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塞雄关李二口

2020-06-04 阅读次数:1583    

李海亮

    雄伟的万里长城是一本大书,它的每一页都异彩纷呈。而位于天镇县的李二口长城,在沧桑中尽显奇特俊美,又极具代表性。作为一段古老而年轻的遗迹,近年来其名气在逐年飚升。你若想感受它的震撼,就请随我走近它,去领略那彩练般飘逸的紫塞雄关。


古今相融,如诗如画


    早就想去看看李二口长城了,去年国庆假期的一天早晨,即兴冲冲驱车前往。进入天镇后,沿途都能看到去往李二口的路标。下高速后走了十来里,路边出现一帧牌坊,上书“李二口村”几个红色大字,牌坊建的很漂亮,既有古代元素,亦有现代气息,古今融合十分相宜,嗯,就凭这个牌坊的气势,对李二口长城就有了好的印象。

    从牌坊往西走,经过曲曲弯弯的水泥路,眼前豁然开朗,黛色的长城、雄浑的山脉、精致的村庄构成一幅艳丽的水彩画,那个簇新的小村子,座拥在大山的怀抱中,挂在画轴底部。村子的西侧沿山脚有一道城墙,从山根向山脊到山顶还有一道城墙。举目望去,那长城宛如一条飘带蜿蜒飘向远方。秋日的高粱红红的,淡黄色的玉米杆像军阵一样叠立在长城脚下,成片的向阳葵深沉地低倾着头,似在向大地诉说着什么。整个画面又像极一个巨大的盆景,秋景烘托着长城,长城点缀着秋景,使那盆景充满生机,极富诗意。

    长城环抱的李二口村,位于狼卧山南脚下,东傍河沟,南贴长城,依北山坡走势而筑房。据说这里曾经贫瘠而荒凉,而如今的李二口村,崭新的游客服务中心、休闲广场、绘画书院等设施让人眼前一亮。一栋栋新民居拔地而起,几十间窑洞民宿也正在建设中,清澈见底的黑石崖沟山泉水从村中央穿过,溪水缓缓流出,村容村貌焕然一新,村前的高速公路已经通车。李二口村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正在变为现实。9月份刚在这里举办了2019年《中国农民丰收节》活动,时隔不久我们当然还能感受到那浓烈欢快的节日气氛。

    那天是个好天气,阳光灿烂,秋高气爽,典型的大同蓝,到此来游览的人还真不少,村东的停车场上已差不多停满了汽车。我们将车停好后,向村里走去,从停车场穿过一条南北向的公路,村子就在跟前了。村东有两条路,一条由东直达村西,一条向南延伸又拐向西,路是宽敞的柏油路,可以一直向上开到长城的脚下,在那里还设有一个停车场,专门是为看长城的人们修建的。根据村民指引,我们沿村中向南的柏油路,向山上的城墙走去。 


质朴沧桑,飘逸俊美


    天镇是外长城进入山西之起点,属“边隅之要害”,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战略位置十分重要。所以,天镇有汉长城、北魏长城遗址,但规模较小,墙体不存,仅留残迹和基础轮廓,现存比较完整的是明代的外长城,而李二口长城正是明长城的重要组成部分。明朝自嘉靖25年在天镇修筑长城,并相继扩建增修,逐步形成和长城相匹配的城堡、烽台相联的防御体系。长城由西自阳高县十九墩村进入天镇县,依山脚东来,经过水磨口、六墩、榆林口、化皮庙、白羊口、石圐圙、薛三墩,尔后转北,攀二郎山,压桦岭,从红土沟(桦门堡)下杏园窑、保平堡、西马市,跨西洋河,接新平堡;然后一分为二,一支沿山梁北去,经木瓜墩折而向东,走双山脊,越三角沟出县境;另一支沿双山脚东去,经二十墩、十六墩、八墩至平远头,接镇口台出境。城墙每隔百米左右置一敌台,台高15米左右。约500米置一座墩台,另外还有大边墩、二边墩、腹里接火墩,在明代每墩专设墩兵三五人,拔沙田四五十亩,耕种养赡,专司瞭望,平安或闻警,依规定燃放烟火相报,并放号炮。凡边口要隘,亦筑墙砌垣,派兵防守,从县境西到东,依次有水磨口、榆林口、白羊口、李二口、张仲口、瓦窑口,那时还有砖磨口、董窑口等,这些口既是出入长城的通道,又是防御要地。

    李二口长城依山势起伏,因山脉蜿蜒。历经500年的风雨剥蚀和无数次的战火硝烟,残破斑驳严重,但是也有比较完好的部分。由张仲口到李二口再往山顶上攀爬的这一段,就是现存较完整的土筑长城,宽5至8米,高10米左右,城墙上垛口根基遗迹基本完整。在山底望向长城,一山一山,山山相连,长城沿山脊蜿蜒而行,宛如腾飞的巨龙,亦像是一条彩练在当空飞舞!

