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墙头记

2018-05-18 阅读次数:3285    

侯全胜


    老汉:哎!我老汉今年七十三,儿孙满堂不心宽,大儿不要推二儿,推来推去没人管,说好两个儿子一替一个月,没想到呀,碰上这个月是大进,有三十一号,谁家也不要我,这不是(拍墙头),一大早就把我放这墙头上了,可怜我老汉腿脚不好,就在这骑的哇。哎,天生的命苦甭怨那政府,政府给的低保款早就叫那大灰小、二灰小黑了,我这手里头是一分也没有,眼看太阳都两竿高了,我这早起饭还没吃来!

    小宝:今天阳光真温暖,急急忙忙把家还,爷爷疼我到十岁,我看他这会儿做甚事了。(边说边走)今天学校过礼拜,我攒了钱给他买了面包和饼饼呢,我呀这就给他送去!(推门,大惊)爷爷,你这是做甚事了,麻雀雀不大,蹦的高高不小,你一大早骑到这墙头上干甚了?

    老汉:哎!甭提了,你妈和你二娘家谁也不要我,放我墙头上没人管了!

    小宝:快、快、快,我扶您下来。

    老汉:哎….

    小宝:慢点儿,爷爷(扶爷爷坐下,拿出面包和饼饼)爷爷,我给您买了面包和饼饼,我这就给你倒点水,你就这吃,昂?

    老汉:(点头)昂!(慢慢起身)哎,还是我那孙儿孝敬,自从去了学校就是懂事儿多啦!不但学习好了,还懂得孝敬了,听说他们学校让孩子学习《弟子规》呀,还是呢四字经、五字经什么的,就是好。教娃娃成人了,卡比呢大人懂事了!

    小宝:(把水放好后,扶爷爷坐好)爷爷,(把面包给爷爷,老汉大口吃)学校开展学习《弟子规》,说重在行动上,我给我妈上了好几课,就是不听。今天路上呀,我想好一个办法,人家构建和谐社会,我们家一点儿也不和谐。爷爷,我今儿好好治治他们。

    老汉:(咳嗽,小宝拍老汉的背,给老汉喝水)甭,爷爷吃点儿苦没什么,咱家穷,好不容易娶了俩媳妇儿,是我上辈子烧高香了,怨爷爷没本事,弄坏了腿,拖累了别人。

    媳妇:呀,今儿可转好好了,那集市上呀是红花儿柳绿的什么都有。

(儿子背这东西,挺重的,扔下东西,呲牙咧嘴)

    媳妇:(好心情被破坏,手指着,眼神上下打量)看你那点德行,咦,是跟你呢讨吃爹样样儿的,走哇!

    小宝:爷爷。我爸我妈回来了,我要实行我的计划了。(走上前)爸、妈我回来了!

    媳妇:吆,我的小宝回了,看呢亲的。(看老汉,把小宝拉到一边)妈问,谁把那死老汉放下来的?

    小宝:妈妈,咱们不能那么对爷爷!

    媳妇:俏坨,懂个啥!(转身提东西进家)

    小宝:(向前两步)看来呀,真的实行我的计划了。爸、妈,你们过来,我呀,告诉你们个秘密,爷爷在咱家藏着宝贝呢!我好几次看见他拿出来看呢,好像就是什么金条银条,咱们村里人还说呢。

    媳妇:村里头人说啥了,快跟妈说?

    小宝:说呀,爷爷那真有宝贝呢!你们说咱们不好好孝顺他,他能把宝贝给咱们?

    儿子:哎,听小宝这么一说,我到想起一件事了。

    媳妇:啥事儿?快说啥事?

    儿子:我小时候就常见我爹悄悄的拿个匣匣看,后来就不见了,说不定真有啥宝贝了,甭忘了我爹可给地主当过管家了。(得意)

    媳妇:哎!(跺脚)你呀!你咋就不早说,哎!(朝儿子头上打)快进家哇!爹呀,这一大早让您儿坐那墙头上是让您儿呀吹吹那风,省得在那家憋屈的。(看着儿子指老汉,儿子无奈过来)

    儿子:爹,喝点酒?

    老汉:昂!

    儿子:我给去买?

    老汉:昂!

