,冥冥中萌生为村民办点事的想法,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我也是从农村爬出来的,农民的酸甜苦辣我感受最深,尽管我知道自己的力量微不足道。

    在村支委的招呼下,我住进了土窑洞,这个不足15平的空间是我扶贫攻坚的大本营,稍作整顿就投入工作中。精准扶贫首先要精准扶贫对象,做到有的放失,严格按照上级部门的指示精神,认真完善建档立卡扶贫资料,通过精准识别确定村里的贫困户,为以后脱贫攻坚打好了基础。随着城镇化的提速,农村近几年很是败落,年轻力壮的都外出打工了,村里只剩下老弱病残,去确定每一个家庭的实际收入非常困难,因为不了解他们在外边的收入状况,仅仅这项工作就干了半年。

    2015年12月,我多方奔走,早早促成危改房项目落户大老沟村,期间我会同安监人员严把建筑材料关,严控房屋成本质量,搬进新房的那一天,老人们动情地说:“我们活了一辈子,没想到还能住上这样的新房,再也不用担心刮风下雨了,在外打工的儿女再也不用操心我们的安全了”。

    2016年5月村里贫困户分到了490只扶贫优质绒山羊,因为每家只分了几只,这些长嘴巴的东西每天需要一个人去喂养管护,费时费力,见不得眼前效益,有杀羊的念头,我走东家窜西家去说服大家轮流集中放牧,这样既省了人工又保证了存栏,使贫困户脱贫有了稳定的保障。同年10月,大老沟村的人畜吃水工程也完工了,村民们终于喝上了放心水,结束了祖祖辈辈喝渗沙水的命运。同时,为了能让村民住上安心房,县里给村子新修了一条1500米的护村坝,从此村子安全无虞了。

    我到大老沟村一年后的2016年10月,县里给大老沟村派来两支扶贫工作队,国税局和园林局,他们的到来让我开展扶贫工作更有底气、更有信心了,这一年,村里把修建无线电信号塔提上了日程,我和扶贫工作队积极配合,村里县里两头跑,几经周折,村民的手机通了、电视亮了,村民们奔走相告、喜不自胜。2017年,扶贫工作进入第三个年头,2月份,为了能让贫困户过个幸福的春节,我积极联系帮扶单位为村里贫困户每家送去50斤白面,还组织扶贫队给村里贫困户家家送去了棉门帘,响着鞭炮、吃着水饺,村民难掩心中喜悦。

    为了能让贫困户尽快脱贫,我和扶贫工作队、村委会商量、把上边扶贫政策和大老沟的实际条件结合起来,把发展适宜当地的、可持续的产业作为贫困户脱贫致富的主要方向,发挥种养优势。继为村里争取饲养优质绒山羊后,又为村里引入马铃薯新品种,今年试种15亩,为全村作了很好的示范。在生态扶贫方面,今年5月份成立了造林专业合作社,计划造林800亩,带动贫困户20户脱贫。下一步,大老沟村计划继续扩大马铃薯新品种种植200亩,让马铃薯新品种种植带动15-20户贫困户脱贫致富。大老沟村山多坡广,气候非常适合中药材生长,当地有非常多的野生中药材,我从网上买来子种和种植技术书籍,帮助村民发展中药材种植300亩,按照目前市场行情,种植中药材可稳定脱贫30户。养羊一直是大老沟村里的主导产业,由于没有好品种,加上这几年市场行情低迷,导致很多养羊户弃养返贫,近一年来,随着羊肉市场回暖,我和扶贫工作队研究、决定引导村民加大养殖规模,争取2019年全村养羊存栏量达到2000头,带动25户村民脱贫。2017年再完成造林绿化700亩,实现生态增效脱贫18户,今后将继续发挥造林专业合作社的示范带动作用,加大植树造林,多植经济林,搞好多种经营带领村民致富奔小康。

    现在的大老沟村,村民们住上了新房、通了水泥路、吃上了干净水、看上了电视、通了电话、种上新品种土豆和中药材、栽上了摇钱树、养上了致富羊,老百姓的收入节节攀升,早年有些外出谋生的又回到了村子里,因为他们觉得大老沟今非昔比了,每每我出现在村子里,村民们就会把我围起来,问长问短、问寒问暖,我很欣慰,因为我得到了村民的爱戴,这可是用多少钱也换不来的呀!

    从我进驻大老沟村到现在快3年了,期间,有成功的喜悦,也有被误解的痛楚,每每想到这些心中自然五味杂陈,但看着乡亲们日子一天天有了起色,再多的委屈也就释然了。其实,就像一首歌中唱到的“天地之间天地之间有杆秤,那秤砣是老百姓…… 你就是定盘的星 ”只要你实实在在公正廉洁为他们办事,他们一定会支持你的工作,只不过由于一辈子生活在大山中,生存坏境的恶劣和闭塞消磨了他们的志向,但绝对不是得过且过,书读的少但不能说他们愚昧无知,只要我们拿出足够的诚心,尽心尽力帮助他们,他们是会感受到的,别忘了,中国农民是最勤劳的人,只要有阳光的照耀和雨水的滋润,原本就有志向有智商的相亲们会很快地、持久地摆脱困境走向富裕,这是我的亲身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