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志成城退敌兵

2018-05-13 阅读次数:3487    

                                   王其永                                        

智守城池的将军 丁玉

    据《明史本纪》记载:永乐辛丑十九年(公元1421年)三月,蒙古东部首领阿鲁台,原本接受了成祖皇帝朱棣册封的“和宁王”爵位,规规矩矩坐了有十个年头。但突然“旧病复发”,说变脸就变脸了,正应了那句:“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的老话,他竟带着凶猛剽悍的蒙古骑兵攻打兴和(今内蒙古兴和县)。六月,又马不停蹄地直捣万全(今河北张家口万全县),估计朱棣也不会把他怎么样,因而所到之处烧杀奸抢,掳掠百姓。民众惊恐万状,纷纷举家逃难。

    朱棣眼里可揉不得半点砂粒,阅到奏章,愤然拍案而起:反了你了!当即御驾亲征。他统领大军北伐开平(今内蒙古正蓝旗东、闪电河北岸),绕至阳和(今山西阳高县),撒下大网,要一举围歼攻取万全的阿鲁台,和他的三万余铁骑。阿鲁台闻风吓破了胆,他深知朱棣打仗的厉害,忙令部下“遁迹潜形”,部队隐藏起来,不能露出踪迹,赶紧悄悄地往北回撤。

    不料,隐蔽在一处无名树林里的一支蒙古骑兵,正当人离鞍、马摘铃,悄然行至树林边时,恰巧与百户将丁玉,带领的明军撞了个脸儿对脸儿。于是,二话不说,开始了对打。这一仗打得真够惨烈,极为凶悍的蒙古骑兵来不及上马,一下变成虎落平川的犬了,战斗力大打折扣。双方兵将混杂在一起,没眉没眼地挥刀猛砍。明军士兵见主将丁玉身先士卒,拚命砍杀,大受鼓舞,个个舍出了命,杀红了眼。蒙古骑兵难以抵抗,死伤过半,大败而逃。

    成祖帝拉开大网围歼扑了个空,让欠收拾的阿鲁台逃脱了。他气得咬碎钢牙,怒不可遏,掉转马头一气把阿鲁台追出数百里,一直追至兀良哈族地,方才耀武扬威地班师回朝了。因丁玉在围剿阿鲁台的骑兵中立下功勋,提升为千户,镇守天城卫(今山西天镇县)。

    永乐二十年(公元1422年),也就是丁玉,字汝器,镇守天城的第二年冬,一场鹅毛大雪刚停,万物被白雪覆盖,天地一片苍茫,山川大地似乎已经没有了界限,四周极其寂静。数十个守城的士兵拿着扫帚、铁锹正扫除城头上的积雪,猛然发现城墙外拥有重兵,把城池围得好似铁桶一般。瞅那些风刮的旌旗,就知是鞑靼首领本雅史里的,骑兵不下五万,身上都罩着白雪,正开始攻城门的攻城门,爬城墙的爬城墙,混似幽灵一样。

    守城兵被这如此突然、而又如此强势的攻城,登时吓得目瞪口呆。通报的士兵也顾不得顺马道往下跑,而是倒身飞滚着直落马道底,又立即跳起身像狼撵似的禀报守城主将丁玉去了。

    丁玉确实是一个不出世的军事天才,他火速带兵奔上城头,尽管可用的兵实在是捉襟见肘,但他还是调配得井井有条,所有的将士各把一面。北城墙攻的最为猛烈,他立马率兵赶过去一瞧,从城墙根儿竖起的一溜云梯,端头正好卡在垛口上,骑兵一个紧挨一个地往上攀蹬,梯子毫不晃动,异常稳当。他急眼了,忙令将士们挥刀砍断梯子的端头。怎奈,任凭如何努力,刀只短半尺咋也砍不着梯头。他当机力断,一边传令紧急动员、组织城内的百姓,带上易燃的油、酒、棉布、木料等迅速到城头;一边拨出随身的佩剑,发出一声怒吼:“杀!”猛砍蹬上城顶的鞑靼兵。一连砍断两把佩剑,鲜血染红了他的盔甲,累得再也支撑不住了,眼睁睁瞅着城池就要被攻破。

    就在这当口,无数百姓拥上城墙顶,把手中的易燃物点燃,纷纷往爬城鞑靼兵的头上砸。可怜的鞑靼兵被带火的木料等物连砸带烧,栽下城头,没跌死的就抱头逃窜,有的在雪地里打滚,哭爹喊娘,乱成了一锅粥。经过十数次的激战,看似柔弱的小城,就是在众志成城的抵御下,以惊人的毅力坚持了七天七夜。本雅史里不得不收集起他的骑兵后撤了一里多,城池暂时保住了。

    在寒冷袭人傍晚,丁玉挑着一盏孤灯仔细观察着城墙,这还是在洪武三十一年(公元1398年),天城置卫后,在原旧城址上修筑,并挂了砖面的城墙,周围长九里十三步,高三丈五尺。只过了二十余年,通过眼下实战,深感遗憾的是:墙体显得矮了些,若再高上一尺,垛口再长一尺,砌上女儿墙,云梯何能稳稳当当地搭在城墙顶上?可此时战事正吃紧,又是天寒地冻,不能容他再动工加高、垛囗加长、建造女儿墙。城内百姓们的易燃物基本都用光了,天一亮鞑靼兵再发动攻城,哪可怎么防御呢?能坚守得住吗?他正苦苦地、紧张地思索着对策,突然一股剌骨的寒风吹来,他打了个冷战,倏地一道亮光在他的脑海中浮现,他想起了个防御的妙法。

    此时正值滴水成冰的数九天,丁玉飞快的跑下城墙,发动、招集全城男女百姓,连夜往城墙顶上挑水,再由将士们提桶把水浇泼在城墙上。不断的浇,不断的冻。浇了一夜,冻了一夜。

    第二天早上,本雅史里又指挥部下攻城,突然发现一夜之间,城已变成了一座白花花剌人眼目的冰城,那数万名强悍的鞑靼兵傻眼了,别说攻城,眼前这高大的冰墙就连个搭手的地方都没有。全都急得像发疯一样,举起手中的马刀猛砍冰墙,一刀砍去只留下一道白印,震得手臂贼麻。这么又闹腾了二、三天,发现城墙上的冰层越来越厚了,可粮食却快吃光了。本雅史里只能“望城兴叹”,带着骑兵空手打道回府了。

    城池保住了,城内军民一片欢腾,给丁玉披红戴花,并报大同总兵为他请功。

    后来,万历十三年(公元1585年),重修城墙时,果然往高增了一尺,为三丈六尺;垛口也加长了一尺;女儿墙砌高七尺;并在四周新建窝铺二十五间,住宿防城军,弥补了丁玉的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