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听圣贤的声音》信念气节篇

15/10/15 阅读次数:3064    


t11.png


    任重道远 死而后已

    曾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乐乎?”(《论语·秦伯》)

    【译文】

    曾子说:“读书人不可以不坚强而有毅力,因为他责任重大而路途遥远,把实现仁德作为自己的责任,不是很重大吗?奋斗到死才罢休,不是很遥远吗?”

    【启示】

    曾子对有志之士提出两条要求:一是要有远大的理想与抱负,以天下为己任;二是实现目标,对事业要有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种精神影响着一代又一代仁人志士,像岳飞、陆游、文天祥等。这种精神仍然是激励人们前进的金石之言。


    谋道不谋食 忧道不忧贫

    子曰:“君子谋道不谋食。耕也,馁在其中矣;学也,禄在其中矣。君子忧道不忧贫。”(《论语·卫灵公》)

    【译文】

    孔子说:“君子考虑如何获取真理,而不考虑如何得到衣食。从事农业生产,有时会饥饿;学习,会得到俸禄。君子担忧的是如何获得真理,而不是贫穷。”

    【启示】

    孔子这句话和“贫而乐道、富而好礼”的一席话,都是论述如何对待贫与富的。贫与富自古到今都是客观存在的,但如何对待,观点却不相同。孔子主张积极的贫富观,从人生追求、人生价值观的高度来看待贫与富。人穷志不穷,这是孔子所主张的;人穷志短,这是孔子所反对的。志就是立志学习,改变命运。贫穷对馁者来说是高山,但对有志者来说却是土丘,踏过土丘就是美好前程。富而好礼,为富不仁,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富裕观,孔子所主张的富而好礼就是志于仁道,行善积德,以义生财,以财辅德。古今都不乏这样的人。可见孔子的贫富观是把贫富当作人生价值观实现的平台,令人深省。


    朝闻夕死

    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论语·里仁》)

    【译文】

    孔子说:“早晨知道了道义,就算当晚死了也值得。”

    【启示】

孔子对道的追求可以说到了视死如归的程度,终生矢志不渝。道,就是仁道。人在世间须知为仁之道,才能立己立人。如果无仁道,必然害人害己。有志之士应向孔子学习,胸怀国家,志学仁道,终生为之奋斗,不虚度此生。否则,即使活八百岁,亦枉为人。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孟子曰:“古之人,得志,泽加于民;不得志,修身见于世。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孟子·尽心上》)

    【译文】

    孟子说:“古代的人,意志能够实现,恩惠给予老百姓;意志不能实现,修养自己的品德立身于世上。处在贫困的时候,保持自身的独善;得志的时候把善推广到天下。”

    【启示】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这句铿锵有力的话表达了一个爱国志士的博大胸怀,被后人当作座右铭。这段话是孟子对当时策士宋句践讲古人如何遵行道义的。孟子讲的这几种情况,最难的是“穷则独善其身”,一个人生活贫困潦倒,却志向不改,继续修养自己的德性,遵行道义,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君子立身于世,即使一生不做官,也不改变自己所遵行的仁德之道,成为百世之师。孔子的学生颜回就是这样的人,被后世称为圣人。贫困不堕青云之志,才是最难的。孟子这句话被后世的人“逃避”现实、“抛弃”自己对社会责任的遁词,“独善其身”成为孤傲自芳、远离时世的人,这是对孟子思想的曲解,是不可取的。


    匹夫不可夺志

    子曰:“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业。”(《论语·子罕》)

    【译文】

    孔子说:“一支军队的统帅可能被劫走,一个平凡人的志向却不能被改变。”

    【启示】

    孔子在这里告诉人们,人的尊贵不在于官位大小、身份高低,而在于志向是否坚定。权势再大的人,如果志向不坚定,随势而变,也不会尊贵;就是一般的人,如果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也是尊贵的。他告诫人们,一旦选定志向,就要矢志不渝,排除万难,坚定不移的去实现。坚定性是实现志向的可靠保证。


    杀身成仁

    子曰:“志士仁人,无求生以害仁,有杀身以成仁。”(《论语·卫灵公》)

    【译文】

    孔子说:“有智慧、有仁德之人,不会因为求生而损害仁,只会牺牲生命而成全仁。”

    【启示】

    这是孔子对仁至高境界的表述。生命是可贵的,但当生命和仁德发生尖锐对立、势不两立时,孔子主张舍生取仁,而决不苟且偷生。对这句话,古人从广义上解释,把禹王胼胝治水、管仲相桓公都说成是仁。后世诸葛亮“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文天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名句,成为千古绝唱,显示了中华民族的浩然正气,影响着一代又一代人,至今仍然是人们的行为准绳。儒家“杀身成仁”的生死观影响深远,对中华民族在真理面前坚贞不屈、视死如归的高尚品格的形成,起了奠基石的铸造作用,成为铁骨铮铮的民族魂魄。


    视死如归

    “富以苟不如贫以誉,生以辱不如死以荣。辱可避,避之而已矣;及其不可避也,君子视死若归。”(《大戴礼记·曾子制言上》)

    【译文】

    以曲意奉迎得到的富贵不如贫穷有个好名声,屈辱地活着不如光荣地死去。耻辱可以避开,就避开它算了,到了不可避开的时候,君子就要视死如归。

    【启示】

    大义凛然,视死如归,铮铮之言,是古今志士仁人的座右铭。以死保节,不乏其人,千古流芳,骨气、正气是人们对付一切邪恶的法宝。


    舍生取义

    孟子曰:“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鱼而取熊掌者也。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也。”(《孟子·告子上》)

