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的那一边

2019-10-28 阅读次数:569    

董海英

    靠山屯是一个古老的村庄,位于A城最北端。那里山青水秀,人杰地灵,村民们靠着优越的地理环境,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里。有一群知青在这里插队,他们在这里绽放着青春,谱写着人生。

    1973年,靠山屯又迎来一批插队青年,这批知青来自两个地方,石家庄6人,北京6人。说来也巧,这12人正好是男女各6人。他们被分在一个生产队里,当时集体户吃大灶,于是轮换着做饭,一男一女做一天,每次都是罗念和许诺分在一天。

    罗念出生在石家庄的书香门第,说话风趣,是个幽默的小伙子。

    许诺出生在北京的教师家庭,她眉清目秀,是琴棋书画样样通的才女。

    因为罗念和许诺在生产队朝夕相处,互相照顾,所以两人产生了感情。但是罗念羞于启齿,深藏不露,一直不敢向许诺表明爱意。终于有一天他壮着胆子对许诺喊了一嗓子:“许诺,你要是找对象,那就考虑考虑我。”说完撒腿就跑,不管人家反应过来没。许诺当时完全懵了,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了。她考虑着罗念的表白,因为这些知青都期待着返城回乡,不想在村里处理个人问题。他们都是远离亲人的知青,都有着共同的境遇和心情。也许是为了排遣远离亲人的孤独感,也许真的是感情需要,许诺内心动摇了,她有了想谈恋爱的萌动,因此,几天后,许诺答应了罗念的追求。

    知青中的恋爱是瞒不住人的,也许一个小眼神,一个小动作,就泄露了一切。因此,不必隐瞒,不必掩饰,索性公开交往,倒也没人说三道四,他们便开始了这段热恋。白天都忙着劳动,夜里如果不值班,他俩就会在一起谈劳动,谈思想,谈家里的事……他俩在一起总有说不完的话。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了,这些知青在靠山屯生活了一年又一年,他们对返城变成了遥遥无期的盼望和等待,甚至是绝望。但是这并不影响罗念和许诺的热恋。

    1977年下半年,恢复高考政策一下吹遍了全国,这些知青感到了生活有了希望,感到命运有了历史性的转机,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日子就要结束了!一些有条件的知青回城复习去了,准备高考。罗念和许诺不想分开,所以,他俩继续在村里劳动,边劳动边复习课程,准备高考。

    9月份罗念回城探亲,母亲告诉他,父亲的身体不好,弟弟妹妹们也都在外地工作,为了照顾父母,家里按照政策规定给罗念办理困退返城手续,希望他一定要回到石家庄。处于无奈,罗念把自己和许诺恋爱的事告诉了母亲,并且把许诺的照片拿给母亲看。照片上的姑娘长得温婉大方,罗念的母亲看来确实也喜欢,但是考虑到具体问题,她只能棒打鸳鸯了,说:“我们将你弄回来已经很难了,如果你们结婚了,把她调回来的难度更大;如果两地分居也会有很多困难和麻烦,你必须为自己和许诺负责,这些你都应该考虑。”看着父亲行动不便的身体,看看母亲头上的丝丝白发,也有着对返城的欲望,罗念不再说话,点头答应了母亲。

    探亲假很快结束,罗念回到村里,不知怎样告诉许诺,他心里的压力很大,一方面因为这场恋爱是他主动的,他已经爱上了许诺;另一方面,他觉得家里确实需要他。他希望能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思前想后,罗念觉得先不告诉许诺,也许事情会有转机。

    11月中旬,罗念收到母亲的来信,告诉他困退申请批下来了,但是办手续还需要一段时间,让他做好返城的准备。这时,罗念认为事情不能再拖了,应该告诉许诺了。当许诺听完之后,沉默了一会儿,最后冷静也很痛苦地说:“既然家里不同意,又要把你弄回去,我们还是别谈了,咱们就此结束吧。珍重!”罗念没想到许诺会提出分手,他一时不知该说什么。许诺伤心地摇摇头,泪流两颊,转身走了。罗念知道许诺这一走不会回头,他知道许诺不想让他为难,这使他更加感到许诺的善良。

    分手那天罗念在村里的小路上走了很久很久,他把过去跟许诺走过的路都走了一遍,走着走着,居然在不知不觉中走到了许诺的窗前,望着屋里的灯光,他始终没有勇气走进屋内。闭上眼睛把过去相爱的日子回忆一遍,里面全是许诺温柔端庄的笑脸。

    元旦时,罗念终于返城了,回到他离别五年的家乡,等待分配工作。罗念一直还想着自己心爱的姑娘以后会是怎样的?但是他做梦也没想到,在他回城的一个月之后,许诺的父亲得病去世,她按国家政策接了父亲的岗位,当了一名银行职员,许诺也算是顺利地返城了。但是他俩从那以后没再联系过,没有留下只言片语,从此只能在梦中相遇。

    二十年过去了,这年初冬罗念去北京登八达岭,他登到八达岭最高楼——北8楼,他想在最高处俯瞰这座城市,遐想着能看见曾经的恋人。就在他回头的一瞬间,看见一个似曾相识的背影。“许诺!”他不假思索地喊出了这个名字!没错!这人正是许诺!因为罗念和许诺在初冬的时候认识的,所以,每年初冬,许诺都要抽时间登八达岭的北8楼。她朝着靠山屯的方向遥望着,回忆着那里的点点滴滴……

    做梦也没想到他俩能在八达岭不期而遇!一切仿佛命中注定,在四目相对的那一刻,靠山屯的一幕幕在眼前不断地闪过……

    忆着靠山屯;忆着知青岁月;忆着山的那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