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之为政篇 ( 下 )

2016-06-26 阅读次数:37257    


    【原文】 

     ◎子贡问君子。子曰:“先行其言而后从之。” 

    【译文】 

    子贡问怎样做一个君子。孔子说:“对于你要说的话,先实行了,再说出来,(这就够说是一个君子了)。” 

    【评析】 

    做一个有道德修养、有博学多识的君子,这是孔子弟子们孜孜以求的目标。孔子认为,作为君子,不能只说不做,而应先做后说。只有先做后说,才可以取信于人。 

    【原文】 

     ◎子曰:“君子周(1)而不比(2),小人比而不周。” 

    【注释】 

    (1)周:合群。 

    (2)比:音bì,勾结。 

    (3)小人:没有道德修养的凡人。 

    【译文】 

    孔子说:“君子合群而不与人勾结,小人与人勾结而不合群。 

    【评析】 

    孔子在这一章中提出君子与小人的区别点之一,就是小人结党营私,与人相勾结,不能与大多数人融洽相处;而君子则不同,他胸怀广阔,与众人和谐相处,从不与人相勾结,这种思想在今天仍不失其积极意义。 

    【原文】 

     ◎子曰:“学而不思则罔(1),思而不学则殆(2)。” 

    【注释】 

    (1)罔:迷惑、糊涂。 

    (2)殆;疑惑、危险。 

    【译文】 

    孔子说:“只读书学习,而不思考问题,就会罔然无知而没有收获;只空想而不读书学习,就会疑惑而不能肯定。“

    【评析】 

    孔子认为,在学习的过程中,学和思不能偏废。他指出了学而不思的局限,也道出了思而不学的弊端。主张学与思相结合。只有将学与思相结合,才可以使自己成为有道德、有学识的人。这种思想在今天的教育活动中有其值得肯定的价值。 

    【原文】 

     ◎子曰:“攻(1)乎异端(2),斯(3)害也已(4)。” 

    【注释】 

    (1)攻:攻击。有人将“攻”解释为“治”。不妥。 

    (2)异端:不正确的言论。另外、不同的一端。 

    (3)斯:代词,这。 

    (4)也已:这里用作语气词。 

    【译文】 

    孔子说:“攻击那些不正确的言论,祸害就可以消除了。” 

    17【原文】 

    子曰:“由(1),诲女(2),知之乎?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注释】 

    (1)由:姓仲名由,字子路。生于公元前542年,孔子的学生,长期追随孔子。 

    (2)女:同汝,你。 

    【译文】 

    孔子说:“由,我教给你怎样做的话,你明白了吗?知道的就是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这就是智慧啊!” 

    【评析】 

    本章里孔子说出了一个深刻的道理:“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对于文化知识和其他社会知识,人们应当虚心学习、刻苦学习,尽可能多地加以掌握。但人的知识再丰富,总有不懂的问题。那么,就应当有实事求是的态度。只有这样,才能学到更多的知识。 

    【原文】 

     ◎子张(1)学干禄(2),子曰:“多闻阙(3)疑(4),慎言其余,则寡尤(5);多见阙殆,慎行其余,则寡悔。言寡尤,行寡悔,禄在其中矣。” 

    【注释】 

    (1)子张:姓颛孙名师,字子张,生于公元前503年,比孔子小48岁,孔子的学生。 

    (2)干禄:干,求的意思。禄,即古代官吏的俸禄。干禄就是求取官职。 

    (3)阙:缺。此处意为放置在一旁。 

    (4)疑:怀疑。 

(5)寡尤:寡,少的意思。尤,过错。 

    【译文】 

    子张要学谋取官职的办法。孔子说:“要多听,有怀疑的地方先放在一旁不说,其余有把握的,也要谨慎地说出来,这样就可以少犯错误;要多看,有怀疑的地方先放在一旁不做,其余有握的,也要谨慎地去做,就能减少后悔。说话少过失,做事少后悔,官职俸禄就在这里了。” 

    【评析】 

    孔子并不反对他的学生谋求官职,在《论语》中还有“学而优则仕”的观念。他认为,身居官位者,应当谨言慎行,说有把握的话,做有把握的事,这样可以减少失误,减少后悔,这是对国家对个人负责任的态度。当然这里所说的,并不仅仅是一个为官的方法,也表明了孔子在知与行二者关系问题上的观念,是对上一章“知之为知之”的进一步解说。 

    【原文】 

     ◎哀公(1)问曰:“何为则民服?”孔子对曰(2):“举直错诸枉(3),则民服;举枉错诸直,则民不服。” 

    (1)哀公:姓姬名蒋,哀是其谥号,鲁国国君,公元前494 ̄前468年在位。 

    (2)对曰:《论语》中记载对国君及在上位者问话的回答都用“对曰”,以表示尊敬。 

    (3)举直错诸枉:举,选拔的意思。直,正直公平。错,同措,放置。枉,不正直。 

    【译文】 

    鲁哀公问:“怎样才能使百姓服从呢?”孔子回答说:“把正直无私的人提拔起来,把邪恶不正的人置于一旁,老百姓就会服从了;把邪恶不正的人提拔起来,把正直无私的人置于一旁,老百姓就不会服从统治了。” 

    【评析】 

    亲君子,远小人,这是孔子一贯的主张。在选用人才的问题上仍是如此。荐举贤才、选贤用能,这是孔子德治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宗法制度下的选官用吏,唯亲是举,非亲非故者即使再有才干,也不会被选用。孔子的这种用人思想可说在当时是一大进步。“任人唯贤”的思想,在今天不失其珍贵的价值。 