   墙的两边各有一条蜿蜒崎岖的黄土小路,小路陡峭而杂草丛生,踏上去黄土飞扬,山坡上散落着一些黑色石头,不知是因为战火的烧烤,亦或是火山喷发的遗迹,更不知它们存在有多少年了?孤独的老树矗立在那里,不知亲眼见识了多少征夫的眼泪,不知亲身经历了多少生离死别,不知目睹了多少兴衰荣辱,还有许多小树扎根在城墙上,在寒风中摇曳,展现了极强的生命力,远远看去分外醒目。


艰苦卓绝,众志成城


    我们艰难地向上攀爬,越往上走,风越大,路越不好走,一会儿身上流满汗水,呼吸也急促起来。登斯长城,我仿佛看到几百年前那恢弘的筑城景象,边城交通闭塞,自然条件恶劣,经济极端困难,连烧砖的煤和柴火都短缺,成千上万的边塞军民当年就是汇聚在脚下这片土地上,大家呼喊着号子,沿着陡峭的山路,艰难地往山上抬着黄土,将自己的汗水鲜血与黄土融合,众人凝聚起力量夯实每一寸城墙,经过无数个艰苦的日日夜夜,柔软的黄土变成了抵御外敌的坚固堡垒。据说那五百米一个墩台,在夯筑的时候比其它墙体更费事,要拿小米熬成汤,然后把汤和到土里面,起到粘结作用,类似现在混凝土一样。融入军民智慧、汗水与鲜血的土长城,经过战火的淬炼,朴实无华,时至今日仍顽强地屹立在那里,呵护着黄土地的尊严。

   顺着坍塌的墙体我艰难地登上了城墙顶部。站在这里,遥望远方,一个个烽火台与黄土地浑然一体,逶迤在群山之间,向天际边延伸,长城像长长的臂膀,紧紧拥抱着美丽的河山。思绪亦随着长城的曲折蜿蜒而无限地延展,脑海中演绎着古代的英雄群像。当年那些将士就站在这里,警惕地注视着前方。当预警的烽火点燃,传来战斗的信息。面对敌军疯狂的马队,明军将士热血奔涌,勇敢地迎向敌军,瞬间展开一场生死搏杀。是的,现今在这古战场上已看不到任何将士的墓碑,但很多年轻的生命就终结在这里,是他们用生命与鲜血守护着长城内的父老乡亲。这融入无数戍边将士英灵的土长城,记录了他们英勇抗敌的不朽篇章。

    时间已经逝去五百年,长城早已失去了原有的军事功能,现在战争已进入信息化时代,新型武器的大量投入,使得战争向无人、无声、无形中飞速转变,新的战争形态更令人惊悚。但无论战争如何残酷,无论是在雪山、海岛,还是在茫茫戈壁、原始森林,总有无数的军人像当年戍边的将士那样警惕地守护着国土,正是他们用热血与智慧构筑起更坚固的现代长城,才确保了这片土地上父老乡亲安宁幸福的生活。


传说奇特,精神永存


    关于李二口村名的来历,有各种说法。一种是李二口村原名为李二沟,是因有李氏二者定居东沟(又称河沟)而得名。至今有李二家坟、李家坟遗址。清代,最晚在乾隆十八年前,李二沟设税卡,改李二沟为李二口。

    还有一种说法是在明朝年间,北方瓦剌部经常由此袭扰中原,朝庭命在此修建长城。一次召幕的兵卒中,为首的名叫李二,兵卒们白天晚上连续劳累,有的逃走,有的死去,已换了几茬人,唯有李二从始至终一直坚持了下来。一天傍晚他刚下工走回住处,边关突然响起号炮,燃起狼烟,军兵奋起抵抗入侵者,然而瓦剌军人多势众且突然袭击,镇守的军兵眼看抵挡不住狼虎般的冲击。李二早带领一队民工,悄悄地从侧后包抄敌军,打了瓦剌军一个措手不及,明军趁势从正面攻击,一举击溃敌军,事后镇守这一带的总兵周尚文,才得知李二不仅善修长城,而且武艺高强、深谙韬略,随即让他镇守这个关口,从此瓦剌部的铁骑就很少由此突破。他的后代也一直在此守护,渐渐地这个地方便叫了李二口。

    李二口长城与其它长城不同,在李二口村西贴着山脚有一段土城墙,由南向北延伸直到瓦窑口村,原来长5公里。起初的设计是放弃山后新平至西洋河等地面,从李二口、瓦窑口直修到永嘉堡。后来认为贴着山脚修建起不到有效的防御作用,遂重新划定长城走向,才往山上修到新平堡、新平尔直到宣化府桃沟,也因此使李二口长城形成了一个倒“丁”字形。

    在一个地界上,出现这种重叠修建城墙的情况,在万里长城中实属罕见,这是嘉靖年间,明长城修建走向的一个决策反映,从某个角度也说明朝庭对这段城墙的重视。据传说,李二口长城由山脚修建,改为向山顶修建,与当年李二竭力上书谏言,总兵周尚文呈报朝庭批准极有关联。

    置身于此,感受着独特古长城的历史沧桑。我在想这苍劲飘逸的长城,像一幅彩练从古代飘来,经历了无数兵燹战火,一直飘扬到现代,它还将一直飘到未来。它曾庇护了无数爱好和平的人民,亦给后人贡献了一种叫做“长城”的精神,未来它还将激励人们,将这种“长城”精神传之万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