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怀古

2018-05-18 阅读次数:3589    

贾迎春   尚殿录


    天镇自古为边陲重地。从秦汉以来为屯兵要塞。古代曾设“延陵县”“天成军”“天成卫”“镇虏卫”。至今有许多村名取营、屯、堡、寨,就是历史上留下的扎营,打仗,屯兵,种地,守边的纪念。县境北部前后有三道“边墙”(长城),为此,现代人也称为“边城”。

    天镇所以能成为历代兵家相争之地,是因天镇地处晋、冀蒙三省交界之处。北有双山、东西横亘数十里,东南与神头山结相连,东北角有洋河通河通过,形成一个天然豁口。是山西省东北角的门户,是京包铁路进入山西的首道隘口。

    天镇城池始建于唐朝,当时只是土筑而成。到明朝“洪武”三十一年(1398年)在旧城基上重筑并包砖。周长九里十三步,高三丈五尺。“万历”十三年(1585年)又重修,增高一尺,为三丈六尺。墙体,据大多老年人记忆,深层底基宽四丈八尺,墙体底两丈八尺,顶宽一丈八尺。墙顶又起“女儿墙”(即垛口墙)六尺。总高四丈二尺。垛口墙底宽二尺四寸,顶宽一尺五寸。每隔一丈留一个射击豁口,凹深一尺五寸,宽一尺。在垛口墙中上部又留一个一尺见方的射击孔,形状和八达岭长城相似。共计垛1200多个。(旧志:墙体底宽四丈八尺,顶宽两丈八尺。垛口720个,墙高七尺)

    全城外至外,为边长二瓮城里零四十丈的正方形。座北迎南,约偏东1º .在四墙的正中留东、西、南、北四门,分别为“文安”、“武宁”、 “迎恩”、“镇远”四门,门外四郊,因门命路。

    四大城门墙外各筑有边长一十八丈的正方形“月城”(俗称瓮圈)内各建小庙一瘭,分别为东、西、南、北“四岳”(庙),另有供守门兵士用的平方房数间。

    月城(瓮圈)斜侧各设一个“迎郊城门”不与城内大街向对,南、北“迎郊城门”向东;东、西“迎郊城门”向南。都拐了一个90º的大弯,站在“迎郊门”外,根本看不到城内大街。南门更有迎郊门外的照壁城墙长十八丈,连瓮城内部都直接看不清了。瓮城(月城),照壁都与城墙等高。

    为城墙坚固不倒,在四门的两旁每隔五十丈筑一个城墙墩子(马面),凸出墙体一丈,宽两丈,与城墙等高。这样一来,城墙 四角各有两个连体“护角马面”。四仍与城门中间也各有两个“护墙马面”。环城一周,包括四角,总计“马面”二十四个。

    墙体,全是用大形石轱辘和“硪”砸成的。“硪”是一种用四根绳子拴在硪的四角孔内,四个人同时拉绳举硪,另一个人掌握硪柄,且喊着号子:“大家用力夯哟!”,“嘿哟!“嘿哟!”的夯土工具。重约一百余斤,用底棱长一尺二寸,厚八寸的正方柱体青石块凿成。比一般木夯砸得坚实。

    墙体外表,底层都铺有石条。每根石条,厚八寸,宽尺半上下,长四尺左右。一般墙体底层砌三层石条;城门洞、朋城(瓮城)、马面(墙 墩)、城墙四角砌五层石条。石条上面墙体都用长一尺五寸,宽八寸,厚三寸特制青城砖砌城。缝隙全以白灰粘合。各城门洞都是高两丈二尺,宽一丈五尺,主城门洞深六丈,迎郊门深三丈。洞内大石铺地,墙体下边青石条五层,上面城砖发璇。城门每扇高一丈八尺,宽七尺四寸,厚六寸,用松木板制成,中间木栓相穿,三道铁腰相抱,嵌以铁钉,边角处都以铁板,钉盘,铁箍相护。城门洞上方,各设岗楼一座。

    十字街在城的中央,分四大街直与四门相对,中间又分八小巷,三十二条支巷,非常规范,排列整齐。

    十字街心有“玉皇阁”,始建于明初,基座为四门洞,与四道街相通,下面石条为基,上面青城砖发碹。上边又起两层殿阁,砖木结构。总高五丈四尺。当时为城内第一高层;东街有“大奎阁”,南街有“慈光楼”,均为三层,高四丈八尺。下层最高,砖石结构,底层石条8─12层,上方青城砖拱顶,下面四门相通,上边两层为砖木结构。

    四大街,原有八座牌楼。南二北二东西各二。每座牌楼都是一排四根立柱相顶,立柱底部有四尺八寸高,宽二尺寸,且中间挖出半圆凹形的两块青石板相抱,各以两条铁板箍束腰,并坐在四尺见方的巨石墩盆里。为了更稳固,又在四根立柱的前后,各顶了两根一丈六尺长的斜枪杆。上面横梁咬合,铆榫相连,飞檐拱斗,错综有序,左右对称,前后平衡。开始是层层上垒,层层扩大;而后又是层层缩小,铺檐插飞,钉栈盖瓦,起脊收顶……。高约两丈四尺,横约五丈,纵厚一丈,重约数吨前后还挂有数对铁制风铃,略有微风,就叮噹作响……。形如现存颐和园的牌楼,乃为三楹四柱,一高两低的标准华夏牌楼。

