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佛

2020-08-05 阅读次数:459    

宋立建

    和平第一次出门打工时,妈妈就对他说:“平儿,出门在外要多行善事,多吃苦,千万要注意安全。”

    如今三十年过去了,妈妈的话总在和平的耳畔回旋,他也践行了妈妈的嘱咐,从铲煤工、班组长、大队长,现在是一乡镇煤矿的生产矿长。

    和平的老婆凤荣,在和平最艰苦的时候,发誓与他同生死共患难。凤荣生儿育女,勤俭持家,还日夜为和平的安全担心。为此,凤荣特意地在庙上请了尊如来佛像供奉于家中,虔诚地祈祷保佑平安。

    和平每次从千里之外的煤矿上回来,不顾旅途的疲劳,进门就寻找营生,洗衣服,做饭洗锅……上高中的女儿看到傻乎乎的爸爸,再看看笑容满面的妈妈,幽默地夸赞妈妈:“妈妈,我爸爸一回来,你就变成了一位高傲的公主了。”

    “是呀,妈是那苦守十八年寒窑的王宝钏,苦尽甘来,感谢大慈大悲的如来佛主,阿弥陀佛!”

    和平笑得眉头紧蹙,自己淌过的汗水,矿友们有目共睹,帮助过的人不计其数,安全生产深得老板信赖,怎能归功于佛主保佑?和平不反对老婆的信养,却知道积善成德,胜过那每天烧香拜佛。

    今年农历五月初三,和平的父亲因脑溢血猝然离世,他跪在父亲的灵柩前哭得昏天黑地,捶胸捣地地大骂自己的不孝。围看的人跟着抹泪,却又纷纷议论,他对父母的孝心村里的人谁不眼红。

    安葬完父亲,送走了最后一拨亲朋,和平环顾空荡荡的屋子,往日的一切都不再复存。妈妈在院子里孤独地望天,和平的心如虫噬。

    和平上有两个姐姐,大姐夫死于矿难,大姐改嫁他人。二姐疾病缠身,生活难以自理。父亲死的悲惨,咽气跟前无儿无女照料。养儿防备老,百善孝为先,照顾妈妈是他天经地义的责任。于是,和平封了老屋的门窗,把妈妈接到自己家里。

    凤荣极不情愿地嘟嘟:“要不是生了咱一个,凭啥就咱们侍候?”

    “好我的老婆大人,你心存善念,慈悲为怀,阿弥陀佛!”和平双手合什,乞求着老婆。

    这几天,凤荣在视频上对和平说,她吃饭不香,成天少精无神,心口像有块大石头压着。和平安排好矿上的工作,匆匆忙忙地往家赶。

    中午吃饭时,妈妈缩手缩脚地坐在餐桌前,十岁的童童问奶奶:“奶奶,你今天不在自己的屋子吃饭了?”

    和平一愣,忙问儿子怎回事。童童回答:“我妈摔盆子打碗的,没有好脸色。我奶奶大概怕了。”

    和平的双手颤抖,心中的火气冲到嗓喉,他一拍桌子:“凤荣,你过分?”凤荣从没见过和平发这样大的怒火,但她也不软弱,把碗筷摔在桌子上:“我咋了,我不给她吃、不给她穿?我侍候你们小的又侍候老的,我没罪了?”

    “我妈就知道拜佛。”童童又在添乱,大概是对妈妈的做法极度得不满。和平怒火陡增,欲冲向佛龛砸毁佛像,妈妈死死地抱住:“平啊,你不能呐!凤荣对妈很好,是妈不习惯在餐桌上吃饭,你别听童童瞎说,是妈的错。”和平把妈妈抚在椅子上,声泪俱下:“妈,是儿子不孝,让您受委屈了!”

    妈妈拽着和平的胳膊连连说:“妈不委屈,妈享福呢。”然后压低声音又说:“快去哄哄你媳妇。”

    和平看向老婆,老婆正呜呜呜咽咽地啼哭。他有些心疼,浑身的火气瞬间熄灭。他笑嘻嘻地走到老婆跟前,轻轻地擦去老婆脸上滚动的泪珠,然后晓之以礼,动之以情地道歉并开导:“凤荣,对不起,我不该向你发火。不过你也想一想,你成天烧香拜佛是为了甚?你这样做,你说我能心安吗?”

    和平的话像一粒定心丸,定住了老婆的哭泣声。凤荣抹了把眼眼,偷偷地瞄了眼婆婆。和平趁胜追击:“凤荣,记的有句古话,在家不敬娘,何必多烧香。咱妈就是一尊佛,你应该敬她!”

    凤荣眼睛放亮,顿觉神情气爽,她走到婆婆跟前,双膝跪在地上:“妈,我错了!”

    “爸妈,你们快看,我奶奶真像活佛。”童童的新发现,逗得一家三代人笑逐颜开,笑声久久地回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