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镇雄鸡鸣九州

2019-11-12 阅读次数:565    

李文亮

    快到李二口长城脚下时,车外已是人声鼎沸了,用古人的话“车挂轊,人驾肩”。眼看着大巴车在密匝匝的人群车流中缓慢穿行,真替司机师傅捏一把汗。这样红火热闹的场面,再想找寻我想象中的鸡鸣之声,看来是不容易了。

    今日秋分,也是“中国农民丰收节”,不仅周围四乡八镇的农民们过来看红火,更有国内各级媒体争相赶来报道。毕竟,偌大的三晋大地上,只有两处庆丰收的活动面向全国同步直播,一处是襄汾县的“最早中国”,另一处便是天镇李二口长城的“大同好粮”了。

    在路上,我们便听到东道主自豪地介绍天镇,介绍这里的经济,介绍这里的教育,介绍这里的风景——“鸡鸣一声闻三省”。我在心中暗暗思忖:那该是怎样的一只雄鸡,竟然能鸣彻三省,声传蒙冀。纵然是《诗经》中的“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天镇的这只雄鸡与之相较,怕也毫不逊色吧。

    下得车来,我跟在熙熙攘攘的大队伍之中,如同波浪中的浮萍,相互簇拥着挤向村当中的广场。沿途小贩的吆喝声,欢快热烈的音乐声,呼朋唤友的呼喊声,相机快门的咔嚓声,这里不仅是人的海洋,更是声的海洋。只是,我暂时还没听到那诗句里“声闻三省”的鸡鸣声。

    广场前,“大同好粮”的宣传牌下,谷满仓,菜盈筐。高粱、小米、黍子、玉茭,茄子、柿子、青椒、菜花……秋日的艳阳下,红彤彤,绿澄澄,金灿灿,一幅五彩的丰收图。抬眼望去,古长城横亘在不远的山脊上,拱卫着脚下这方黄土。多少年前,这长城是游牧民族与农耕民族的分界线,金戈铁马、将军白发,一幕幕苍凉悲壮的故事曾在这里上演。

    于是,又想起那鸡鸣声。农业社会,靠天吃饭,靠鸡报时。鸡司晨,当漫漫长夜在一声清脆的鸡鸣声中渐次褪去时,农人们便准备出地劳作了。“鸡鸣而起,孳孳为善者,舜之徒也”,每一个勤劳善良的农民都是“舜之徒”,他们用自己的血汗默默养育着这个古老的民族。让我们一起来倾听历史深处的鸡鸣声吧。

    战国时,齐国的孟尝君入秦,被秦昭王囚禁,虽然借助昭王幸姬的帮助,暂时逃出,却被困在函谷关下。天未晓,关不开,而秦昭王的追兵疾驰将至。千钧一发之际,幸亏孟尝君的门客“能为鸡鸣”,一“鸡”先鸣,众鸡齐鸣。按照秦法,鸡鸣即可出客,孟尝君便侥幸逃离了虎狼之秦。这是救人危难的鸡鸣。

    后来,晋失金镜,神州板荡。年少的祖逖在半夜听到了鸡鸣,他踢醒同伴刘琨,“此非恶声也!”二人拔剑起舞。虽然祖逖的北伐并未成功,但那中夜的鸡鸣声,伴随着击楫中流的誓言,回荡在岁月的长河里。这是催人奋进的鸡鸣。

    对于普通民众,他们最想听到的是怎样的鸡鸣声呢?“邻国相望,鸡犬之声相闻”,为什么非要有战争呢?明朝嘉靖年间,天镇重筑了长城。农人们在长城下祈祷,但愿再无胡马南下,将军北征。他们只希望在祖先留下的这片土地上,鸡鸣时日出而作,犬吠时日落而息。“鸡鸣狗吠相闻而达乎四境”,这是人民梦寐以求的鸡鸣。

    然而,八十二年前,同样是秋天,这片土地却不见丰收的喜悦,日寇的铁蹄蹂躏着天镇。“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那几夜,天镇听不到鸡鸣,只有哀鸿遍野。长城无语,太平何日?

    雄鸡一唱,天下大白,宇宙澄清。历史终于揭开新的一页。耕者有其田,居者有其屋,千百年来农民们翘首企盼的梦想竟然成为现实。经历过饥饿的人,更知晓温饱的可贵;经历过战乱的人,更懂得和平的可贵。承包到属于自己的土地,免除掉持续两千多年的皇粮国税,他们的精力更是全部迸发出来,黄土地也毫不吝啬,报之以累累的果实。在这片曾经浸润了先人们血汗和泪水的土地上,今日终于结满了沉甸甸的大同好粮。

    我悄悄地问身边一位老者:“丰收了,您的生活还想要什么?”他笑了笑,示意我继续看台上的节目。舞台上,农民演员们尽情地歌舞着,那不事雕琢的本色表演,赢得台下阵阵掌声和喝彩。台下是他们的邻居、他们的亲戚、他们的乡人。他们的歌唱给家乡,也唱给自己。他们脸上的笑容,是如此灿烂,如同这秋日的艳阳。观众们纷纷举起手机,记录下这丰收的喜悦。我突然感觉到,这个节日真正属于他们,属于这些勤劳朴实的农民。仓禀实,衣食足,他们更希望全世界都听到自己幸福的声音。

    这时我终于明白,自己在期待一种怎样的鸣声,那是农人丰收的笑语,那是民众和平的欢歌,那是这个民族千百年来的心声——铸剑为犁,天下太平。

    今天,在天镇的黄土地上,在大同蓝的天空之下,让我们一起引吭高歌吧,为了丰收,为了和平,也为了明天。让我们的歌声声闻三省,让我们的幸福传遍九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