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一百句》傅杰解读学习之乐

2016-05-23 阅读次数:37046    


    学而时习之,不亦悦乎?

    这是《论语》开篇记录的孔子的第一句话。它既给《论语》全书定了基调,也正可作为我们学习《论语》的勉词。通过学而时习,就能温故知新,认识能力不断提高,人格气象不断更新,这自然是读书人值得高兴的事了。日本汉学名家贝茂树在散文《阅读古典的心情》中,特别谈到了对“中国古典中的古典———《论语》”开卷的这句名言的体会:

    这里所说的学,正如畏友吉川幸次郎先生所说,指的就是要读《诗经》、《书经》等等孔子学园的教科书。大概是师傅或学长先教给如何读吧。据吉川先生说,学了一次读法之后,就不仅仅是有时,而且应该是经常地背诵,通过温习加深理解。人生之悦乐将无过于此。

    古典的意义,决不可能只学一次读法就能正确领会,而是必须反复多次才能真正掌握的。时习的“时”,据吉川君解称,那是包含着重大意义的。只是鹦鹉学舌般地一遍遍诵读,并不能理解古典的意义。这里所指的是:随着学者的成长,经验的扩大,自省的深化,过去还没有吃透的古典的真义,经过常常研究,常常诵读,忽然之间有了顿悟。只有这样,领悟过去一直没有懂的古典的新意义时的喜悦,才是人生的至乐。

    《论语》开卷的这段文章,基本上把读书之乐,有志于学问者的喜悦,以纯正和朴素的句子讲述明白,一向被认为是少见的,事实的确如此。

    但他同时担心,像《论语》本句这样直指学问的本质,这样率真地表现真理,反而不容易被世俗所理解,正如代表中国精神另一方面的道家创始人老子所说的:上士闻道,勤于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

    有智慧的人闻道就想立刻实行;中等资质的人闻道似懂非懂,不得要领;愚蠢的人闻道,视为迂远之谈,不仅蔑视,而且嘲笑。但如果不被这类愚蠢的人所嘲笑,就算不得真正的道了。

    说得真好。

    拿《论语》来作老子观点的例证,恰到好处,好上加好。

    原文:学而时习之,不亦悦乎?(《论语·学而第一》)

今译:对学过的东西经常进行温习,难道不是很高兴的事吗?


 

    上一篇:《论语》之八佾篇

    下一篇:《论语一百句》傅杰解读己所不欲 勿施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