   【原文】 

    ◎季康子(1)问:“使民敬、忠以(2)劝(3),如之何?”子曰:“临(4)之以庄,则敬;孝慈(5),则忠;举善而教不能,则劝。” 

    【注释】 

    (1)季康子:姓季孙名肥,康是他的谥号,鲁哀公时任正卿,是当时政治上最有权势的人。 

    (2)以:连接词,与“而”同。 

    (3)劝:勉励。这里是自勉努力的意思。 

    (4)临:对待。 

    (5)孝慈:一说当政者自己孝慈;一说当政者引导老百姓孝慈。此处采用后者。 

    【译文】 

    季康子问道:“要使老百姓对当政的人尊敬、尽忠而努力干活,该怎样去做呢?”孔子说:“你用庄重的态度对待老百姓,他们就会尊敬你;你对父母孝顺、对子弟慈祥,百姓就会尽忠于你;你选用善良的人,又教育能力差的人,百姓就会互相勉励,加倍努力了。” 

    【评析】 

    本章内容还是在谈如何从政的问题。孔子主张“礼治”、“德治”,这不单单是针对老百姓的,对于当政者仍是如此。当政者本人应当庄重严谨、孝顺慈祥,老百姓就会对当政的人尊敬、尽忠又努力干活。 

    【原文】 

     ◎或(1)谓孔子曰:“子奚(2)不为政?”子曰:“《书》(3)云:‘孝乎惟孝,友于兄弟。’施于有政(4),是亦为政,奚其为为政?” 

    【注释】 

    (1)或:有人。不定代词。 

    (2)奚:疑问词,相当于“为什么”。 

    (3)《书》:指《尚书》。 

    (4)施于有政:施:一作施行讲;一作延及讲。 

    【译文】 

    有人对孔子说:“你什么不从事政治呢?”孔子回答说:“《尚书》上说,‘孝就是孝敬父母,友爱兄弟。’把这孝悌的道理施于政事,也就是从事政治,又要怎样才能算是为政呢?” 

    【评析】 

    这一章反映了孔子两方面的思想主张。其一,国家政治以孝为本,孝父友兄的人才有资格担当国家的官职。说明了孔子的“德治”思想主张。其二孔子从事教育,不仅是教授学生的问题,而且是通过对学生的教育,间接参与国家政治,这是他教育思想的实质,也是他为政的一种形式。

    【原文

     ◎子曰:“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大车无輗(1),小车无軏(2),其何以行之哉?” 

    【注释】 

    (1)輗:音ní,古代大车车辕前面横木上的木销子。大车指的是牛车。 

    (2)軏:音yuè,古代小车车辕前面横木上的木销子。没有輗和軏,车就不能走。 

    【译文】 

    孔子说:“一个人不讲信用,是根本不可以的。就好像大车没有輗、小车没有軏一样,它靠什么行走呢?” 

    【评析】 

信,是儒家传统伦理准则之一。孔子认为,信是人立身处世的基点。在《论语》书中,信的含义有两种:一是信任,即取得别人的信任,二是对人讲信用。在后面的《子张》、《阳货》、《子路》等篇中,都提到信的道德。 

    【原文】 

     ◎子张问:“十世(1)可知也?”子曰:殷因(2)于夏礼,所损益(3)可知也;周因于殷礼,所损益可知也。其或继周者,虽百世,可知也。” 

    【注释】 

    (1)世:古时称30年为一世。也有的把“世”解释为朝代。 

    (2)因:因袭:沿用、继承。 

    (3)损益:减少和增加,即优化、变动之义。 

    【译文】 

    子张问孔子:“今后十世(的礼仪制度)可以预先知道吗?”孔子回答说:“商朝继承了夏朝的礼仪制度,所减少和所增加的内容是可以知道的;周朝又继承商朝的礼仪制度,所废除的和所增加的内容也是可以知道的。将来有继承周朝的,就是一百世以后的情况,也是可以预先知道的。” 

    【评析】 

    本章中孔子提出一个重要概念:损益。它的含义是增减、兴革。即对前代典章制度、礼仪规范等有继承、没袭,也有改革、变通。这表明,孔子本人并不是顽固保守派,并不一定要回到周公时代,他也不反对所有的改革。当然,他的损益程度是受限制的,是以不改变周礼的基本性质为前提的。 

    【原文】 

     ◎子曰:“非其鬼(1)而祭之;谄(2)也。见义(3)不为,无勇也。” 

    【注释】 

    (1)鬼:有两种解释:一是指鬼神,二是指死去的祖先。这里泛指鬼神。 

    (2)谄:音chǎn ,谄媚、阿谀。 

    (3)义:人应该做的事就是义。 

    【译文】 

    孔子说:“不是你应该祭的鬼神,你却去祭它,这就是谄媚。见到应该挺身而出的事情,却袖手旁观,就是怯懦。”

    【评析】 

    在本章中,孔子又提出“义”和“勇”的概念,这都是儒家有关塑造高尚人格的规范。《论语集解》注:义,所宜为。符合于仁、礼要求的,就是义。“勇”,就是果敢,勇敢。孔子把“勇”作为实行“仁”的条件之一,“勇”,必须符合“仁、义、礼、智”,才算是勇,否则就是“乱”。


    上一篇:《论语》之为政篇 ( 上 )

    下一篇:《论语》之八佾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