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同66岁大爷迎娶92岁老伴 孤寡老人黄昏恋修成正果

15/03/20 阅读次数:2862    

山西新闻网-山西晚报

两位老人晒出结婚证,他们成了当地最年长的领证新人两位老人晒出结婚证,他们成了当地最年长的领证新人

吕福权在给打扫完卫生的老伴清理身上的灰尘吕福权在给打扫完卫生的老伴清理身上的灰尘

   “看那树梢梢,开始绿上啦。”“这春风再刮上几天,就全绿了。”3月19日上午,天镇县米薪关镇敬老院内,一对晒太阳的老人依偎在一起,唠着家常。

    这对老人,男的是66岁的吕福权,女的是92岁的赵桂兰。就在这个月上旬,他们的“黄昏恋”结出硕果:吕福权将长他26岁的赵桂兰迎娶入门,做了自己的新娘。

    “那天是3月8日,敬老院用车将两位老人拉到城里,在民政局登记后领到了大红的结婚证。”吴英社是米薪关镇敬老院院长,也是这段姻缘的牵线者。说起两位老人的这段经历,吴英社颇为感慨:爱情是人类永恒的主题,与年龄无关。

    相互关心相互帮衬一来二去有了感情

    吕福权自小是个苦命的娃,3岁死了娘,17岁没了爹,一直未娶,孤身一人过了一辈子。作为五保老人,2014年7月,年过六旬的他住进了米薪关镇敬老院。吕福权是个热心人,看到院里腿脚不灵便的老人,就经常伸手相助。

    2014年年底,92岁的孤寡老人赵桂兰住进了敬老院。赵桂兰52岁守寡,唯一的儿子在外地,她一个人生活多年。如今,老人虽眼不花耳不聋,但腿脚不灵便,吕福权就常帮衬她打饭、倒水,闲暇时会给她讲院里老人们的故事,为赵桂兰孤寂的生活添了不少乐子。

    吕福权身板很硬朗,揽着院里烧锅炉的工作。赵桂兰看着他起早贪黑,既能干还不误热心助人,就认定了这是个“好娃”,也就经常对他嘘寒问暖,充满关切。如此,两人相互关心相互帮衬,一来二去,就生出了情义。

    热心的院长吴英社看在眼里,开始试探两人是否有意走到一起。“那叫啥事,这么大岁数了,不让人笑话?”“岁数差得太大,使不得使不得。”看到两位老人都有些难为情,吴英社告诉他们,恋爱婚姻自由是公民的权利,和年龄没有关系,如果双方有意,敬老院鼓励他们打破思想“桎梏”,勇敢地迎接自己的新生活。

    他们成了当地最年长的领证新人

    3月8日,“想通了”的两位老人穿得齐齐整整,在敬老院工作人员的陪同下来到县民政局登记结婚。“祝贺祝贺,您们可是咱天镇县年龄最大的登记结婚的。”工作人员将两本结婚证书递到这对新人手中,不忘送上衷心的祝福。“明天敬老院要摆喜酒,请你去吃!”吕福权乐呵呵地发出邀请。

    领完证,吕福权领着赵桂兰在城里的商店里相中一对银手镯,还买了两身新衣服。与此同时,敬老院专门为他们腾出的一间新房也收拾一新,床上铺上了新的床单被罩,墙上也贴上大红的喜字,屋顶挂起七彩花带……

    3月9日,敬老院专门为两位老人张罗的六桌婚宴上,坐满了院里前来道喜的老人,县民政局和镇里的领导也专门前来祝贺,民政局一位局长还个人掏钱买了一个既能出声又能出影儿的“唱戏机”送给他们作为新婚礼物。“拜天地!”“夫妻对拜!”在证婚人吴英社主持下,吕福权和赵桂兰完成了婚礼仪式,在老伙伴们要求“介绍恋爱经过”的“起哄”声中,赵桂兰略带羞涩地说:“俺就看对他能吃苦能干,对俺好!”吕福权则幸福地摘下帽子扔在空中:“俺这几十年的光棍帽子终于摘了!”

    “老妻少夫”组建家庭活出别样味道

    有了家,就按有家的过。吴英社特意嘱咐吕福权,今后吃饭就不用去餐厅了,打好饭回家里两个人一起吃。

    3月19日11时30分,记者采访结束时,正好开饭的时间到了。吕福权打回两份散发着肉香味儿的大烩菜和两个大馒头,摆好碗筷后,他从床底下摸出个酒瓶,倒上二两白酒,小酌起来。“成了家高兴,天天也要喝上几口。”“媳妇儿不管?”“不管不管,老婆子心里清楚着呢,这个岁数了,咋高兴咋活着,喝酒可以,就是不让俺喝散酒,说那个害处大。”和记者对话中间,赵桂兰夹着块肉片喂到吕福权嘴里:“你好好吃,半夜三更地烧锅炉,活儿累着呢,得多吃有营养的。”“我身体好着呢,能再活30年,到那个时候你120多岁,我还能伺候得了你。”“那个时候我老的,你就不稀罕我了。”“哪能?我才不舍得呢!”……

    “有了家,就有了寄托。”吴英社告诉记者,两位老人成家后,精神面貌有了很大变化。热心肠的吕福权照顾起周围的老伙伴们更加起劲儿,笑声也更加爽朗。以前喜欢独处,基本不怎么出门的赵桂兰变化更大,每天一早起来,不仅将自家连同隔壁相邻的门前打扫得干干净净,还要四处串串门唠唠嗑。“都是因为有了家,他们不再感到孤独,那颗本来老去的心就又活泛起来,日子也就又有了光彩。”吴英社说,这段“黄昏恋”在敬老院引起的反响不小,不少老人找到他,表达了也想踅摸(方言:找的意思)个老伴儿。

    记者 郭斌