砖头的历史

2018-05-30 阅读次数:3482    

渠腾江

    当一座古城以恢宏磅礴的气势穿越历史在现实中定格时,我脑子里被砖头码的满满的,简直就成了一个砖头的脑贷,感觉似乎每一块砖都是一个符号,都是一个见证,都是一段历史,就像埃及金字塔的神祗“图特”符号一样,充满了诱惑与神秘。一块块青灰色的砖组合在一起就是一个多变的魔盒,可以变幻出许多神奇的图案,唯有砖有这种能量,有这个高度和承载力。城市的高度是砖的高度,城市的文明是砖的文明,城市的历史是砖的历史。每一次砖的码高就是一座城的码高,每一次砖的隆重登场就是一个都城的文明崛起。眼前的新砖就像一面穿透历史的时光镜片,让我看到了1715年前魏孝文帝飞扬的神采,看到了文明被一块块砖的码高,这个高度有魏都大道的叫卖声,有魏人的熙来攘往,有歌舞升平,有灯红酒绿,有安居乐业,有风调雨顺,有鸡鸣狗吠。魏都的夜静谧的很,静的让人生怵,偶有鼾声从茅屋中传出,给这静夜传出一声这个帝都还活着的证明。那种静已经远去,远去的在今天无法想象。一声邦子声从远处传来,在魏都的大街小巷弥漫,在砖与砖间撞击,悠悠的愣是让城墙上守更的士兵打了个激凌,望一眼天空,一弯残月挂在西天,冷月清辉,星光淡然,人单影只,铠甲映月,寒光斑驳。壮士青春的脸上有想家的离愁,有更多的幸慰,幸慰这份安宁,这份太平,幸慰自己能站在帝都的砖头之上,听大漠风歌,桑干浪涌,看花开花落,春去秋来,品月落乌啼,星转斗移,望朝霞生烟,落霞泣血。他幸慰,幸慰自己站在了这里,那些倒下去的人是不会看到这些想到这些了,只有站在砖头之上的人才能懂得北魏帝都砖头的坚硬。

    几只归鸟的啼鸣,衔来了一片夜幕,覆在了帝都之上。魏都大道上高悬的十分气魄的防风灯散落下几缕昏暗的光一直延续到帝王的府邸。孝文弟高居龙椅之上,手持书卷,正秉烛习读,他静气凝神,神态专注,他似乎还壮志未筹,想借着眼前的光亮走得更远更远。这光亮照着魏都走过了97个春秋,给了孝文弟一个告慰。

    恍惚我觉得眼前的青砖又有了新的生命,新的高度,蕴含着昔日盛世魏都的神韵,盛世之感扑面而来。一路走来的魏都经过了2300年的风风雨雨,有着太多的故事,太多的精彩,太多的神秘需要我们去领略,去感悟,去品读,去传承,这是历史的血脉,文化的血脉,文明的血脉,发展的血脉。站在雄据塞上古都大同的城墙上,我感到了这种血脉的剧烈跳动和奔涌,感到了脚下青砖的高度与厚重。回望那些望楼、角楼、箭楼、控军台、月城、瓮城等,我觉得那是砖码起的历史,是砖让我实现了名副其实的真正穿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