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与窑洞

2016-07-20 阅读次数:4676    

石慧霞


雪越下越大

阴霾太久的天气

我渴望一缕阳光

忽然对父母的入骨思念

盘山的路崎岖陡滑

雪的凝重

收紧了我的心


窑洞被雪覆盖着

突出的烟囱冒着青烟

我便明白

火炉正旺

家很温暖


回家的路

父亲只铲开一条窄窄的通道

妈妈不在

父亲蜷曲着在炕上躺着

懒得盖被

我叫了声     大大

父亲惊喜


我拿出扫帚铁锹

父亲说雪会自己化掉

我知道父亲已没有力气清扫

看着父亲佝偻的的背影

眼泪悄然滑落雪地

自责肆虐


曾经父亲挺拔的肩头

曾载了儿女多少梦想与希望

我想飞    父亲是羽翼

我想休息    父亲是怀抱

我想停    父亲是双脚

在父亲膝下

我们健康快乐长大

羽翼渐丰

我们安然飞出大山


一辈子不操心琐碎的父亲

找不见母亲放置的东西

拨通妈妈的电话

问这问那

叮咛反复

满满的都是关爱

瞬间我弄懂了老伴的含义


经年的窑洞

斑驳的摇摇欲坠

我们决定修葺

父亲的女婿媳妇们

迷茫的面面相觑

他们不懂

在我们眼里

窑洞承载了我们的一世亲缘

如父母 

我们不想弄丢家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