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你手时杏花开

2020-04-27 阅读次数:1922    

宋立建

    一九五二年,我国开展了大规模的扫盲运动。二叔在县里下设的一个区人民政府工作,区政府派他回村开展扫盲运动工作。那年二叔二十四岁,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怀着建设新中国的梦想,他挨门挨户地做宣传,苦口婆心地动员人们学文化,只有学好文化才能国富民强。

    二叔来到杏花家,院子里的杏花开得正浓,蜂儿在枝杈间“嗡嗡”穿梭,蝴蝶在花朵上蹁跹起舞。杏花坐在树底下,纳着鞋帮唱着小曲:“满天天星星一颗颗明,全村村就数你一个人……”二叔顺着飘来的歌声寻去,边走边喊:“杏花、杏花,你咋不去学文化?”杏花手腕腕发软,食指头肚子被针扎得见红,心中的“小鹿”撞击着心房,低下头慌忙回答:“我不去,我不学。”

    “那不行,不学文化就是个睁眼瞎。走,跟我走!”二叔不由杏花推托,拉起她的嫩手手往外走。杏花吓得杏眼圆瞪,但,一股男子汉的气息沁入心脾。她半推半就地不舍离开,任由二叔甜蜜地拉着。

    村北头的大庙里,拥拥挤挤地坐下了一大片人,一个文文静静的女老师正在黑板上写着:幸福不忘毛主席,翻身不忘共产党。二叔铁塔般地站在讲台上,虎眼炯炯地望着父老乡亲,铿锵有力地讲解着有文化的好处,鼓励人们勤奋学习。他的精彩演讲赢得了阵阵掌声。二叔懂得很多,他宣传《土地法》、《婚姻法》等,还给姑娘们讲《小二黑结婚》,故事里的小青和赵振华的爱情故事,吸引得姑娘们心花怒放。杏花听得杏眼圆圆,喜得柳眉弯弯,俏脸白里透红,心脏“嗵嗵”地跳个不停。

    杏花含羞带笑地跟二叔说:“你拉了人家的手,你就得娶人家!”说完,双手捂脸就跑了,把一颗姑娘的春心丢给了二叔。二叔惊喜得嘴巴张成个“O”型,这天上掉下的林妹妹,确实让他措手不及。二叔和杏花恋爱了,杏花也就成了我的二婶。二叔扛枪参加革命,在枪林弹雨中冲锋陷阵。苦海里长大的穷孩子翻身做主人,如今又有天仙似的女人终生相伴,他激动地向二婶发誓:“杏花,我拉了你的手,从今后我要永远永远地保护你。否则,天打五雷轰!”二婶感动得梨花带雨,柔柔地靠在二叔的胸膛上。

    二叔的婚礼定在腊月初八,象征着以后的日子过得红红火火。腊月初一早上,下了一天一夜的鹅毛大雪停了下来,田野里的荒草、树叶以及人们收秋时丢失的粮食,一切都被厚厚的积雪覆盖。生活在山野里的鸟兽们拼命地挤到村边,伺机偷一点点食物,特别是有头大灰狼,大白天地闯进村子叼走了几只鸡。

    初四那天大中午,二婶要上茅厕,她家的茅厕在大门外,离大门口足有五十米。二婶穿着一身红妆,在“素裹”的簇拥下,边走边憧憬着大后天的喜悦,不知不觉地解开了裤带。忽然,一头大灰狼从茅厕跳出,呲着血盆大口向二婶张牙舞爪,二婶“啊哟妈呀”地提着裤子往回跑,雪地里埋着的一块大石头把她绊倒,整个身子重重地平趴在地上,提裤子的双手还压在肚子底下,雪地上洇出了一坨鲜红,左眼上还插着半截尖尖的蒿草棍……

    二婶成了瞎子,村里的人们议论纷纷,人们为二婶惋惜,且不说二叔是区政府的副区长啦,就是一个普通百姓,谁愿意跟一个瞎子白头到老?然而······   

    杏花开了,满山坡坡的馨香。改革开放后,二叔承包了村南头的坡地,他种植了满坡杏树。每年花开的季节,二叔拉着二婶的手来到杏林,听蜂儿“嗡嗡”地唱歌,看蝴蝶在花蕊上跃跃飞舞。二叔站在不远处喜滋滋地问二婶:“杏花,你看到了蝴蝶了吗?”二婶的“毛杏眼”面对洒进树林里的一缕阳光,美美地回答:“看见了,看见了,那边是一只白的,这边是一只花的,哈哈哈哈,我有一双明亮的眼睛!”二婶笑着,手指向二叔,幸福地享受着花香的沐浴,陶醉在人间仙境。她百感交集地问二叔:“苏林(二叔的名字),你为了我这个瞎眼女人,放弃高官厚禄,你后悔不?”二叔豁着牙,长满老茧的双手拢在嘴上成喇叭状,对二婶、对蓝天白云、对青山绿水,他大声地回答:“不——后——悔!”声音震耳欲聋,久久地回荡到2005年,二婶先二叔一百天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