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服膺被杀

15/08/31 阅读次数:2146    

    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本全面侵华,在华北兵分三路展开攻势,其中一路东条英机旅团沿平绥路西进,8月底,进入山西,直扑天镇县。天镇是山西东北部的重要门户,保卫天镇,势在必行。时任第二战区司令官的阎锡山,急令隶属于傅作义第七集团军第六十一军军长李服膺火速集结部队,布防御敌。李服膺在天镇布控了以盘山阵地为主阵地、从南至北14公里的防御战线,沿线共6个团的兵力。9月7日,盘山主阵地守军经7日夜异常惨烈的战斗,在伤亡严重、弹尽粮绝、增援无望之际,无奈撤离,盘山失守。9月11日夜,399团于天镇孤城奋战7昼夜后撤离,天镇沦陷。

    早在1936年,李服膺率军驻防于平绥路沿线的天镇、阳高等地,边训练、边修筑战备国防工事。工事是国民党政府最高国防会议决定修建的,国民党政府特拨专款。但专款拨给阎锡山后,他就打了折扣,未将专款全部用于工事,再加上主管人的贪污及施工时偷工减料,致使工事质量低劣,久拖未完,直到抗战爆发还未竣工。

    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军向华北大量增兵。此时,阎锡山幻想山西能置身于大战之外,并通过日本驻华北的特务机关向日本军方表示,只要日军不进入山西,山西绝不会出兵攻击日军。8月底,汤恩伯部南口失守,蒋介石来电,要派30万大军入晋,协助晋绥军坚守山西。阎锡山惟恐危及自己的地盘,影响与日军的妥协,复电蒋介石,谢绝中央军入晋。电文中谓:“我决心用30万晋绥军,全力在大同与敌会战,御敌于门外,以保疆围。胜则固无论矣,败则再请大军固守雁北”。当时阎锡山曾对其亲信说:“蒋先生那样的队伍,给山西开来30万,不用和日本人打仗,就把山西踏成土坪啦!与其这样,还不如当亡国奴省事些。”基于这种想法,对于即将到来的大同会战,晋军根本没有做好任何准备工作。

    日本军方从战略角度认为,如不占领山西,就不能全面控制华北,无法沿平汉、津浦路南下进攻中国内地,所以日本军方决定进攻山西。阎锡山这才慌了手脚,被迫与日军作战。

    李服膺率军进入天镇防线。从双方兵力来讲,守军李服膺的兵力与日军相差甚远。沿线布兵进入阵地第二天,日军就发动攻势,双方展开激战。李服膺接到阎锡山的直接命令:“在原线坚守3日,拒敌前进。”61军官兵抗日热情很高,面对日军疯狂的炮击轰炸及集团冲锋,用步枪、手榴弹打退日军的多次进攻,战斗相当激烈,双方均损失惨重。李服膺曾亲率参谋人员与军部直属骑兵连进驻天镇城郊的村庄指挥作战。战斗到第4天,李服膺又接到阎锡山电令:“续守3天,掩护大同会战。”61军的阵地多次被炸平,官兵们只能用弹坑隐蔽自己,用手榴弹给敌以重大杀伤,又苦撑3天,但阎锡山既无指示,又不派援军。坚持到第7天,人员伤亡惨重,无力支持,经李服膺请示后,奉命撤退。盘山阵地、天镇县城相继失守。

    阎锡山深知战况危急,防御工事简陋,又无积极战守准备,曾拒绝中央军入晋,现在请蒋介石派兵也远水不解近渴,又恐国防工事克扣经费受到追究,加上天镇失守,日军长驱直入山西,全国舆论哗然;汤恩伯也在蒋介石面前告阎锡山御状,说居庸关的失守,是晋军援军不到所致。阎锡山焦头烂额,为逃避自己的罪责,掩盖雁北作战失利,作出坚决抗日的姿态,决心舍卒保车,于是,李服膺不可避免地做了替罪羊。

