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八”惨案之马王庙大屠杀

15/08/25 阅读次数:3529    

aa.jpg

马 王 庙 旧 址 建 成 的 原 天 镇 县 中 医 院

    马王庙位于县城南街中段路东,民国初拆去神像,曾改建为学校。1937年初,山西省牺牲救国同盟会(简称牺盟会)派2名特派员来天镇,成立了牺盟会天镇分会,会址就设在马王庙。进行抗日救亡宣传活动,在青年学生和教师中发展牺盟会员,经考试录取2批共122人,编入国民兵军官教导第四团和第八团,其中20余名天镇籍学员加入了牺盟会决死一纵队。8月底,日军入侵天镇,牺盟会人员撤离。      

    1937年9月12日,天镇沦陷,日军入城进行大屠杀。上午10时许,日军将从南街逐家逐户驱赶出的男女老幼全部集中到马王庙前,用刺刀逼迫男人们跪在马路东侧庙门前,女人、小孩跪在马路西侧。南、北、西三面架着机枪,四面有日军把守。马王庙分里、外两院,里院正房3间,南房3间,南房后面有一个长两丈五尺(7.5米),宽、深各一丈五尺(4.5米)左右的大坑子(晋绥军修筑的防空掩体)。日军比划着让东侧5个男人进庙,人们以为商议事情,就让阎姓、张姓等5名地方绅士首先进了庙,随后又有几批被撵进庙院。因隔着一座外院,跪在门外的人们最初听不到里院的动静,只见几名日军从庙里出来又进去不知干什么,后来有2名日本兵连喊带比划着让男人们脱去上衣,又摆手让5个男人进庙。就这样5人一批又连着进了好几批,只见进去,不再出来,外边的人起初还以为是日军让人们换衣服清理街道呢。后来有人间或听见里边有惨叫声,有一个女人还看见从院里出来的日本兵用布擦拭枪上刺刀的血,方知日军已将进去的人屠杀了,有几名胆大一些的青年想偷偷溜走,被把守的日军发觉后立即拦回。进去一批人后,把门关上,脚穿皮靴、头戴钢盔的日本兵在里院坑后站成一排,端着刺刀,在一名指挥官的指挥下,一齐动手,刺刀从人们的背部穿至胸前,再一使劲,便把尸体挑入坑内,或一脚将坑边的尸体踢入坑内。日军杀累了,就休息吃喝,接着再屠杀。后来嫌群众穿着衣服不好刺,就强令人们在进庙前脱掉上衣,有的人被连捅十几刀,最多的被捅32刀。个别侥幸未被刺死的,因跌入坑底层,也被上边的尸体叠压窒息而亡。大坑填满了尸体后,就用棉被盖实,在上边压上大石块。余下的尸体,又逼着活着的人将其堆放在房里,然后再杀,直到死尸堆满了3间房子。马王庙内有一山药窖,一些急于逃命的人想跳入窖内躲藏,被日军发觉后,用刺刀一阵猛刺,挑入窖中,直至死尸插满。日军犹恐有活人逃生,又把紧靠窖边的一堵土墙推倒,把窖盖住。从上午10时一直杀到中午1时许,一名日本军官摆手容许跪在路西侧的女人们带小孩回家。300多名男子几乎被杀尽(内中有跟随大人的十几名儿童),只有极少数人死里逃生。

    据幸存者回忆,有几个未受致命伤的人,待晚上日军不再看守后逃命。于姓居民身中7处刀伤,解下身边死人的裤带,缠住伤口,口渴难忍,喝了几口死人血,爬到坑边登着死人爬上来。任姓教员全身11处刀伤,因在顶层,侥幸爬出坑得以活命。孙姓居民右肋被刺一刀,左颈一刀,右手腕一刀跌伏在死人堆里,待晚上伺机逃出。昝姓少年11岁,身受4处刀伤,因未受致命伤而幸存。孙姓少年13岁,被刺杀在坑沿外,苏醒过来后,口渴难耐,挣扎着爬到北屋被日军砸烂的半截水缸前,喝几口缸中残留下的污水得以续命,又因流血过多得不到及时救治而亡,五六天后,家人将尸体抬回,已面目全非。

    马王庙大屠杀后,侥幸回家的女人们彻夜难眠,战战兢兢,惦念着亲人的生死,却也不敢贸然出去。四五日平息后,胆大的妇女才敢到马王庙找寻亲人的尸体,只见大坑里满满的,上边用大石块压着被子,被子下边尽是死人;房里头、坑上、地下尸体堆叠;靠院墙一个山药窖里,脚朝上插的满满的;血肉模糊,惨不忍睹。女人们想放声大哭又不敢,怕哭声引来日本兵,只好压抑着低声抽泣。

    70年过去,时至今日,九旬老人每每提及此事,伤心欲绝,泪水涟涟,悲愤交加,昏厥不醒。侵略者的暴行,罄竹难书。

(闫芳)     

    上一篇:天镇“八·八”惨案

    下一篇:“八·八”惨案之大操场屠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