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一百句》傅杰解读己所不欲 勿施于人

2016-05-20 阅读次数:38113    

    子贡问曰:“有一言而可以终身行者乎?”子曰:“其恕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从积极的方面来说,仁在人与人关系中的体现就是‘“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恕在人与人关系中的体现就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当然不愿意别人损害你的利益,你也就不要损害别人的利益,这是人的教养,也就是人的文化。周作人说:

    我读英国捺布菲修所筹《自然之世界》与汉译汤姆生的《动物生活史》,觉得生物的情状约略可以知道,是即所谓禽也。人是一种生物,故其根本的生活实在与禽是一样的;所不同者,他于生活上略加了一点调节,这恐怕未必有百分之一的变动,对于禽却显出明的不同来了,于是他便自称为人,说他有动物所无的文化。据我想,人之异于禽者就只为有理智吧,因为他知道己之外有人,己亦在人中,于是有两种对外的态度:消极的是恕,积极的是仁。假如人类有什么动物所无的文化,我想这个该是的。至于汽车飞机枪炮之流无论怎么精巧便利,实在还只是爪牙筋肉之用的延长发达,拿去夸示于动物,但能表出量的进展面非是质的差异。

    既然是人类异于动物的文化表征,那也就是人类共有的特征。在东西方文明中,“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其实是普遍的准则,并非孔子乃至中国的特产。如印度史诗《摩诃婆多罗》:

    你自己不想经受的事,不要对别人做;你自己想望渴求的事,也该希望别人得到——这就是全部的律法,留心遵行吧。

    凡此都可与孔说相互参证。而蔡元培则进一步申论孔子之言说:西方哲学家之言曰:“人各自由,而以他人之自由为界。”其义正同。例如我有思想及言论之自由,不欲受人之干涉,则我亦勿干涉人之思想及言论;我有保卫身体之自由,不欲受人之毁伤也,则我亦勿毁伤人之身体;我有书信秘密之自由,不欲受人之窥探也,则我亦慎勿窥人之秘密。推而我不欲受人之欺诈也,则我慎勿欺诈人;我不欲受人之侮慢也,则我亦慎勿侮慢人。事无大小,一以贯之。

    上引出自蔡著《华工学校讲义》,融贯西哲之语,辅以精当之例,来对民众进行启蒙——这位伟大的教育家是无愧于现代孔子之称的。

    原文:子贡问曰:“有一言而可以终身行者乎?”子曰:“其恕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论语·卫灵公第十五》)

    今译:子贡问:“有没有一个字是可以拿来终身奉行的呢”孔子说:“那也就是恕吧!自己不想要的,就不要强加给别人。”

   

    上一篇:《论语一百句》傅杰解读学习之乐

    下一篇:《论语一百句》傅杰解读人而无信 不知其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