    【译文】

    孟子说:“鱼,是我喜爱的;熊掌也是我所喜爱的;如果这两样不能同时都得到,便舍去鱼而取熊掌。活着也是我希望的,行义也是我所希望的。这两样如果不能同时兼顾,便舍弃生命也要选择行义。”

    【启示】

    选择、取舍是人的一生中时时会遇到的四个字。孟子告诫人们:两利相权取其重,两害相权取其轻。每逢举棋不定之时,人们常常以“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的话来权衡决断。“舍生取义”则是人生大节的抉择了。孔子要求志士“杀身成仁”,孟子要求“舍身取义”,二者是一脉相承的。对中国的志士仁人影响极大。诸葛亮提出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宋文天祥则唤出了“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千古绝句。现代人有“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的千古豪言。这些豪言壮言惊天地、泣鬼神,可永照日月。告诫人们在“利义”抉择时,要好好权衡轻重,不要因利而失大节。


    浩然之气

    孟子曰:“我知言,我善养吾浩然之气。”“敢问何谓浩然之气?”曰:“难言也。其为气也,至大至刚,以直养而无害,则塞于天地之间。其为气也,配义与道;无是,馁也。是集义所生者,非义袭而取之也。”(《孟子·公孙丑上》)

    【译文】

    孟子说:“我能够知道古人流传下来的修养的旨意,我也善于培养我的浩然之气。”公孙丑问:“请问,什么叫做浩然之气呢?”孟子说:“这很难说清。它作为一种气,最广大最刚强,以正直的道义去养育它,并且不用邪念伤害它,就会使之充盈于我们人体的内天地之间,流行于外天地之中。它作为一种气,一定要符合仁义和道德;没有这两样东西,就像人饥饿了一样没有力气。它是道德不断培育、积累一定阶段后所自然萌生的人体真气,而不是靠窃取道德的名义就可以取得的。”

    【启示】

    “浩然之气”就是刚正宏大的精神境界,对中华民族的正气、骨气、思想道德的传承,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这种“浩然之气”在民族危难时产生“泰山压顶不弯腰”的骨气;在生活上产生“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高尚情操;在政治清明的太平盛世产生祥和之气,铸造了中华民族魂的脊梁,开拓着中国的希望。在孟子看来,志和气是相统一。志是一个人的意志、志向、思想,气是一个人的气量、气度。志主导气,气是志的表现形式。生活中评价人,说某某人有胆有识,气度不凡,某某人小家子气,气度小。孟子认为气要养,养志即养气,志向高,胸怀大,气度必然大。一个志向高远、胸怀坦荡的人,既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亦可在生死关头表现的顶天立地,大义凛然,至大至刚,电影《英雄儿女》中的王成,手持爆破筒,大声疾呼“向我开炮!”惊天动地,声震人寰。电影《红岩》中的徐云峰、江姐在就义前,昂首阔步,鄙视敌人,凛然不可侵犯,表现出的磅礴气势,盈满天地间,与日月同辉,生动地演示了“浩然正气”。孟子告诫人们,一个人生在天地间就要讲正义、修正德,成为一个有骨有肉的、一个有血气、堂堂正正的人。


    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

    孟子曰:“居天下之广居,立天下之正位,行天下之大道。得志,与民由之;不得志,独行其道。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孟子·滕文公下》)

    【译文】

    孟子说:“居住在天底下最宽广的仁德住宅里,站立在天底下最正大的仁德位置上,走在天底下最道义的大路上,如能实现德化天下的志向,就领着老百姓都顺着这条路走;不能得行其实现德化天下的志向,自己单独也要走这条道路。富贵不能诱惑,不乱其心;贫贱不能动摇,不能改变意志;威武也不能使自己屈服,这才叫大丈夫。”

    【启示】

    战国时期有二位“合纵”、“连横”的说客,公孙衍和张仪,一个叫景春的人向孟子宣传这两个人,说他们是“大丈夫”。孟子对二人专搞纵横捭阖、阴谋诡计本来十分不满,当景春吹捧这两个人时,便进行驳斥,说二人是趋炎附势的小人,何配“大丈夫”。借机孟子对什么是“大丈夫”作了界定和说明。孟子认为“大丈夫”的标准有两个:一是要有“行天下之大道”的远大志向和抱负,二是要有“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道德情操。孟子这些掷地有声的语言,铮铮铁骨,一直成为后人警示的金石之声。这是孟子对男子汉大丈夫的透骨的刻画。所谓大丈夫,就是有志于天下正道,胸怀道义,兼善天下,持身以礼,明达义理,无邪念,无偏私的人。所谓“大”,就是堂堂正正君子。心怀道义为君子,心怀势力为小人。一个有正义、有正气的七尺男儿,富贵荣华不能动其心,贫贱困危不能变其节,遇威武,在生死面前,不能挫其志。这种正大光明的人便是堂堂正正的大丈夫。后人以这样的人为榜样,以这样的人为向往,以这样的人为荣光。“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告诫人们珍爱名誉,保持操守这是做人的底线。古今不少人守住这个底线,不少人冲出了这个底线,成为不耻之徒。在当今,守住这条底线仍有重要的现实性意义。


    上一篇:《聆听圣贤的声音》仁义礼信篇

    下一篇:《聆听圣贤的声音》学习修业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