    在古代,天镇城内,寺庙林立,古刹较多。仅城内东街有“文昌阁庙”(文庙,孔庙),街前竖有“文武百官至此下马”的碑文,在那崇儒尊孔的年代,只有文庙才有资格殿宇顶上铺有琉璃黄瓦。西街有“慈云寺”,“城隍庙。“慈云寺”街前,镶有“五龙照壁”南街有“观音祠”;北街有“关帝庙。乾方建“三皇庙”,艮地筑“马王庙”,巽方修:“财神庙”,坤地盖“元帝庙”。还有其它殿、祠众多。全县各大屯堡,都有殿庙,最齐全的有新平堡、永嘉堡、瓦窑口、季家寨、上阴山、将家庙等村落。

    天镇不仅在古代为边防重镇,在近代仍为战略要地。民国15年,(1926年),国民军(冯玉祥)方振武部向天镇进攻,晋军傅作义团据城抵抗三个月,国民军屡次强攻不下,只好撤退,傅作义将军从此名振华北。民国17年(1928年)6 月,奉军(张学良)与晋军(闫锡山)又大战于天镇,天镇总是易守难攻之地。

    到了民国25年(1936年),闫锡山派李服膺部镇守天镇,并修筑抗日工事。

    在这期间,李大量调集民工,对原城墙大修特修,修成一座碉堡城。

    将四门的瓮城,离地面一丈五尺高的半墙,向外的三堵墙,都掏了“城墙窑”,每墙各作两个射击孔。城墙土又干又硬,硬是用钢钎一点一点凿开,先掏成弯曲的土窑洞,而后用青砖发碹成高七尺半,宽五尺的拱形砖窑洞,再打开城墙外砖层,筑成外口底宽三尺,高一尺半,内口宽一尺,高八寸,且向外向下倾斜的射击孔。射击孔内的窑洞,可容纳一个班的战士,并可存放一些弹药等物品。

    在城墙四角的八个“马面”

    和四城墙的正面的十六个“马面”中,各作了同样的三方向射击口、三到四个,掏了同样的城墙窑,而且作得非常坚固,出入有路。

    这样一来,全城的半墙就有108个射击口,且都两两相对,互相照应,形成一方有急,三方支援的格局。

    且在城墙外,距墙根十丈远处,重修挖了原来的四条护城河,宽三丈,深两丈。且灌满了水,水下还埋有木尖桩子和铁尖桩子。

    在城墙上面,又将原来的瞭望沟、射击孔修复一新,并在城墙上一丈八尺宽的土面上,又挖了深四尺五寸,宽二尺四寸的蛇形通道,围城一圈。如果拉直,约有十二华里长,以避飞机或大炮轰击,战士可以在通道沟里猫身穿梭行走。

    到1937年夏秋之际,全部竣工,先后用了一年半时间。

    到1937年农历八月(公历9月),日寇沿平绥铁路西进。从张家口入侵山西,第一战役在天镇打响,受到李服膺部顽强狙击。先在城郊,李家庄,盘山狙击争夺。后李部撤走,仅留一个团固守天镇城,日军先后围城数日,后发起总攻,连续三天三夜攻克不下,后动用了飞机大炮都无济于事,敌军多次冲锋,天镇城仍固若金汤。后因上级下达命令,让天镇守军主动撤退,第四天夜里,从西门撤走南下。

    日军进城后,如同丧失人性的野兽,见人就杀,一个八千余人的县城,竟杀两千百三百余人,造成了天镇“八・八”惨案。

    历次战役中,天镇总是易守难攻的城池。1945年天镇第一次解放,遭到了伪军顽固抵抗。我八路军硬是用云梯等强攻下来。

    1948年二次解放,国民党守军伙同地方武装红、黄会,又负隅顽抗,我解放军用炮火轰塌西南城墙一角,通过巷战,全歼守敌。

    上世纪50年代,阳高县罗文皂驻军要建营盘,需要大量砖石,经上级批准,动用汽车,马车,将天镇城墙全部拆掉拉走,只留下四个城门,危险未拆。

    如若天镇城墙存到现在,对战争创伤销加修复,岂不与平遥、榆次古城同样壮观吗?

    天镇作为边塞古城,从战国时设延陵县以来,屡经战事,历尽沧桑,诸多历史文物虽在战火和历史演变中消失,但现在仍有民族发展的历史色彩的遗存,始建于唐朝的慈云寺古刹和沙梁坡汉墓群,被列为国家重点文物;新平古长城和长城遗址为众多考古专家和旅游者亲睐;盘山古寺、黑龙寺、神头山等景点确实实避暑胜地;近年来新开发的边塞温泉, 水温较高,含矿物质丰富,为华北第一洗浴名泉;加之众多古寨、石堡,更值得细研。天镇在自然地理上,山川相间,森林草甸,风景秀丽,气候宜人,确实为盛夏避暑旅游之胜地。不少在京、津、沪、广的人,每年夏秋常来天镇久居游临,流涟忘返,乐不思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