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一百句》傅杰解读人而无信 不知其可

2016-05-19 阅读次数:38693    


   子曰:“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大车无,小车无,其何以行之哉?”

    孔子用比喻来阐明诚信的重要,无论大车小车,少了用来连接车辕和车辕前那道驾牲口的横木的销钉,就无法套住驾车的车马,言下之意就是人而无信,寸步难行。人的诚信问题,显然从古到今都成问题,所以古 今思想家对此都有阐发,古的例子如《吕氏春秋》的《贵信》:

    君臣不信,则百姓诽谤,社稷不宁。处官不信,则少不畏长,贵贱相轻。赏惩不信,则民易犯法,不可使令。交友不信,则离散郁怨,不能相亲。百工不信,则器械苦伪,丹漆染色不贞。

    例如陈独秀发表于《新青年》的《我之爱国主义》:

    人而无信,不独为道德之羞,亦且为经济之累。政府无信,则纸币不行,内债难得,其最大的恶果,为无人民信托之国家银行,金融大权操诸外人之手。人民无信,则非独资无由创业。当此工商发达时代,非资本集合,必不适于营业竟争。而吾国人视集资创业也,不啻为骗财之别名。由是全国资金,皆成死物,绝无流通生长之机缘。以视欧美人之资财,衣食之余,悉贮之银行,经营产业,息息流通,递加生长也,其社会金融之日就枯竭,殆与人身之血不流行,坐待衰萎以死,同一现象。是故民信不立,国之金融,绝无起死回生之望。

    而其最终结果,就是“政府以借债而存,人民以盗窃而活,由贫而弱,由弱而亡”。人而无信,其危害及于政治、经济等各个领域也如此。《吕氏春秋》成书距今已逾两千年,陈文发表距今也已将近百年,但今天读来,还是那样令人惊心动魄。

    原文:子日:“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大车无,小车无,其何以行之哉?”(《论语·为政第二》)

    今译:孔子说:“一个人要是不讲信用,就不知道他能成什么事了。大车没有,小车没有,它还怎么走呢?”



    上一篇:《论语一百句》傅杰解读己所不欲 勿施于人

    下一篇:《孟子·梁惠王上》 节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