    10月初,李服膺与主力军转进广灵以西地区,经应县向雁门关撤退途中,收到阎锡山回太原汇报战况的电报,就给当时任国民党军法执行总监的唐生智去电报,要求南京来人亲自调查雁北与日军作战情况。不料唐生智又给阎锡山去电报,让李服膺亲自去南京报告雁北抗战经过。这样,阎锡山深怕克扣国防工事经费及空头大同会战的实情泄露,更觉不能留李服膺了。李服膺返回太原后,要求见阎锡山汇报情况,阎锡山让他先回家休息。当夜11时,他被请去开会,李服膺一进“督军府”,见宪兵林立,戒备森严,不觉大吃一惊,急忙问:“这是干什么?”陪审官谢溥、傅存怀即说:“总司令一会就要出来和你谈谈,你且在此等等吧。”

    一会儿,阎锡山全身戎装走了出来,他手支着公案说:“慕颜(李服膺的字),我从学生培植你到军长,今天什么也不必说啦,关于你的家庭和孩子们,我完全负责。放心吧,你有什么话,可以和竹溪(谢溥的字)他们说。”说完就转身回去了。李服膺从口袋里掏出要其撤退天镇的电令,还想和阎锡山说一说,谢溥急忙上前拉住了李服膺说:“慕颜!不要提那些事了……”说着一使眼色,几个宪兵就把李服膺拖出 “督军府”,随后就押到刑场上枪决了。

    李服膺(1896~1937),字慕颜,山西崞县(今原平市)人。早年即考入陆军第一预备学校学习,毕业后于1916年入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五期步兵科学习,与晋军后来的著名将领傅作义、王靖国、李生达、楚溪春、杨耀芳、张荫梧、李俊功等人为同期同学。李服膺头脑灵活,善于交际,被晋籍同学推举为“老大哥”。

    1918年,李服膺保定军校毕业,按照阎锡山多拉同学回晋、为山西的事业服务的意图,串连傅作义、王靖国等13个晋籍同学回晋,他们后来都成为晋军的高级将领,被称为“十三太保”,李服膺是首领大太保,很受阎锡山的赏识。

    李服膺回晋后,先在阎锡山的山西学兵团任职,训练基层排、连长。不久被提为学兵团连长。1920年,李服膺离开学兵团,任山西陆军步兵第三团第三营少校营长。1925年,升任晋军迫击炮队队长,后改任晋军第二十六团团长。年底,李服膺的二十六团担任太原警备,既稳定了太原的社会秩序,又保证了军火和援军送上前线。阎锡山对李服膺率部镇守太原很是满意。

    1926年初,阎锡山在晋北阳高、天镇、浑源一线阻击冯玉祥的国民军。李服膺率部坚守浑源数月之久,因其作战有功,升任山西陆军步兵第十三旅旅长,后又升任山西步兵第十四师师长,步入了晋绥军高级军官的行列。1927年1月,李服膺被授予陆军少将军衔。北伐期间,李服膺任第三集团军第十四师师长、第十七军军长兼平磁护路司令。战后晋绥军被缩编,李任第三集团军暂编第七师师长,后又改任陆军第三十八师师长。1929年任北平警备司令。1930年,李率部随晋军参加中原大战,先后任第五军军长、晋东边防区守备副司令。1931年6月晋绥军编入国民党陆军统一番号,李任第三十三军第六十八师师长。

    1933年,李服膺升任陆军第六十一军军长。193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1936年12月12日“西安事变”爆发,16日李服膺与傅作义、汤恩伯、赵承绶等在绥远的国民党军高级将领联名通电,希望放蒋介石回南京,和平解决事变。1937年,李服膺获得国民党政府颁发的三等宝鼎勋章,并率其第六十一军驻守晋北一线。10月2日,李服膺被阎锡山草草组成的军事法庭以莫须有的罪名就地正法。

(闫芳)     


    上一篇:“八·八”惨案之大操场屠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