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幕闪闪

2020-07-07 阅读次数:859    

郝然

    童年,最快乐的事莫过于看露天电影了!

    放电影的时间大部分是在农闲季节。

    看吧,两根又细又长的木杆戳起来了,木杆上各挂上一个喇叭,中间拉上了一块白色的幕布。

    为了抢占好位置,天一擦黑儿,人们就搭伙地拿着手电筒,拿着椅子或凳子一路有说有笑地来了,个别老头老婆子也拿着马扎子、蒲团来凑份子,简直像过年一样热闹。小孩子们来得早,记得我常常不吃饭就去。电影没开演,大人们就凑在一起唠嗑:谁家的儿子儿媳孝顺啦,谁家的庄稼收成好啦,谁家的牲口下了几个崽啦……一时间,电影场上人声鼎沸。也有个别年轻人精力过剩,斗嘴、打架。等放映员酒足饭饱来到现场时,人们就兴奋地大喊:“放映员来了,快演上了!”于是打架的也不打了,唠嗑的也不唠了,电影场上安静下来了。有的好事者就硬挤到放映机前坐下。这时候,放映员的一行一动都成了“焦点”。放映员调试焦距、试镜头的时候,一些人,特别是孩子们,将脑袋、手故意朝光束里伸,以至被放大投射在银幕上,从而招致人们的一片笑骂。

    有时候,村干部也在电影放映前借机说点事,什么别让自家的牛犊子去祸害庄稼啦,村里想搞点什么副业啦等等。

    电影开演时,全场鸦雀无声。随着银幕上人物的出现与情节的展开,人们一下子置身于电影的世界了。夜幕下,几千双眼睛都在盯着银幕,几乎连眨都不眨。此时,月光、星光与银幕的光芒连成一片,给露天电影增添了神秘浪漫的色彩。

    通常时候,一晚上演两个片,一个是人们俗称的“加片”(大部分是农业科技片,免费放映,时间不长),另一个当然就是“正片”了。

    记得那时候演的电影有《小花》、《咱们的牛百岁》、《啊,摇篮》、《地道战》、《地雷战》、《刘巧儿》、《山路弯弯》、《人生》、《花为媒》、《秦香莲》、《平原游击队》等。老年人爱看戏曲片,我们小孩子爱看战争片(那时侯武打片好像还不多)。

    当演完一卷的时候,人们又热闹一阵,一时间,人影晃动,吵吵嚷嚷。散电影的时候呢,大人喊孩子,孩子喊大人,手电筒光上下翻飞。

    在回家的路上,大家还沉浸在电影的回忆中,他们一边走一边议论电影中的人物和故事,或者夸赞,或者破口大骂。

    看露天电影,宛如饮一杯陈年老酒,越咂摸越有味道,体会到的是善良,是温情。看露天电影洒脱、温馨、朴实。

    夜晚依旧,蓝天依旧,而露天电影早已没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