骡子

2019-10-22 阅读次数:595    

王庆

    在动物界,骡子面对自己的家史时一定很尴尬,所以,最好不要触及它的硬伤,如果谁要闲得无聊要去给骡子去修什么家谱,那真是不识相和费力不讨好。

    骡子是人发明的变种。骡子一般不能传宗接代,原因是母骡子不能受孕。好像是它的体温太高或是太低,不宜宝宝在里面存活。这是我小时候在村里听大人们说的,经不起考证。

    骡子的外表既像驴又像马,但它非驴非马的身份却较讨人们喜欢,原因是它体格健壮,高大壮实,干活不惜力,既少有马的暴烈也没有驴的犟劲。

    人们喜欢按自己的行为方式进行物质取舍和下定义。比如对骡子就沿袭母系氏族的那套方式,把骡子分为驴骡和马骡。骡子是驴和马交配的产物,如果母驴与公马所生,则称为驴骡;如果是母马和公驴所生,则称为马骡。这不光是一种宗族的简单叫法,更因为它们有实质性的区别。

    尽管骡子是似驴非驴,似马非马的变种,但从外形上看,驴骡随母的份大些,耳朵大,脸形窄,尤其是嘴巴扁,动不动就哇哇大叫,行家一眼就知道是驴骡还是马骡。周围有一种人,心肠倒也不是有多坏,但就是爱关心别人的事,替别人操心,并且嘴巴大,喜八卦,笑死墙里,淹死墙外,兜不住风水。人们就骂他,骡子卖了个驴价钱,都坏在那张扁嘴上。驴骡的面容无形中流露出一副苦相,缺少一种积极向上的锐气。马骡与驴骡最大的区别除了以上与驴骡相对外形特点外,更多的则是它饱富马的高贵气势。马毕竟曾经是与古代英雄驰骋沙场的功臣,并且浑身透着一股凛凛的气慨,有一种舍生取义的秉性,令人敬仰。所以,古代英雄必骑宝马,而骑驴的多是一些文弱书生,如半夜骑驴推敲“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的诗人贾岛,还有传说中那位喜欢倒骑毛驴的仙人张果老。就是《三国演义》里面纵横捭阖、挥斥方遒的诸葛亮,我觉得他应该骑着毛驴背着古琴更古雅合适些。

    骡子最大的特点是脾性介于驴和马之间,性情温顺,身强力壮,忍耐性强,敬业踏实,服务到位,有责任心。马能跑,驴能叫。把二者的优点综合一下,为己服役,这是人类的发明。在日常农活里,拉车耕地,来回往复,没有一定的忍性,是不能胜任的。所以,人类就喜欢别出心裁地想出各种千奇百怪的办法甚至培育出骡子这类“杂种”为其服务,虽然自诩聪明,实则是一种极其的自私和不道德。你想,你让每天为你尽其力的骡子的身份尴尬不说,更不能认祖归宗,为自己的身世蒙羞,不能高谈历史,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憋屈啊!

    像骡子的出生虽然错不在己,但毕竟不光彩,所以就一辈子甘愿忍辱负重。而像日本那个邻国,总是不愿承认历史,不懂认罪,反而不断变本加厉地搞一些小动作,完全是一种阴谋和危险。它今天篡改教科书,明天把钓鱼岛“国有化”,时不时还要去“拜鬼”,无论如何费尽心机的表演,都只能是欲盖弥彰。选择性地遗忘历史,忘记了自己国家曾经是人类唯一原子弹的试验场,如今反而乐滋滋地腆着脸当人家美国人的帮凶和犬牙,再傲慢和不可一世,也永远不可能真正的强大。

    骡子在使用前也需要进行调教,否则只能是中看不中用的废物点心一个。调教骡子最忌半途而废,那样调不好的骡子容易使性子,动不动就小人一样地翻脸,你总不能整天去和一个牲口治气吧。

    我家曾养过一只没调好的骡子,因父亲不太懂,又贪图它长相漂亮,用自家的毛驴外贴人家几百块钱换来的。它是典型的“一手货”,只让父亲一人使用,有时看起来倒也百依百顺,但无缘无故就会破毛变脸。有时,和我家一起“搁犋”的人来拉它耕地播种,它毫无预兆就发起脾气,两只眼睛变红,人一过骡圈门口,它就把屁股掉过来不让人带笼头,你大声呵斥它一声,它会双耳并起,两只后蹄同时弹起,如果躲闪不及,就会受到它的伤害。父亲抓来一把好草喂它,它根本不给面子,更小瞧父亲的这点把戏,让人没有一丝办法。后来,人们对父亲开玩笑说,想使用你家的骡子,那得看天气阴晴呢!

    村里的一位自称天不怕地不怕的顽孩不信邪,一次套住我家的那只骡子想骑,没想到刚沾到骡子身上就被两下撂倒在地。他不服气,抓住缰绳想再次战胜它,却没有防备那骡子两只后蹄同时扬起,同时及中他的胸口。以后再见到我家那只骡子,只能躲得远远的,再也不敢逞能。正所谓恶有恶果,后来,那只骡子因为伤了易主的主人,被几近打残,又送到了屠宰场。

    多年没有回乡下了,不知现在村里又添了什么有关骡子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