    儿子:(摸摸口袋,伸手向媳妇,媳妇一脸不愿意,掏出五元)就这点儿?再拿点儿?

    媳妇:(再拿出五元,给儿子,走到老汉身边)爹呀,吃点猪头肉哇?

    老汉:昂!

    (儿子面向观众,拿着钱,一脸不高兴)

    媳妇:快去!

    儿子:就这两个钱,能买个甚?(儿子下)

    媳妇:(走向前,面向观众)哎呀,我赶快做饭去,今儿呀有好事了来。

    老汉:小宝,学校学啥了?

    小宝:三字经。

    老汉:不是呢四字经、五字经?

    小宝:呃?不是,是三字经,爷爷,你老糊涂了。

    老汉:爷爷老糊涂了,哎,老啦。你给爷爷背上一段哇!

    小宝: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

    儿子:这才剩下两块钱,我怎么也的留下。(藏钱)

    媳妇:(端菜上)真香,花生就酒,越喝越有。我呀,就不信套不出这老汉点儿宝贝。爹呀,您儿快点儿吃哇!

    老汉:昂!

    媳妇:(媳妇看看了儿子,把儿子拉了出来)钱来?

    儿子:啥钱?

    媳妇:剩下的钱。

    儿子:花完了。

    媳妇:就买点那就花完了?快点儿。

    (儿子不情愿掏了出来)

    儿子:爹,咱爷俩喝两口?

    老汉:昂、昂!

    儿子:(倒酒)来,爹,干了。

    媳妇:爹呀,您儿是不是瞒着我们藏什么宝贝了?

    儿子:爹呀,您儿要有就拿出来让我们看看,就看看!

    老汉:宝贝?哪有什么宝贝,我现在就小宝这么个宝贝。

    媳妇:爹呀,我们那可是您的亲儿子和亲儿媳妇呢,您的宝贝不留给我们留给谁呢?您说对哇?

    老汉:哎!去哪行什么宝贝,你说咱们家就这么点儿地方,就是有能放哪呢?哎!

    儿子:是呀,能藏哪呢?、、、、、、、呀!南房。

    媳妇:快找!

    小宝:爷爷,我只是出了一个计策,难道您还真有什么宝贝不成?

    老汉:那有呢,哎!看这是闹的,这可咋办来!

    媳妇:呀,还真有了,吆!

    儿子:快打开看看。

    媳妇:看呢扑的。(进家,将东西放在桌上)爹呀,您真好!

    儿子:爹,您真是我的亲爹呀!

    媳妇:打开看看哇?(老汉慌忙按住盒子,媳妇一脸不悦)起开喂!

    小宝:(不高兴)妈妈!

    媳妇:(媳妇抱着盒子,儿子接过来,媳妇打开盒子)小衣服,相片,乱纸、、、、、这是点儿什么了?唉!那有什么宝贝了?

    儿子:爹,这是怎么会事儿?

    (小宝扶老汉起)

    老汉:儿子,爹一直瞒着你一件事儿,不想和你说。(音乐起)其实儿子呀,你兄弟俩都是爹在火车上捡来的,那时候,爹在铁路上当搬运工,看这你们俩孩子可怜,就抱回家先养着,养着养着就舍不的送人了!

    (老汉咳嗽)

    小宝:爷爷!(小宝看到爷爷的卖血单)

    儿子:那你说我妈离家出走的事是假的?

    老汉:你想哇,谁愿意嫁给一个有两个孩子的穷男人呢?

    小宝:爷爷,这卖血单是咋会事儿?

    媳妇:爹,您还卖过血?

    老汉:卖过几次,那年你怀上小宝,家里什么也没有,你没营养不行呀,爹就卖了几次,唉。没办法呀?

    (小宝走过让媳妇看卖血单,儿子指了指媳妇,一脸悔恨,媳妇低头)爹这就走呀,不拖累你们,你么过哇。

    (儿子、媳妇同时跪下)

    儿子、媳妇:爹,我们对不起您呐,我们错了,我们错了!(儿子搧自己脸)以后我们一定会好好孝敬您的!

    老汉:(老汉拦下打耳光的儿子,把儿子扶了起来)甭,是爹不好呀,拖累了你们呀!

    儿子、媳妇:爹!

    小宝:爷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