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27 阅读次数:2003    

王庆   

    八个月的小孩突然双眼紧闭,脸色发青,不哭也不闹了,只有嘴在一张一翕证明他还有气息存在。年轻的爹妈早已吓得面如土色。村里年长的人来安慰他们:“别伤心了,赶快找人挖个坑埋了吧,这孩子命短。再说了,一口袋黍子才蹦出一颗来,还愁没个叫爹的!”

    这时,爹的一位懂医学的同学正巧来到村里,他看到孩子的情况后接连催促:“快走!赶快到医院,这孩子还有救,只是脱水了,可惜我这里没有输液的器具。”“你听我的,快走吧!”大伯不抱任何希望:这孩子明明已和没气的一样了,走不走也是白费劲。

    当爹的心急,找来种地时挎粪的笸箩,将一块小垫子铺进去,把那几乎是死了一般的孩子放了进去,再蒙上小被子,执意要走。“哪里也是黄土埋人,死了就随便埋了算了。”

    众人还在争执,另一位大伯挎起放孩子的笸箩朝着离村十五里医院的山路方向跑去。早已惊吓得没了主意的妈疯了般跟着一起跑去。

    时已接近傍晚,秋风吹得人身上有些发紧。刚刚收割完的庄稼地里有什么干枯的叶子发出一种尖厉的叫声。走上一处坡梁,一位大伯还要坚持往回返。爹说:“走吧,什么时候没气了再返!”

    没有月光,仅凭一只光亮微弱的手电照明,三个男人轮流挎着小孩大步走,一向胆小的妈只有一路小跑才能跟上。远方传来一声声邻村的狗吠,显得那样遥远,那样无助。

    四个人都没有了话,只有八只脚不断地在深秋原野里的黄土地上踩出无节奏的声响。妈不住地上前去摸孩子的小脚,还好,还有体温。又上了一座山梁,突然听到一声微弱的哭声,是孩子的哭声!

    四个人围在一个避风的土墙下,不敢揭开那张被子,因为谁都有一种这孩子真的要走了的预兆!妈不知哪来的那么大的胆子,第一个揭开被子,见小孩的嘴在张,就说,让我奶他一口吧。谁知,那小孩居然又懂得了吸吮,但绝对没有力气。

    奶了几口,再继续急着赶路。

    走上最后一道沟梁,已能看到医院的灯光。这时,孩子又发出了轻微的哭声。当再次喂了他一次奶后,大家一口气跑到了医院。

    已是晚上九点多,公社卫生院值班的大夫认真地检查后,立即挂起药瓶输液。大约过了半个时辰,那孩子的脸已由青变红,由红变亮,哭声开始在空旷的过道里回荡。四个大人感叹来得及时,感慨医学的神奇,感激医术的精湛。一条命就这样从死亡线上折了回来,所用的药费、手术费一共整整花了五元钱!

    第二天一早,爹妈和两位大伯挎着那装粪的笸箩从另一条小路上走回了村里。村里的长辈一脸惊讶:“孩子咋啦?”

    “好啦!”

    村人简直不敢相信这样的事实,唏嘘之声在山村里回响……

    三十五年后的一个深夜,那位男孩坐在电脑前敲打下那个经历,因为这是爹妈不仅几次讲述给他的一个真实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