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感的九月

2014-11-25 阅读次数:5031    

 天镇第四小学 石头


    姥姥走了。无声无息的离开了这个世界,很平凡,也很平常。经历了时代的变迁,历经了人生的坎坷,辛辛苦苦的劳作了一辈子,一辈子中国式的农民。这一世的风风雨雨、酸甜苦辣,伴着姥姥度过了87个春夏秋冬。

    在我的心里,姥姥是我最尊敬的长辈,打小我就是在姥姥家长大的,在姥姥的呵护下成长,听妈妈说我小时候由于出生时候肺部发炎,出生后就一直咳嗽,当时医疗条件的限制,送去姥姥家的时候,还是每天的喘气咳嗽,姥姥就用自己的土办法,在我每天睡觉的时候,把她的大手放到我的后背,用手掌的温度来温热我的后背,结果一年后奇迹般就好了。在姥姥所有的儿孙中,姥姥应该带我时间最长,有好吃的也是最最惦记着我,姥姥虽然没有文化,但姥姥总是用最最朴实的行动教育着我,记忆深处:雨天姥姥抱着我回家,滑倒在路上,只记得姥姥的胳膊擦破了,虽然我那时还小,但幼小的心灵还是能感到姥姥怕我害怕,忙说没事、没事,爬起来,抱起我,继续往回赶路。记忆中,姥姥家的院子快和住的窑洞一样高了,院子里是姥姥姥爷开垦的菜地,当然每天都是姥爷挑水浇地,院子上面便是更高的山崖,上面都是一些老杏树,也是我的乐园,爬树摘杏,上山钻洞,都是我最快乐的游戏,那时候也不知道什么是危险,姥姥也从来不强调,因为几个孩子都是这么带大的,这些姥姥都很放心,让我放开手脚去玩,去接触大自然,打谷场、西瓜地,让不懂事的我流连忘返。这样的记忆很多很多,让我终身难忘,就在姥姥的小山村,我度过了六年快乐的时光,直到上小学,我才离开姥姥家。

    上学以后,每年的暑假大部分的时间也是在姥姥家呆的时间最长,和舅舅家的姐弟们玩耍打闹,有时候,也会给姥姥添点小麻烦,踩坏了别人家的庄稼,总是姥姥出面解决,偷了别人家好吃的大杏,也是姥姥摆平,实在淘气的不行,就让姥爷带着我们几个去地放牛,光秃秃的大山,起伏的山脉,给我成长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迹。

    可惜的事,这些年来,有时候忙的很少回姥姥家,每次回去都是给姥姥买上一大堆的食品,坐上一小会儿就没有了话题,每次就是姥姥问寒问暖,没有太多的交流,加上姥姥年事已高,很多时候,只是几句的寒暄,没有太多的语言。而今自己也是而立之年,太多的太多,真的没有了,给予姥姥的没有什么,只有每次交手机费的时候顺便给姥姥的手机交上,打个电话告姥姥一声,“姥姥手机费我给交了”姥姥也总是说:“不用、不用,你也挺紧的,等回来姥姥给你。”其实,这样的时候,真的没有几次!

    时间就是这么的过去了,在蛇年的九月,姥姥平凡的走完了人生的最后,静静的走了,走的好远、好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